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情绪作伴

“作为一个职业人,你不应该把情绪带进工作里。作为女性,可能会很难,但是,职场上只有角色的区分,没有性别的差异。”

我想很多女性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都会遭遇情绪管理的问题,上面这是我的同事在我一次工作情绪失控后对我讲起的话,那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情绪的杀伤力。

那是在09 年,我在新加坡做项目。

当时的项目干系人比较复杂,来自多个部门,诉求多样化还多变,甚至有些诉求还互相冲突和矛盾。我们每两周给客户做一次showcase(成果展示),对我来说那是很大的挑战,既要展示产品功能,又要应对来自不同需求方的责难。

客户方的项目负责人是个法国人,每次的showcase都是他和我一起参加,尽管他很少发言,但是他的出席仍然会让我心安。

有一次,我们的showcase进入了一种很艰难的境地,开发的优先级在不同部门的干系人之间没有被协调好,以至于客户源源不断的扔出挑战、责难、挖苦,很明显,是因为项目经理在管理干系人的期望时出现了疏漏,所以我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他。

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转而向我发难,抱怨产品的各种不给力,但那些产品功能是他定的,优先级是他拍的。

我欲哭无泪,成了妥妥的背锅侠。

当天晚上,我抑制不住愤怒,和团队大倒苦水,也把收集到的负面反馈统统倾倒给了团队,现在想来,当时的负能量足以把整个团队淹没,要知道,那是在项目最艰难也最需要士气的时期。 在我的影响下,有几位同事对项目失去了信心,纷纷提出想退出项目,包括我自己。

压抑不住的时候,不妨表达出来

后来又经历了一个项目,整个项目期间和客户合作非常顺利,就在离项目结束还有三天的时候,客户和老板谈了一次话。

会后客户找到当时担任项目经理的我,表达了对产品的不满意,挑出了一些“莫须有”的问题,这和几天前他表达的对产品的信心以及喜爱大相径庭。

在客户勉强拼凑出的“理由”里我渐渐清楚了原因,项目结束意味着整个技术团队离场,在没有技术人员支持的情况下客户对产品的维护存有担忧,但他又不想追加维护费用,所以只好找一些借口把团队留住。

我本能的反应是愤怒,所以一边抵御着他的强词夺理,一边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但经验告诉我,站在他的立场,在资源受限的条件下,他也只是无助又无能为力。

那是一次很艰难的谈话,耗时很长,曾有几次,我的声音提高了八度,感觉就要控制不住了,也开始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但理性告诉我,再继续下去,我肯定会失控,与其失控,不如主动表达。

我说:“听你讲完这些,我是愤怒的,产品开发的过程,我们一起付出努力,合作愉快,但就在项目结束的前夕,听你对产品做出这样的评价,我非常难过;我非常理解技术人员的撤离会让你担忧,但是在你提供不了任何关于产品有问题的确凿事实的前提下,单方面宣布项目结束不了,让我对你以及你的公司很失望;我们的合作基于信任,请理解我此刻的情绪和感受。”

奇迹般的,客户没有继续咄咄逼人,也没有再继续寻找借口。

尽管我当时还不知道项目会如何收尾,但和客户表达完情绪后,感觉自己像打了场胜仗,当晚和团队讲战斗经过的时候,一直笑着,像在讲别人的故事。

后来项目按时结束,客户也一直和我保持着私人的联系。

有时想想,情绪控制不住的时候,与其让它失控,伤人伤己,不如为它找个出口,主动表达出来,或许会是一种更强大的力量。

掩藏不住情绪的时候,不如真实

还是和客户有关的一个故事。

是客户方的一个高层领导,他并不经常出现,除非发生了两种情况:项目有了大的风险,或者他 对项目存在极大的不满。

那个项目压力很大,工作强度也很高,最大的挑战是项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需求膨胀了一倍。 多次和这位高管交涉,对方口头答应追加合同款,但是一直没有落实。

在一次争议很大的showcase之后,我好不容易和他约了面谈的时间,本意是沟通showcase中的争议,但是他的时间一直更改,最后召见我的时候,是在一个很尴尬的场合,他刚对自己的下属发完火,会议室内还弥漫着硝烟。

最为关键的是两个下属如惊弓之鸟,他也并没有让下属退场的意思。

也就是说,我要在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和大老板交谈。

计划好的内容已经不适合在那个场合沟通,就在我盘算聊什么的时候,他对我发难了,他全盘推翻了以前的约定,提出了新的诉求,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对软件项目来说,那是灭顶的灾难。

我俩的地位不对等,隔着无数个层级,商业上他是客户,我能明显感觉到在我面前,他有意展示压倒性的优势,但我没有退路,只能迎上去。

我打开曾经约定的文件,帮他回忆当时是怎么达成一致的,何时何地,由谁提的意,如何做的决定,以及当时都说了什么。 回忆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出在这过程中无数的反反复复,那些反复不但没有带来好的结果,还给团队制造了很多麻烦,团队的辛苦也是因为那些反复。

为了约到他的时间,我费了不少周折,眼看他要离场了,我却没有机会表达我想说的内容。 心里的委屈此起彼伏。

我说,我希望我们再一次澄清约定,并且遵守约定,团队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也会继续努力下去,但是团队也很不容易。

说到“不容易”的时候突然就哽咽了,委屈的像个不更事的小姑娘。但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我立即把情绪压了下去。

客户敏锐的觉察到了我的情绪,正了正身体,非常专心的和我完成了接下来的谈话。

就在当天,他竟然发信确认了追加的合同款。

后来才知道,他以为我执意找他是为了催合同款,为了让我开不了口他也故意不配合,是我掩饰不住的情绪,让他最终改变了主意。

我没有办法找他询问他当时看到的我是什么样子,但我想,那一刻,我应该很真实。

很多人说,在职场,情绪化是很不专业的表现,但我认为,只要我们的情绪没有伤害到别人,它就可以存在,因为情绪代表着最真实的自己。

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很感激,并且发自内心的尊重那些,在职场上能尊重别人情绪的人。

换一种角度来看待情绪,情绪也许是一件包装好的礼物,有时候包装得很丑,但你要先接受她,再去打开这份礼物。

或许,你会看到意想不到的内容。

Share
陈庆敏

陈庆敏

陈庆敏,ThoughtWorks 资深咨询师,做过测试,项目管理和运营,对公司文化有很深的了解,目前专注于项目管理和培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