从沉浸式体验到“模糊的现实”

最近,我有几次记忆犹新的沉浸式体验。在台北的一家5D电影院观看《异形:契约》时,异形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有水珠会喷射到我的脸上。在北京798观看teamlab展览,身处镜子和变换的投影中,感觉花朵的生命从自己身体上流动。

Living Digital Forest: Lost, Immersed and Reborn

娱乐游戏是沉浸式体验领域的重要应用之一。Bandai Namaco最近刚刚在东京新宿开设了VR游乐园。消费者可以通过VR设备,与七龙珠,马里奥等等IP亲身体验接触。

集福音战士、七龙珠、马里奥的VR体验店,让我怀疑自己走错了

在过去的2016年,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都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埃森哲Accenture旗下的设计与创新机构Fjord认为下一步随着混合现实 MR 的出现和成为主流,2017年的设计趋势将是“模糊的现实”。最近的7月,我参加了IXDC国际体验设计大会并作为专家主持人,主持了创新技术峰会。今年大会选取了VR,AR,MR等创新技术作为主题。从专家们的演讲和讨论中,我也得到了一些有关“模糊的现实”的启发。

BLURRED REALITY

IXDC 创新技术峰会 | New Tech:触构体验与商业技术新生态

1 连结专业化和平民化的体验

无论是teamlab的展览,还是Bandai Namaco的VR游乐园,都需要消费者进入特定的场馆依靠专业的设备,才能进行这些沉浸式的体验。如果要创造“模糊的现实”,首先需要依靠VR,AR,MR个人设备,把精彩的沉浸式体验从专业场馆带回消费者的身边。

3Glasses的林哲矩博士与和硕设计的高茂丰在峰会上都提到了各自公司在设计VR硬件时,对消费者使用体验有充分的考虑。3Glasses针对中国家庭居住空间的特点,设计了新颖的空间定位VR硬件装置。和硕设计针对VR移动性设计了背包式VR设备。

回想几年前的Google Glass,和现在的Pokeman Go,Microsoft Hololens,正是依靠硬件厂商在消费者个人体验和周围空间体验相结合的积极思考,加速扩充了 VR,AR,MR 个人设备的应用范围和场景。

2 从设计标准到结合IP创造独特的体验

依靠 VR,AR,MR 个人设备的发展,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更加融合,达到了“模糊的现实”的状态。此时,设计师如何在更广阔的空间中进行沉浸式设计才是新的机遇和课题。

阿里巴巴菜鸟网络的张华强在峰会上展示了菜鸟网络的 MarsDesign 空间设计语言,其中的三层界面的概念是像设计游戏一样,设计 AR 交互。微软中国的刘昕羽介绍了 MR 在各个商业领域的应用情况和前景,提出 MR 行业需要的人才其实就是现在互联网公司的游戏团队。

可以预见在 VR,AR,MR 沉浸式体验设计的交互层面,设计标准将跟随传感器和硬件发展而完善。丰富的设计标准一方面将会降低沉浸式体验在交互层面的设计难度,另外一方面也将帮助用户理解和快速积累沉浸式体验的经历。

借助越来越完善的设计标准,设计师进行设计思考的重点也应该转移到如何创造更独特的“模糊的现实”体验。东京新宿 VR 游乐园的体验围绕每个 IP 的独特之处进行设计,给消费者留下 “再回去玩非VR的版本,绝对会有股难以言说的煎熬” 的印象。设计人才越来越需要与创意人才和商业人才一起,从更能高层面对沉浸式体验进行体验设计的规划而不仅仅是进行交互设计。这样创造出的 VR,AR,MR 体验才能够增强 IP 的吸引力,为用户带来难以忘怀的体验。

3 不仅仅是沉浸,而是更智能

一方面 IP 是沉浸式体验让人难以忘怀的核心,另外一方面,IP 也可以做为让沉浸式体验进一步与现实更加模糊的入口。最近在日本一家咖啡店里,借助 AR 技术,消费者可以和初音一起喝咖啡合影。

BLUE LEAF CAFE × ミク☆さんぽコラボ情報!

