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儿童诗雅拉尔之死

来自里格瓦尔村、6岁大的诗雅拉尔·雅达夫已经发烧和头疼三天了。当他的皮肤开始浮现病态的黄色,他的父母找了一个巫医来进行“jhar-phook”(把魔鬼的灵魂赶出孩童的身体)。然后他们又带着孩子去看了一个村里的无证医生,他给孩子打了一针,退烧效果维持了一天。

第二天,诗雅拉尔的父亲阿南德从农田里回家,发现孩子发着高烧、呼吸困难。恐慌的父亲想带孩子去拉坦浦尔镇的基层卫生中心去,但拉坦浦尔镇远在25公里外,当天最后一班去镇上的大巴早已发车。村长热心地给他们找了摩托车。基层卫生中心的值班医生做了简单的检查,叫阿南德赶快带孩子去比拉斯浦尔县上的医院——又是30公里路程。阿南德身上只有200卢比(约合20元人民币),于是他恳请医生照顾孩子一夜,他自己回去筹钱,但医生拒绝了他。

阿南德只好带着诗雅拉尔赶最后一趟大巴回到村里,此时孩子的意识已经模糊。孤注一掷的阿南德用家里的一亩地和地里所有的庄稼做抵押,借到了8000卢比(约合800元人民币)。一家人紧握着钞票,与轻声喘息的男孩一起等待太阳升起。凌晨4点,诗雅拉尔说想喝水。当母亲端来水,孩子已经离世了。 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疟疾几乎已经绝迹。但在印度中部的恰蒂斯加尔邦,它仍在投射死亡的阴影。

2010年10月到12月之间,恰蒂斯加尔邦爆发了恶性疟疾。据邦政府的统计,两个月中全邦共有32人因疟疾死亡。然而,仅比拉斯浦尔县的加尼亚黎村一地就有7例死亡病例。“人民健康扶助团”(Jan Swasthya Sahyog,简称“JSS”)在这个村里设有医院。在附近的科塔乡,JSS的社区医疗团队进行了250例口述验尸,其中200人被证实死于疟疾。如果一个县一个乡就有这么多人死亡,整个邦的数字恐怕只有天知道。

根据政府的官方数字,印度全国每年有200万人患上疟疾,约700人因此丧生。然而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估计,印度每年有1500万病例,其中2万人死亡。由加拿大一家机构发起的“百万死亡研究”的估计是每年有15万到22.5万人死于疟疾——印度传染病控制部门则对这个研究项目表达了强烈的抗议。大多数疟疾死亡发生在家里,因此不会被计入正式的统计数据。正式的数据来源仅限于公立卫生机构,并且要求疟原虫阳性涂片作为证据,然而大部分病人根本没有进行这项化验。

在缺乏正确信息的情况下,公共卫生政策必然是错误和低效的。而且越是偏远贫困的人群,遭受的损害就越是严重。政府的官方数据显示,50%的恶性疟疾病例和90%的死亡病例发生在被称为“阿迪瓦西”的部落民当中,而他们仅占全国人口的8%。缺乏公共卫生基础设施使得偏远贫困地区发生的大部分病痛与死亡无人知晓,而统计数据的缺失又使得政府疏于投资基础设施建设。这成了一个难解的死结。

黄昏的阳光穿过柚木和娑罗的树叶,在车窗前洒下斑驳的光影。越野车二档通过安查纳克玛老虎保护区泥泞的道路。JSS的医院位于恰蒂斯加尔邦西北部的加尼亚黎村,离比拉斯浦尔县城23公里。进村的道路需要穿过玛尼亚黎河,当季风带来大量雨水,这条道路就会被河流阻断。在降雨稀少的旱季,越野车能够平稳地驶过河水,在日落前进入村庄。

村边的几栋水泥房屋本来是为一个灌溉项目而建的。这个政府投资的灌溉项目无疾而终,于是JSS把这几栋房屋改造成了转诊医院,包括门诊部、70张床位的住院病房、一个功能齐全的化验室和两个手术室。现在这家医院每天接诊400名病人,并在三个偏远地区设立分中心,向居住在森林边缘的人群提供基本医疗服务。

现代科技与这里的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基础设施的薄弱当然是原因之一:这里没有3G信号,2G信号时断时续,停电也是家常便饭;另一方面,村里人识字的不多,医院的医生、护士和工作人员也几乎从未接触过智能手机。病人拿到的药品用塑料袋装好,药盒上贴着一张纸,上面画着代表服药时间的太阳/月亮图标和代表剂量的药片图标。一个房间里纸质病历堆积如山,接诊时护士就要去这个房间里翻找病人的病历交给医生。这是JSS医院的日常。

Bahmni(读作“巴姆尼”)的目标是让JSS医院、以及其它成千上万类似的医院实现信息化。ThoughtWorks印度公司从2013年开始做这个产品,其核心是一个开源的电子病历(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系统OpenMRS。这个软件内建了一套标准的医疗信息记录数据体系,在北美和南美的一些医院里应用并收到了很好的反馈,并且有一个活跃的社区(包括医学专家、公共卫生专家和IT专家)在不断完善它。

