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敏捷

前几天去给新车贴膜,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专业团队的专业服务”。

听老板说这家店刚开张两个月,但是团队并不是新组建的,而是已经在一起配合了很久。这从后来的整个过程,也看得出来。整个过程我几乎一直站在旁边,虽然被冻得够呛,也被老板怀疑我是在监工,说了好几次让我放心,绝对做到令我满意。但我其实是在观察,或者说是在学习,因为我觉得他们同样作为一只专业服务团队,比我们更敏捷,也更精益。

在制品限制(WIP Limited)

汽车美容这种工作,由于存在场地限制,天然就满足精益中的WIP Limited。像我这次来的这家汽车美容店,只有三个工作台,也就形成了最自然的WIP Limited。就算是有再多的活,再多的车需要贴膜装饰,也只能排在外边,整个团队最多也只能工作在三台车上。

这种天然的WIP Limited存在,也限制了大家并行工作的最大车数。那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也就是为更多的车服务。大家的关注点自然而然的就落在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每一台车的贴膜装饰过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单件流和Lead Time。

自组织全功能团队

(自组织全功能团队)

为了尽量缩短每一辆车从开始装饰到完成交车的整个过程,也就是缩短单个车的Lead Time,我观察到整个团队是在以一种几乎完美的方式协同工作。

首先,所有的工作被高度并行化。例如我的车最多的时候有四个人在同时施工,一个人在缝真皮方向盘套,一个负责贴车左侧窗户的膜,一个负责贴车右侧的膜,一个负责贴前后挡风的膜。

其次,大家并没有清晰的角色划分,缝方向盘套的人在完成了手头的工作后,立刻自觉的加入到贴膜的工作之中;而两侧的膜贴完后,两名工人立刻开始帮车打蜡和做内饰清洁;整个过程自然而连贯,完全自组织,不需要人安排和督促。

所有人都掌握了缝方向盘套、贴膜、打蜡、内饰清洗的工作技能,并没有严格的角色分工,很难说清楚谁是贴膜师,谁是打蜡师,他们每个人都像一个专业的全栈工程师。你也很难说清楚整个过程的流程,是先做贴膜,还是先做内饰清洁,整个过程已经被高度优化过,环环相扣,环环相融,无论是时间还是材料的浪费都被降到了最低。

Leader VS Manager

不用担心,这不是发生了意外,而是在做“新车去异味”项目。而这个一头扎进充满烟雾车厢的人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是的,他还是我上面提到的四名“工人”之一,分别完成了缝方向盘套,新车除味和右侧的贴膜工作。

在我的眼里,他就是一个称职的Leader。凡事冲在前面,以身作则,勇于承担一些困难甚至危险的工作。而不是坐在舒服温暖的办公室里指点江山。有了这样的老板,这样的Leader,员工们自然也干的格外起劲。而对于作为客户的我,自然也对这样的团队平添了一份信任和钦佩。

质量内建

关注Lead Time并不代表做的越快越好,更不意味着忽略质量,毕竟残次品也是一种常见的浪费。这不,在我的车几乎贴膜完成的时候,工人在做复检过程中发现左后窗户的贴膜有了一个小气泡。

老板在亲自检查、确认无法修复的前提下,二话不说直接将已经贴好的膜撕掉,重新亲自上阵贴了一个新的给我。整个过程迅速而敏捷,还保持了较高的质量和水准。

总结

一个小时之后,我的车焕然一新。

不得不佩服这样一只专业的团队和那个令人钦佩的老板。他们的技术是那样的全面而专业,整个团队的协作是那样的高效而自制。

而回顾整个过程,让我对于自己的团队有了很多反思,对于精益软件开发中的很多概念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认同。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软件乌托邦

Share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