在初音咖啡馆“模糊的现实”体验中,逼真的初音形象恰恰可以作为人工智能拟人化的基础。无论是联动的家电还是收益更高的理财产品,人工智能让每个人的生活变得更智慧。当越来越聪明的机器不仅仅是为我们的生活提供建议,而是做出决定时,我们与人工智能的对话也会越来越深入。但目前的人工智能是无形,借助“模糊的现实”,人工智能将有可能拥有丰富多样的形象。

用户与混合世界的更加顺滑自然的交互方式所依赖的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等技术又正是人工智能的应用领域。各位峰会专家一致认为人工智能和 VR,AR,MR 将越来越紧密的协助发展,创造更多可能的应用。

小结

从沉浸式体验到设计“模糊的现实”体验,首先寻找适合消费者的硬件技术。有了合适的个人硬件,消费者才可以随时随地体验“模糊的现实”。更加个性化的 IP 内容将成为混合的世界主角,为消费者带来更佳丰富难以忘怀的沉浸体验。此外,“模糊的现实”带来的体验即将远远超过于沉浸感,通过与人工智能的结合,“模糊的现实”将是更加有意义和效率的世界。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数字化转型的钥匙:创新实验室

无论是主动寻求变革,还是被动追赶变化,每个企业都在组织内外积极寻找新的产品和服务设想。这种探寻的力量逐渐转变为创新实验室 (Innovation Lab) 。在传统行业,奔驰在中国设立创新实验室,奥迪组织创新实验室大赛招募创新项目。在金融行业,革命性的 FinTech (Financial Technology 金融和信息技术的结合) 为科技公司、金融机构和银行带来创新实验室:德意志银行在多个地区成立创新实验室,埃森哲成立亚太金融技术创新实验室推广来自创业公司的新技术,百度与国家开发银行合作设立金融创新实验室。

尽管不同的企业对于创新实验室的具体规划细节各有不同,但有三种典型的模式被广泛地沿用。我们将介绍和分析这三种创新实验室的特色和联系,以及我们在为中国企业建立创新实验室过程中的洞察。

创新实验室1: 用独立的设计视角探寻未来

这种创新实验室的特点是:在远离现有企业组织的地理位置建立创新实验室,同时招募企业外部的人才从设计的角度对产品和服务进行创新探寻。

image_0[IKEA 的 Space10 创新实验室]

宜家在哥本哈根设立了 Space10 创新实验室。这个创新实验室由设计公司 Rebel Agency 帮助宜家进行运营,宜家希望可以通过 Rebel Agency 这股外部力量进行的颠覆性创新,探寻自身产品如何能够在未来改变人们的生活。

像宜家与 Rebel Agency 这种传统的甲方乙方合作关系在演进成为设计创新实验室后,乙方公司有了更充裕的资源进行,甲方公司则收获了持续不断大胆的、和已有文化独立的设计能力和的产品构想。

但是,这些大胆的产品构想在进一步转变为投入市场的产品的时候往往不会那么立竿见影。由于远离企业已有业务和文化,企业内部已有资源和研究成果可能不会很好地被创新实验室所协同利用,设计概念转变为产品时又同样缺少对企业运营资源的了解和规划。

创新实验室2: 通过思考的力量迎接当下的变化

另外一种创新实验室的出发点与前一种截然相反:在企业组织内部,借助以人为本的思考方式,从用户的角度对产品和服务进行创新。

设计公司 IDEO 为德勤设立创新实验室的过程中,并没有单独提出创新的产品设计构想,而是将设计思维的方法和工具带给德勤。IDEO 相信设计创新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虽然每个人所展现出来的狭隘上的设计能力有所不同,但是恰当的方法、工具、环境会释放人性中被埋没的创新力量。

image_1[IDEO 为德勤设立创新实验室]

授人以渔的方式,让企业中不同阶级和角色的人才都能逐渐地把传统的只能由设计师进行的思考和设计方式化为己用。最终将自己领域内的专业能力和对真实用户的共鸣,成功地转换成创新产品和服务。

这种创新实验室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持续推进这种以人为本的思考方式。几乎所有员工都愿意参加几个小时的 workshop 来获取新的灵感。但是能持之以恒地挑战自己已经固化的思维的人却不在多数。没有这种思维上的彻底转变,创新实验室的影响力很难在企业内部生长扩大。