但OpenMRS缺省的用户体验不是为JSS这样的医院设计的:它假设了IT水平较高的用户,界面是针对电脑屏幕设计,而且使用过程中需要一直连接网络。于是ThoughtWorks团队与JSS的医生们协作,在OpenMRS的基础上开发了适合低资源环境的前端用户体验:在平板电脑上使用,界面操作简洁易懂,断网情况下照常工作,等连上网再同步数据。这就是Bahmni的雏形。

随后,为了让医院信息化端到端拉通,Bahmni产品又整合了几个其它的开源软件。Odoo(曾经叫OpenERP)提供了药房库存管理、账目管理、财务会计的功能;dcm4chee实现了放射影像的信息化集成;OpenELIS打通了化验流程。今天的Bahmni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一站式医院信息化系统,覆盖挂号、门诊、化验、影像、住院、诊断、手术、处方、取药、愈后跟踪的整个医疗服务流程。有了及时准确的信息在手边,医生的诊疗能够更加精准、更加高效。

一家区级转诊医院的信息化能够积累一个区、几个乡、几十个村的电子病历。如果一个邦的几十个区都有这样一家医院,把它们的电子病历信息汇总起来,政府卫生部门就能得到完整真实的公共卫生数据。如果全国的几十个邦能做到医疗信息联网,国家的公共卫生政策和基础设施投资就能有的放矢。

在雅鲁藏布江下游和喜马拉雅山南麓,孟加拉和尼泊尔的政府都有着这样的愿景。他们与ThoughtWorks的咨询师一起,规划为期数年的IT项目,目标是建设全国联网的医疗信息交换(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简称“HIE”)体系。

HIE是一个世界级的难题。医疗信息的联网需要打破卫生、财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多个领域的壁垒,需要解决可用性、可靠性、可维护性、信息安全等技术挑战。美国政府每年投入到HIE的投资平均到每个临床医生身上达1.7万美元,至今也未能实现全国联网的目标。

孟加拉和尼泊尔这两个位列世界银行中低收入列表的国家希望达成这个梦想,Bahmni是他们选择的武器之一。这个开源、易于配置、易于管理的软件系统,使两国国内的软件团队也能掌握实施和维护能力,从而极大地降低了实施成本,而且——更重要的是——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对外国高科技企业的依赖。

Bahmni采用国际通行的医疗信息交换开放协议HL7 FHIR(读作“fire”),所有主流电子病历系统都能与之集成交换信息。ThoughtWorks的团队与世界各国的HIE实践者紧密协作,将Bahmni融入了OpenHIE信息架构,使国家的HIE建设成为了一个开放的产业生态,政府、企业、研究机构、非营利组织、国际发展机构都能参与和贡献。

诗雅拉尔死后3天,他的小表弟,1岁大的提拉克兰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提拉克兰的父母已经提前找人借了钱,他们立即租了一辆轿车把孩子从卡吉路的社区卫生中心送去比拉斯浦尔。但社区卫生中心没有空闲的氧气瓶给这个呼吸困难的婴儿。提拉克兰没有挺过去比拉斯浦尔的这段路程,给他的父母留下了1万卢比(约合1000人民币)债务和无尽的悲伤。

JSS医院的医生们和Bahmni的开发者们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政府卫生部门能从及时准确的公共卫生数据中窥见恶性疟疾爆发的前兆,及早把青蒿素等药品和预防、诊断、治疗疟疾的知识送到每个村庄,让诗雅拉尔和提拉克兰这样的孩子不再因为疟疾而夭折。

我们在为这个梦想奋斗。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我们在ThoughtWorks打造一款P3产品

从2016年3月份加入ThoughtWorks以来,已经过去了十个月的时间。从最初的激动,到逐渐的适应,这其中有一些感悟想要与大家分享。

初识P3

在新人入职培训中,公司的HR介绍了ThoughtWorks的三个支柱。也就是:

  1. 可持续化的业务
  2. 追求软件和技术卓越
  3. 提倡社会和经济公正

ThoughtWorks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是从这个三个支柱出发的。

1-tw-3pillars

当然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使命和主张。例如Google想要“整合世界的信息”,让其更有效的被人类利用。Facebook则致力于“让人们可以更加有效的分享和联结”。每个公司无论大小,无论是否被总结成文字,都有自己的使命,只不过有大小之分罢了。

ThoughtWorks的前两个支柱都很好理解,我们追求可持续化的业务,我们追求软件技术的卓越。例如我们定期会发布技术雷达,为行业提供技术选型的指导。我们为客户提供敏捷软件工程方法,提高客户的软件工程质量。但是ThoughtWorks将“提倡社会和经济公正”作为自己的使命之一,而且写出来说出去,在之前我并不是十分的理解。追求社会和经济公正,在一个国家来说,不应该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吗?如果提到“人类”的高度上来说,那不应该是联合国应该做的事情吗?会不会是仅仅说说而已?

