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领导者即服务

八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Tech Lead的三重人格》。迄今为止为数众多的敏捷交付团队中,Tech Lead(技术领导者)对于交付的效能和质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在那篇文章中指出,Tech Lead需要扮演三种重要的角色:技术决策者、流程监督人、干扰过滤器。一支团队能否有效采用架构最佳实践、交付流程最佳实践和项目运作最佳实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Tech Lead把自己的工作完成得多好。如果更进一步把那篇文章中Tech Lead承担的责任做一个拆解,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称职的Tech Lead是怎样去为项目的顺利交付做出贡献的。

“鸡肋”的站会

你是否觉得这种形式太过死板?当团队养成了随时沟通的习惯后,站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你是否发现站会老有人迟到,有人在吃早餐,有人在玩手机?

网上有不少文章探讨站会的目的、形式和技巧。然而,读了那么多文章,依然开不好站会……

今天,我尝试从团队的角度来分析站会在不同阶段的价值,以及为了获得这种价值我们要如何做。

极限编程与极限生活

ThoughtWorks团队在进行软件开发时,一般不使用Scrum和Kanban,而是使用“极限编程”(Extreme Programming)方法。“把通常的做法推进到极致”,这个来自极限编程的准则,能解决程序员在职场和生活中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并且能把其在职场和生活中的体验带到极致。

要想把事情做到极致,需要“戒贪、专注和反馈”的心态。

在ThoughtWorks,我们这样帮助新人

相信大多数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觉得不安全时我们往往会小心翼翼地去揣测、去试探,而不会真实地表达内心的想法或感受。所以,为了给新人们提供他们真正需要的、而非流于形式的帮助,我们需要与之建立充分的信任。这信任要多充分呢?至少要达到这样的程度:在工作中遇到一些事情后,你带的新人会跟你讲他内心的真实看法和感受。那么,如何才能建立起这种程度的信任呢?

在ThoughtWorks, 我们如何做母亲

“如果我们还不开始学习将个人生活、社交活动和工作事业融为有机整体,那么不出五年,我们就会蜕变成红木办公桌另一边那个愤怒的女人,终日质疑下属的职业道德。每天勤勤恳恳工作十二个小时,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形单影只的公寓,麻木不仁地点份快餐,味同嚼蜡地勉强充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