创新实验室3: 把技术放置在创新的中心

如果把企业内部的创新实验室比作一家创业公司,那么”我有一个很好的想法,只缺一个程序员了” 的场景,也经常会出现在以上两种创新实验室中。无论是从设计出发的探寻,还是从思维方式上的转变,在创新实验室产出的任何想法,都需要通过技术的力量才能最终实现成产品和服务。

Clayton Christensen 在20年前提出了使用颠覆性技术 (Disruptive Technologies) 进行创新的理论。有一种创新实验室是由企业内部的IT部门驱动,通过探索如何将已有和最新的技术应用到实际问题中,来激发创新想法,并确保这些想法的落地实施。美国百货公司 Macy’s, Sear’s, Nordstrom, Neiman Marcus 的创新实验室的创始人均为工程师背景。Sear’s 专注了流行的 IoT 技术领域,Macy‘s 在已有技术架构的基础上进行探索。这些创新实验室正是对应 Clayton 理论的一种实践,更好地识别和运用了颠覆性的技术。

image_2[Sear’s 位于 San Bruno 的智能家居体验店]

然而如果企业对于哪种技术真正具有颠覆性并不清楚,那么颠覆性技术将被曲解称为最新流行和炫酷的技术展现形式。过度迷恋探寻这些流行技术,反而会驱使这种创新实验室远离真实的用户。

我们的洞察: 创新实验室的快速启动

创新实验室的多种不同模式说明企业组织应该根据自身资源和已经存在的创新力量特点,规划适合自己的创新实验室方向。我们认为企业组织不应该去尝试寻求某种彻底改变一切的创新,而是可以在现有业务模式和企业文化之上,快速确定创新力量所在,并将其转化成为创新实验室。

从宜家设立 Space10 的过程中可以看到:起初宜家并没有设立这样一个创新实验室的完整规划。宜家是从 Rebel Agency 为其设计的家具系列中发现了大胆的创新设计力量,从而催化决定了 Space10 创新实验室的设立。

2016年3月,我们与一家全球化妆品零售商共同进行了在中国市场的创新探索。在2周的创新实验室快速启动周期内,从业务,消费者,技术三个方向分别探寻创新机会,用设计创新连接未来的技术基础架构规划和业务蓝图。

在快速启动的前期,允许和鼓励这家零售商内不同部门的同事提出多种可能的创新方向,提取商业价值。我们始终保持开放探索的态度,获得了尽可能多的关于这家零售商在中国的业务和资源的洞察。

在快速启动过程中,深入这家零售商的多个门店,对消费者,店员,和管理层进行了立体的观察和访谈。身处这家化妆品零售商炫目的店铺时,我们仔细聆听消费者在选择香水时的喜悦,寻找和自己口红搭配的睫毛膏时的专注,拒绝店员介绍时的挣扎和付款之后拿起购物袋时的满足。离开实体店铺后,我们将这些消费者的瞬间通过情感设计模型进行分类总结,提出了多个充满情感变化瞬间和矛盾的设计挑战,例如:如何能够让一位某个品牌产品固执忠实的老顾客,愿意尝试促销活动中推荐的新商品?通过在这些不可能的答案中寻找可能,我们与用户感同身受,将不同用户对于美的共同追求和对这家零售商品牌的感受,融入到我们的设计理念中。

在快速启动的后期,借助对行业和用户有效的洞察,我们再次与这家零售商的同事一起通过多次协同设计,将多个设计创意快速迭代。在进行设计创意方向的最终选择前,我们分析研究了这家零售商现有技术基础架构需要如何演进,以实现这些创新设计。

可持续的影响

我们认为创新实验室本身不会有一个固定的形式,这个简单的名词背后更多的是代表一种思维模式:它督促身在创新实验室中、和创新实验室外的观望的人们更具有创新性思维 (Innovative mind),站在盒子以外 (Think out of box) 去思考。这样的创新性思维方式才有 可能为企业在数字化时代转型寻找到真正的钥匙。

在与中国企业的合作探索中,我们定义了这种创新实验室的快速启动方式:通过进行一个2-4周、规划和评估相辅相成的小型创新设计,有效并且富有成果地帮助企业开启创新之旅。我们相信创新的力量存在于每一个企业组织中。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