很多大公司也做慈善,比如说会捐献一些善款,组织一些公益活动。当然这些都是很好的回馈社会的方法。但ThoughtWorks的做法的确不同,公司更多的是利用自己的技术,来推动和影响社会和经济公正。ThoughtWorks与很多NGO组织合作,利用技术的手段来帮助他们提高IT能力,让他们能更高效的完成工作。ThoughtWorks组建的思沃学院,为在校的学生提供更多技术指导和培训,帮助学生成长。当看到这些以后,我慢慢的觉得,公司的P3好像并不是仅仅的说说而已,而是尽自己的能力,来改变一些事情。实话实说,这种冲击对我来说还是挺大的,但更大的冲击,是来自于我看到了“心声”这个APP。

缘起

“心声”是ThoughtWorks西安办公室的开发人员,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做出的一款帮助聋哑人与正常人交流的APP,可以让正常人的语音转换为文字,帮助与聋哑人交流。这是我之前根本不会想到的事情,当我看到身边的同事,话费着自己的业余时间,利用自己的技术,在实实在在帮助聋哑人的时候,感受到P3文化已经融到了TWer的DNA里。在这家公司做这样的事情,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事情。那么我又能做点什么呢?

直到有一天看到一篇报道文学,讲述是中国人口老龄化,农村和城镇的空心化,产生了大量的留守老人。有一些老人长期无人照顾,在突发疾病时容易酿成人间悲剧。具体的我就不详细描述了,因为是实在是太过悲惨。感慨万千一番,我想,自己能做些什么,哪怕能带来一丝丝的改变?

2-liushou

我改变不了中国城市化的进程,无法让大城市的年轻人能回乡照顾自己的亲人;

我改变不了国家的户籍政策,无法让这些留守老人在大城市与自己的子女团聚。

我也改变不了现在的养老行业,无法让留守老人都住进养老院里,使之得到基本的照顾。

但是我可以做的是,利用自己的技术,帮助他们在生命紧急的关头,发出求救的信号。

开始

产品梳理

基于这样的想法,我与身边的小伙伴一起商议得出了一个成型的方案,简单来说就是开发一个APP,搭建一个平台。在一个城市、一个社区,或者村庄里,招募志愿者。同时开发老人端的APP,和一些硬件设备,比如说手环、手表等等。当老人发生危险或者需求救助的时候,他可以按下这些设备上的救助按键。那么这个救助信息就会在平台上发布,附近的志愿者就能看到,从而在最短的时间内能提供救助,避免悲剧发生。当然这只是一个初始的想法。紧接着我们就做了一次User journey,梳理了对于我们最为关键的需求点。

3-ag-user-journey

理清楚需求后,按照优先级划分好任务,并建起了我们的项目看板,追踪项目的运行情况。

技术选型

产品需求梳理好了以后,下面的问题就是如何进行技术选型了。第一个问题就是由于我们都缺乏相关硬件知识,在考察了市面上现有的手环之后,并没有发现可疑提供SDK让我们直接利用的。又想到了Apple Watch,但是考虑到高昂的价格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于是乎,还是决定再做一个针对老人的手机APP。

4-aidsgo-elder-app

5-aidsgo-elder-app-2

同样因为我们的Mobile开发经验并不是特别的丰富,于是选择了React Native。并设计出了我们的系统构架图。

6-ag-tech-artch

由于迟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硬件产品来触发求救信息,让我们始终觉得这还不是一个真正可用的产品。终于有天,公司广发英雄帖,召开技术大赛。并在邮件中介绍了一款AWS刚出的硬件设备——AWS IOT Button。这让我们都眼前一亮,这不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吗。简单来说IOT Button的按键可以trigger AWS上的一个lambda。有了这个,后边的事情就是我们的强项了,于是乎立马报名参赛,并购入了IOT Button。

产品实现

下面就进入到了具体开发的阶段,充分发挥每个人的特长。虽然大家都是开发,但是有人有UX的特长,有人有mobile的特长,大家各尽所能,发挥自己的特长,让这个产品越来越好,首先就是UI设计。

7-aidsgo-app

8-aidsgo-app-2

React-Native可以说是给传统的APP开发带来了新的方式,可以让传统的web开发人员快速实现产品。但同样也带了不少问题,例如API的变化,第三方组件的支持,好在我们的产品场景相对的简单,所以使用ReactNative还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同时救助者的实时位置同步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我们可以在自己的后台的实现一套消息队列的服务,来做位置同步。但是最终我们使用了市面上成熟的实时数据同步服务,来快速实现产品。

目前产品已经进入了后期开发的阶段,小伙伴们在进行最后的优化,期待能在最后技术大赛的showcase里拿出一个能够成行的,可以真正帮助到老年人的产品出来。

为什么做这些

从初始想法的生成到如今产品的逐渐成型,我们花费了不少业务时间,有朋友问做这些事的意义是什么?其实我现在也说不好,在加入ThoughtWorks之前,遇见一些社会事件,可能最多就是捐点钱,在网上转发转发、评论评论。加入了ThoughtWorks后,看到了很多、也想了很多,自己也想真正做些东西出来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美好一些。

Share

读书雷达 | 公益+互联网篇

极思读书雷达01 (1)

ThoughtWorks中国区社会公正事务(P3)团队为热爱创新的挑战者们推出了以技术、方法论、领域知识和个人发展为四个纬度三个等级的第一版读书雷达,这版读书雷达是通过百余家社会组织投票以及专家、机构推荐而最终推出。

选取这四个纬度的原因是许多社创者在创业过程中总是受限于技术和产品化思维的壁垒,而互联网发展的今天,IT是创新者的必备工具,精益、敏捷或者设计思维都是不可或缺的方法,领域知识的必需以及个人成长的软技能是根基。

这个特别针对致力于公益领域的创新者以及社会创新的热爱者所推荐的读书图谱,利用雷达的特点和优势来展现个人读书的广度和深度,为每一个致力于公益领域创新的非技术背景的伙伴们提供从入门到高级的进阶读书计划,让社会领域创新不再陌生!

