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回报

回报加速定律

在2017年咨询师会议上,我们提出了“智能原生”的口号,自然会去想人工智能未来会怎么样。其中一个令人恐慌的预测是“奇点”,奇点的意思是有一天电脑会比人聪明一点点,然后会更加极速的发展到比人聪明很多,直到完全控制人类。奇点预测背后的原理是Ray Kurzweil在2011年提出的回报加速定律(The Law of Accelerating Returns)。

回报加速定律通过分析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发现人类发展不是线性,而是指数发展。原理也很简单,即发展的回报会加速发展。

最有名的例子是摩尔定律,芯片运算能力每18个月翻一番。10年前iPhone刚刚发布,摄像头只有200万像素, 现在新一代的旗舰手机一般都会搭载2000万像素的摄像头。10年前最先进大型机的图像识别技术可以分辨出兔子和茶壶,而且准确率还不怎么高,2017年新一代的iPhone X已经能离线进行脸部识别。

2017年的电脑智能水平大概比昆虫要高一点了,因为有了先进的电脑等设备(生产力提高),使得生产更先进的设备加速(生产效率提高),预测2022年比老鼠聪明,2030年比一个人聪明,而大概到2050年将比所有人类都聪明。

​(图片来自:http://t.cn/RQSRzFR

加速回报定律可以说是系统正向反馈循环的一个洞见。比如马太效应,在《圣经·新约》的“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中有这么说道:“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通俗讲就是有钱的更有钱,没钱的继续没钱。还有比如滚雪球也是同样的意思,亚马逊所信奉的飞轮理论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系统反馈循环有正向,也有负向反馈。

技术债与破窗理论

我们在给客户做敏捷转型技术咨询的时候总是会遇到技术债的问题,即系统中的烂代码和强耦合。

技术债,这个词是个很伟大的发明,只是很少有人能理解其中的含义。只是把它当做烂代码的另一个代名词。

技术债的产生源自人的能力不足或者因为资源有限赶进度而牺牲代码质量,技术债并非完全不好。这跟公司或者个人负债是一样的,可以通过承担负债获取短期收益。然而不幸的是,因为低估甚至不理解技术债所产生的代价,人们往往会选择即使在有资源的情况下仍然忽视技术债、并且不偿还。

烂代码之所以叫技术债,是因为会随着时间会产生额外的代价。今天写一段烂代码不及时修复会引出更多的烂代码,因为后来写代码的人会仿造之前的代码,或者为了绕过烂代码而产生额外的烂代码,使得整个系统陷入烂代码泥浆。我们客户的很多系统寿命不超过3年,不是因为业务变化,而是系统实在太烂无法维护了,只能重新做一个。

讲技术债也许太技术了,另一个很通俗的例子是破窗理论。讲如果一栋大楼的一个窗户破了不及时修复,会引起边上的窗户加速破损。我最近就遇到一个类似的例子,一个公共场所边上的角落有一些垃圾,过了一会有人拿着垃圾四处找了一下没找到垃圾桶,就把新的垃圾丢带了那个角落。如果这个角落一直没人清理,可以想象不需要一个星期就变成垃圾角了,甚至有人会大老远跑过来把垃圾往这个角落扔。

我觉得不理解或忽视技术债的人不是因为不懂技术,而是因为不敬畏时间的代价。

(图片来自:http://t.cn/RQS8QVp

关于系统反馈还有一个很热门的话题,也许跟时间只是恰好有关,即天才一万小时定律。

一万小时天才定律

一万小时定律解释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只要经过1万小时的锤炼,任何人都能从平凡变成超凡;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需要10000小时,按比例计算就是:如果每天工作八个小时,一周工作五天,那么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至少需要五年。

这个同样基于统计的定律非常有意思,我觉得也很有用。人们常常会低估或者忘记回报加速定律、技术栈/破窗理论中时间的作用,对于一万小时天才定律往往只关注时间。世界上有太多人在同一个领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工作五年、十年、数十年,然而专家还是只是少数人。原因是什么呢——缺乏正向反馈回路。

收尾

前面讲了三个跟时间相关的系统回路定律,时间的回报有可能是正向也可能负向,更可能会加速。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软件乌托邦

Share
吴雪峰

吴雪峰

现任ThoughtWorks资深架构咨询师,主要负责精益敏捷软件开发与软件架构设计。擅长Java/Scala技术,微服务架构、Reactive分布式软件架构、Serverless架构、DevOps以及精益实践。提出“契约驱动微服务开发”、“精益微服务工程体系”、“API as Business”等观点和实践。

One thought to “时间的回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