极思读书雷达02 (1)

公益+互联网 读书雷达(点击可查看大图)

专家推荐

顾远

Aha社会创新学院创始人,中国社会创新和社会企业领域的重要推动者,多项社会创业支持计划的发起人、顾问和导师,任多个全国知名社会创业和教育创新机构的理事。英国伦敦大学组织发展硕士、美国NFTE 创业导师、国际项目管理专业资格(PMI),先后曾在《东方早报》、《中国财富》、《IT 经理人世界》、《21世纪经济报道》、香港《信报》、台湾“社企流”等媒体开设专栏,主持编写了四本NGO 管理及社会创新类书籍,已出版两本专著,并多次在国际会议上做关于中国社会创新/社会企业领域的主题发言。由他发起成立的“Aha 社会创新学院”已成为中国社会创新与社会企业领域最重要的教育及研究机构之一。同时也是中国最早的社会创业加速器,目前主要支持来自教育领域的社会创业。

《失控》-Kevin Kelly

“预言是世界上最容易做的事情,因为当检验预言的时候到来,人们多半是已经忘记了当初的预言。本书写于20年前,但那些书中预言却几乎全部实现了!今天我们反复阅读这本书,不仅是为了欣赏一个人的智慧和洞察可达的深度,更是为了理解今天我们的周遭正发生的一切,做出我们自己的预言,然后实现它们。”

《共同的底线》-秦晖

“这本书中收录的文章尽管论题不一,但都透着秦先生一贯的主张:中国需要警惕‘问题殖民’,也就是说不要盲目地围绕左和右、公平还是效率、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大政府小市场还是小政府大市场这些概念争论不休。 ”

《创新的艺术》- Tom Kelley&Jonathan Littman

“本书谈的是创新的‘艺术’而非‘科学’,有很多有趣的案例和实用的技巧,对创新的根本原则和原理论涉及不多,适合初尝创新滋味的读者。”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Peter F. Drucker

“对于绝大多数的管理者而言,本书所强调的’要事优先’、‘了解你的时间’、‘有效决策’等等观念早已耳熟能详,而真正的问题是:我们做到了吗?”

潘毅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教授,香港理工大学与北京大学合办的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副主任。潘毅主要研究中国劳工、性别及文化政治、全球化等。1992年与1994年分别于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与香港大学社会科学系毕业,1998年于伦敦大学(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University of London)亚非学院完成人类学博士学位。潘毅的研究具有广泛的国际影响,她的《中国制造:全球化工厂下的女工》2005年获得米尔斯(C. Wright Mills)奖,为首次获此奖的亚洲学者。除学术活动外,潘毅亦活跃于社会运动。

《信息时代的世界工厂:新工人阶级的网络社会》-邱林川 《中国女工》-潘毅 《资本的终结》-李民骐

邱林川

传播学博士,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在多个传播学专业期刊担任副主编、编辑委员会委员、书评编辑等职务。邱博士长期关注数字技术对大众、尤其是社会中下阶层的影响,著有《信息时代的世界工厂》、《新媒体事件研究》等著作。针对数字技术对劳动者和消费者普遍的异化,邱博士提出了“i奴”的概念,指出当代资本主义体系重现了17世纪奴隶制的很多特征。

《 A New Culture of Learning》-John Seely Brown & Douglas Thomas

“这本书告诉大家学习和游戏如何在新媒体时代发生深刻变化,一种新的学习文化已经渐露端倪。 ”

《信息时代三部曲:网络社会的崛起、认同的力量、千年终结》-Manuel Castells

“这三部曲分别讲述网络社会的特征和兴起、捍卫传统及群体身份的抗争、以及前苏联、东亚包括中国在世纪之交的重大转变。 ”

《Digital Labor: The Internet as Playground and Factory》-Trebor Scholtz

“互联网是你我的娱乐场也是新的血汗工厂。如何逃离这赛博空间的剥削与欺骗,让数码劳工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天?这本书收入的章节涉及网游、电商、大数据、互联网企业和公民社会组织运营模式等各种问题。 ”

《黑客伦理与信息时代精神》-Pekka Himannen

“作者旗帜鲜明地提出,互联网时代的精神就是黑客精神,即:热情创新、全身心投入、不计物质回报、与同行共享成果。本书为开源运动注入一支少有的哲学强心针。”

《案例研究》-Robert Yin

“这是社会科学界用得最广的一本关于案例学习的教科书,适用于分析社区、公司、事件、人物、产品等各种案例。”

《美国人民史》- Howard Zinn

“这本书告诉大家美利坚合众国以及美帝国的背后有怎样的野蛮剥夺与英勇反抗。”

《蒙面骑士》- 戴锦华&刘健芝

“此书图文并茂,讲述’网络时代的第一场游击战争’,即1994年在墨西哥南部发生的萨帕塔起义。北京大学和香港岭南大学的两位女老师深入玛雅人后代生活的丛林,带大家看到: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斗争原来真可以如此美丽浪漫。”

王瑾

麻省理工学院比较媒体系和全球文化研究系教授、中国文化研究讲座教授,MIT新媒体行动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与技术大学客座教授,中国大陆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国际顾问委员会主席,美国维基百科基金会顾问委员,以及9家国际学术期刊的编委,同时也是NGO2.0项目的发起人与主任。研究方向集中于全球与中国新媒体文化、新媒体应用、娱乐媒体与广告营销、公民媒体与技术公益等领域。曾获得美国国家人文中心和哈佛大学Radcliffe跨学科研究中心等研究员职位。2007年至今,她担任着英国利兹大学媒体产业研究中心顾问、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社会和文化变迁研究中心国际顾问,兼任香港大学传播学院项目评审委员会委员。出版过8本著作,其中《品牌新中国》享有英语、日语、阿拉伯语、汉语四种版本。

《 Rewire: Digital Cosmopolitans in the Age of Connection》-Ethan Zuckerman

“本书作者通过各种案例阐释这种现象的发生,并呼吁那些进出于多语种、多文化社区之间的桥梁者—‘cosmopolitans’(有世界主义情怀的人)—深入调动和发挥他们擅长的链接作用,以实现信息技术网络化的真正潜能。”

《互联网+公益:玩转新媒体》-王瑾&周荣庭

“当 ‘互联网’+ 碰上了 ‘公益’会催生何样的实践和文化转型呢? 互联网不仅是工具,更是一种自我突破的思维方式。 ”

《行动研究与社会工作》-杨静&夏林清

“在国内‘三社联动’的政策环境下,这本书为国内社会工作的专业带来新的启发、输入了新的视角。既有理论高度又是有血有肉的好书。 ”

恩派推荐

陈迎炜 中国社创之星评选执委会秘书长

《零边际成本社会》-Jeremy Rifkin

“这是一本关于未来蓝图的书,推荐给所有选择社会创业的伙伴。 ”

《U型理论》-C.Otto Scharmer

“这本书是在道上行走的书,也完美中西合璧的组织变革的书。作者奥托邀请我们一起以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自己、和他人的关系和组织管理及结果,探索一种革命性的领导方式。 ”

《如何改变世界》-David Bornstein

“《如何改变世界》不知道是多少社会创业者的启蒙读物,作者是路透社的专栏作者,花了大量时间挖掘一位又一位的”社会创业家”的故事,通过最直接的呈现,震撼每一位读者的心灵。 ”

王稳 恩派《社会创业家》全媒体主编,724社创空间负责人

《人人时代》-Clay Shirky

“互联网的趋势与社群发展趋势的相互影响和解读。”

《精益创业》-Eric Ries

“不是教你创业,而是教你一种思维方法,如何快速获得真正有效的市场反馈。”

《中国NGO口述史》-王名

“从发展的角度理解中国的NGO。 ”

《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顾准

“从本质上理解如何将事做成事业,代表一种思考的深 度。”

技术

基础

  1. 重来-Jason Fried、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2. 云计算-姚宏宇、田溯宁
  3. 管理3.0-Jurgen Appelo
  4. 浪潮之巅-吴军
  5. 无处可藏-Glenn Greenwald
  6. 驱动力-Daniel H. Pink
  7. 人人时代-Clay Shirky

启发

  1. 用户故事与敏捷方法-Mike Cohn
  2. 软件工艺-Pete McBreen
  3. 人件-Tom DeMarco
  4. 大数据时代-Viktor Mayer Schön berger
  5. 创客-Chris Andersen
  6. 人月神话-Frederick P. Brooks, Jr.
  7. 游戏改变世界-Jane McGonigal
  8. A New Culture of Learning-John Seely Brown 、Douglas Thomas
  9. Rewire: Digital Cosmopolitans in the Age of Connection-Ethan Zuckerman

进阶

  1. 与机器赛跑-Erik Brynjolfsson、Andrew McAfee
  2. 技术元素-Kevin Kelly
  3. UINX编程艺术-Eric S. Raymond
  4. 失控-Kevin Kelly
  5. 信息时代三部曲-Manuel Castells
  6. Digital Labor-Trebor Scholtz
  7. 黑客伦理与信息时代精神-Pekka Himannen
  8. 信息时代的世界工厂-邱林川

方法论

基础

  1. 金字塔原理-Barbara Minto
  2. 设计方法与策略-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工业设计工程学院
  3. The Doodle Revolution-Brown Sunni
  4. 打开餐巾纸-Dan Roam
  5. 创新自信力-Tom Kelley、 David Kelley
  6. 思维导图-Buzan T 、Buzan B
  7. 商业模式新生代 -Alexander Osterwalder
  8. 精益创业-Eric Ries
  9. 案例研究-Mike Cohn

启发

  1. 点石成金-Steve Krug
  2. The Moment of Clarity-Madsbjerg Christian
  3. Little Bets-Peter Sims
  4. To Sell Is Human-Pink Daniel H.
  5. 0到1-Peter Thiel、Blake Masters
  6. 社会研究方法-Earl Babble

进阶

  1. Designing For Growth- Jeanne Liedtka
  2. Playing To Win-A.G. Lafley
  3. This Is Service Design Thinking-Schneider
  4. The Ten Faces Of Innovation-Tom Kelley
  5. Change By Design-Tim Brown
  6. 零边际成本社会-Jeremy Rifkin
  7. U型理论-C.Otto Scharmer

公益领域知识

基础

  1. 真正的问题解决者-Ruth A. Shapiro
  2. 群-雷金纳德.范李等
  3. 社会创业-Arthur C.Brooks
  4. 非营利组织管理概论-王名
  5. 非营利组织的管理-Drucker.P.F
  6. 中国NGO口述史-王名
  7. 如何改变世界-David Bornstein
  8. 中国女工-潘毅
  9. 互联网+公益:玩转新媒体-王瑾、周荣庭

启发

  1. 社会影响力投资 -Anthony Bugg Levine
  2. 行动改变生存-寇延丁
  3. 新乡土中国-贺雪峰
  4. 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梁晓声
  5. 资本主义的真相-张夏准
  6. Powered By Pro Bono-Taproot Taproot
  7. 行动研究与社会工作-杨静、夏林清

进阶

  1. 公共与非营利组织战略规划-John M.Bryson
  2. 暴力-Slavoj Žižek
  3. 不平等的代价-Joseph E.Stiglitz
  4. 共同的底线-秦晖 /他的思想中蕴含的深刻的人文关怀和对自由公正的坚定捍卫
  5. 美国人民史- Howard Zinn
  6. 蒙面骑士-戴锦华、刘健芝
  7. 资本的终结-李民骐

个人发展

基础

  1. 非暴力沟通-Marshall B.Rosenberg
  2. 把时间当朋友-李笑来
  3. 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Stephen R.Covey
  4. 哈佛凌晨四点半-韦秀英
  5. Show And Tell-Dilys Evans
  6. 创新的艺术-Tom Kelley

启发

  1. Critical Thinking-Richard Paul 、Linda Elder
  2. 思考,快与慢-Daniel Kahneman
  3. 拆掉思维的墙-古典
  4. 影响力-Robert B. Cialdini
  5. 吸引力法则-Jack Canfield
  6. 把时间留给重要的事-Lothar Seiwert

进阶

  1. 创业维艰-Ben Horowitz
  2. Get Things Done-Brad Fregger
  3. 集体行动的逻辑-Mancur Lloyd Olson
  4. 行动改变生存-寇延丁
  5. 组织文化与领导力-Edgar H. Schein
  6. 怪诞行为学-Dan Ariely
  7.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Peter F. Drucker
  8. 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顾准

合作伙伴

恩派(NPI)

起步于2006年初,它以”助力社会创新,培育公益人才”为使命,致力于发掘培育那些处于创业期的草根社会组织。历时八年,现已发展成为国内规模最大、服务最全、影响最广的支持性公益组织之一。迄今为超过1000家民间公益机构提供了孵化或成长支持服务,培训公益人才近万人,为数千家公益机构筹措超过3亿元人民币的运作资金,承担运营约6万平方米的公益平台/社区服务中心。

Aha社会创新学院

中国社会创新与社会企业领域最重要的教育及研究机构之一,致力于帮助个人和组织掌握创新与创业的方法以更有效地解决社会问题。同时,Aha也是中国最早的社会创业加速器,为包括教育领域在内的社会创业机构提供创业辅导、创业者成长和社会投资连结等多方位支持,帮助他们将自己对社会问题的洞见发展成为一个成熟的解决方案,为世界带来可持续的改变。

关于ThoughtWorks P3 (社会公正事务)

ThoughtWorks的最高使命是服务于社会——P3(Pillar 3)作为公司三个核心支柱之一,是实现社会与经济公正这一使命的重要一步,但我们仍须不断努力将社会与经济公正议题融入到公司的日常运作和每个员工的工作中。P3在全球范围内积极倡导社会和经济公正。在中国区,ThoughtWorks致力于构建公正社会,并努力消除信息、知识与机遇的不平等障碍。

Share

在TW做P3离岸交付项目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去年四月份加入ThoughtWorks后,就一直在现在的项目上工作,历经一年多的时间从一期做到现在的第三期。我们的项目从属于ThoughtWorks社会革新办公室(office of social change initiatives, OSCI)下的一个团队,主要是和客户(一家美国的非盈利组织)合作帮助提升一个落后贫穷的非洲国家当地的药品使用效率。

团队目前规模也就十人左右,在一个几千人规模的公司里,我们只能算是一只很小的团队。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团队里,我真正的理解了ThoughtWorks从一项社会实验而产生的公司核心价值观three-pillar的含义。

Pillar 1 – 可持续化的业务(Sustainable Business)

所有的人类活动都需要资源,尽管ThoughtWorks成立的初衷是为了聚集起一群聪明的人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但是光有热情是不够的,任何活动的背后都需要后勤资源的保障。我们这个项目也一样,开发出来一套给卫生部门人员使用的安卓系统,也需要不同角色的技术人员(BA、QA、Dev、UX)来参与,还有各种软硬件工具(AWS,平板,网络等等)的成本。

仅仅依靠ThoughtWorks自身的资源很难独自承担起这个项目,因此我们找到了一个与我们有着相同愿景的合作伙,也就是我们目前的客户,一家位于美国的公益组织。这家NGO的使命,是致力于在全球发展中国家促进医疗服务的可达性和质量。通过不同基金会、政府组织援助和爱心人士的捐款,这家NGO组织拥有了雄厚的经济资本,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将这些资源高效利用起来的能力。他们通常采取的方式是针对不同的国家寻找不同的开发团队来开发不同的药品分发系统,这些系统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共同之处,比如说疟疾药品,HIV治疗药品等等。

通过和客户的合作,ThoughtWorks期望构建出一个核心团队,不仅可以减少重复的功能开发,同时可以通过维持核心团队能够带来持续的收入,进而帮助我们开展在其他社会公平公正领域的活动。

Pillar 2 – 卓越的技术(Software Excellence)

ThoughtWorks另外一项被大家所熟知的就是卓越的技术,技术先驱者的口碑不仅能帮助我们获取到目前的非盈利组织客户,同时也彰显出来我们的社会影响力。因为基于对ThoughtWorks技术能力的肯定,客户会充分尊重我们技术方案的决策,同时也给予我们去积累新技术的实践机会。

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采用了Cubes这种开源的、轻量级的、针对中小型组织的低复杂度数据分析和商业智能工具来作为我们项目上的报表数据引擎,而不是采用重量级的商业智能软件如Pentaho。这样的技术创新不仅展现出我们的技术功底和影响力,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项目开发的成本和维护成本(因为学习曲线较为平缓),即依靠有限的功能工具来满足用户的需求。 关于具体的细节,熊节有一篇文章专门讲述“小数据:理论和架构”。

Pillar 3 – 社会和经济公正 (Social and Economic Justice)

之前我和多数人一样受到主流媒体的影响——觉得竞争真好,自由真好,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取,只要自己努力终有一天会实现自己的中国梦。而街上的那些乞丐和在农村偏远地区苦苦挣扎的穷人之所以过的苦都是因为自身不够努力,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并不需要对他们产生同情心,只要他们想、肯努力,一样也能过上和我们大家一样的生活。加入ThoughtWorks后,我开始接触到了“Social and Economic Justice”概念,但是并不理解我们为何要去做这样“不接地气”的事情,作为一家商业企业不就应该好好赚钱么?

改变我想法的第一个契机,是去非洲莫桑比克偏远的社区医院做用户调研的时候。在去非洲之前,我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药品严重短缺的现象出现,难道是药企的产能不足?以中国为例,由于产能过剩,仅2015年化学药品原药产量进一步萎缩,并于3月份重回负增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4月,生产化学药品原药24.9万吨,同比下降8.5%,日平均产量8,313.3吨;2015年1-4月,生产化学药品原药95.1万吨,同比下降5.8%。

从中国的药企产量就能看出,我们并不是缺乏技术去制造更多的药品,反而是我们的产量太多导致了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所以药品不够显然不是导致非洲国家药品短缺的主要原因,当地药企如果不能制造足够的药品,这些非洲政府完全可以从中国这样的药品产能过剩的市场去采购。既然不是药不够,难道是药品太贵买不起?如果是药太贵,但为什么连绷带这种一块多钱的基础药品都会出现短缺?

等到我们去到了当地的社区医院,看到药房前病人排起的长队,每人都只付得起5美的卡(莫桑比克当地货币,约合人民币5角钱)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5角钱对于我和贫穷国家的人民居然有如此不同的意义。那遗留在路边可能都没人会弯下腰去拾起的5角钱,对于这些贫穷国家的病人可能就是他们的活命钱。

1-community-hospital

 非洲当地的一家社区医院

2-medicine

 社区医院内有限的药品

另一个改变我的契机,是和社区医护工作人员交流时,关于肺结核病患的讨论。肺结核是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出现的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疾病,在人类历史上曾经肆虐并夺走了成千上万人的性命。然而在1941年就已经找到治愈肺结核的方法,尤其是1997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短程直接监督治疗法”(directly-observed treatment, short-course, DOTS),或直接音译为“督治计划”(港译:“全监督治疗”),口号为“送药到手、服药到口、吞了再走”

由地方卫生机关指派观察员送抗结核药物(免费)给病患,使其务必能按时服用。即便如此,非洲仍然有28%以上的发病率,每年超过几十万人死于此病。可能大家的第一反应是,病了有药都不吃,而且还是免费的药品,这不是自虐么。当时和当地医生的交流后,我才明白,这看起来如此合理的事情,在当地是多么的难以实施。

整个莫桑比克国家,总共有2800多万人口,却只有817名药剂师,平均下来每一位药剂师需要服务超过3.5万人口。每位药剂师每天都很难满足这3.5万人的医护需求,哪里还会有其他的时间去到每一位肺结核病人的家里监督他们按时吃药。

此外,作为肺结核病人,尽管他们知道自己病了,但是很多人由于并没有像你我这样受到那么多的教育,明白疾病的危害。我们作为知识分子,多数情况下一旦身体不适,都会去医院检查确保自己没有感染重大疾病。反观这些非洲同胞们,他们生病后,也许根本不会重视,就算真的病重了,自己居住在遥远偏僻的区域,去一趟社区医院可能要一天甚至更久,而且就算到了医院还需要排很长的队,还不一定能够看得了病。既然如此,还不如在家里多干点活,身边的人谁还没点小病呢,每次病了就去医院,那家里的庄稼谁来照看,没有庄稼这一家子人吃什么呀。

3-line-up-for-medicine

 前来排队拿药的村民

这世上还有很多我们所不了解的不公正,它们一直都存在于那里,而我们作为社会里相对的精英人群却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或是由于我们自身的偏见而忽略了它们呼喊的声音。我很庆幸能够参与目前的项目,能够得到了解弱势群体的机会,听见他们的声音,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帮助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每天想着自己开发的系统能够提高那么一点点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能够让有限的资源帮助到更多的弱势群体,这样世界是不是会变得好那么一点点。

最后引用一句我们CEO郭晓那一段话:

At ThoughtWorks, we join the poor and oppressed in their demands for change. Why are there poor in this world where technology has helped create sufficient abundance to provide for basic needs including food, homes and care for all? We are determined to direct the power of technology for the benefit of those who need it most. We strive to see the worl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oppressed, the powerless and the invisible.

Share

CTO想对IT女性说:你不是异类

“想在IT行业工作的女性仍然会觉得自己是异类,或者难以被男同事所接受,这种现状亟待改观。”——ThoughtWorks CTO Rebecca Parsons

前不久,我有幸在哈佛大学的某次会议上,向来自全美40所高校的IT专业大学生发表了一次演说。能被这群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未来之星看作行为榜样,是我莫大的荣幸。当我刚刚开始我的职业生涯的时候,从事IT行业的女性寥寥无几。而在我的学生时代,还存在诸如女性天生不适合和数字及科学打交道的偏见。这个情况已经有所改观,现在这种说法已经不为公众所接受了。在哈佛,主修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中,女生的比例达到了28%,而在全美高校中,这个比例是20%。然而,我认为这个比例还不够高,女性在踏入职场尤其是IT行业时,仍然需要面对诸多障碍。

每每与年轻人畅谈我的IT职业生涯时,我总会给出以下三条忠告:

  1. 你不会因为喜欢数学、科学、技术、计算机而成为异类。追寻你想要的而不要为自己感到抱歉,你会明白拥有激情非常重要。
  2. 确保你能时刻保持现状,要对自己学习新事物的能力有信心。你并不需要了解所有技术的每个方面。但是你应该在保持眼界宽阔的同时,还能在必要时深入特定的细节。
  3. 想要什么就说出来,否则别人永远不知道你感兴趣的是什么。

上述三点在当今社会尤其重要。

在业界和学术界从事软件工作多年后,我来到ThoughtWorks成为一名高级开发人员。后来我去英国开办了ThoughtWorks在当地的分支机构。当我回到美国后,就升职为首席技术官了。我很幸运在英国工作的期间能和一群非常支持我工作的同事共事,他们不但提高了我的专业素养,还帮助我明确了个人目标。得到拥戴对我坐稳现在这个位置至关重要。我早先意识到的另一个重要事情是,如果别人不知道你能做什么,你也不太可能对自己的目标一以贯之。能向决策者阐明你的目标,并且有人能站在你的立场上支持你,是你成功的关键。

提升女性在IT行业的工作地位是雇主和雇员共同的职责,但是二者间也存在着微妙的平衡。我所在的公司在全球12个国家拥有2800名雇员。我显然无法对每个人负责,所以单个员工能找到自己的兴趣点,明白个人诉求显得尤为重要。然而,组织上在考虑升职人员的时候也要做到广撒网,做到常常扪心自问是否还有哪位女员工我们以前没有考虑到。

现如今的最大挑战是,人们并没有完全意识到存在于他们潜意识中的职场歧视。人们仍然倾向于在招聘时雇佣和自己相似的人,这对女性从业人员是不利的。公司内的那些传统的条条框框依然在女员工的升职之路上制造障碍。那些有志于从事IT行业的年轻女性仍然感觉自己是异类,或者难以被男同僚们所接受。这个现状亟待改观。一个必要的改变是要知道持有偏见并不是多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因为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过这样或者那样的偏见。拒绝承认偏见的存在,甚至阻碍消除偏见的行为,才是真正的罪恶。

曾经也有人问过谁是我的榜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具体的榜样人选不尽相同,但是他们都具有不变的特质——拥有好奇心并勇于去探知。虽然已经有很多女性在从事这个行业,我仍然深信IT业需要更多的女性从业者。我们不但需要有能勇于提拔女员工的IT企业,还需要个人能在职业生涯一开始就一直保持从事IT事业的热忱之心。

你认同人们潜意识中对女性IT从业者的职场歧视是现今的最大挑战么?

如果你足够聪敏,有志于在软件行业创作出能够改变世界的惊世之作,加入我们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