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ughtWorks看中什么能力?

文/陈庆敏

这是候选人在面试中经常会问的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的背后其实还隐藏着若干其它的问题:

  • ThoughtWorks都有什么职位,分别匹配什么能力?
  • ThoughtWorks鼓励员工发展什么能力?
  • 在ThoughtWorks能学习到什么能力?
  • 我是否具备ThoughtWorks看中的这些能力?
  • ……

这个问题很难用一言两语来解答,希望这几个故事能给你解答。

自信,就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把事情做好

ThoughtWorks招过一个程序员,刚来时普通话说的有些吃力,工作三年依然有着毕业生的羞涩。而如今,他是一名资深的咨询师,专业的演讲师,熟练的培训师,还在一个大项目承担Tech Lead的职责。同样是三年,他在ThoughtWorks完成了一个从青涩走向成熟的蜕变。

这些还不是关于他的全部,他在业余时间还写了一本书,正在亚马逊热卖。

从程序员到Tech Lead,过渡是自然而然,感觉还能hold住。而转型咨询师却不然,初到客户现场时,他就像武侠里被废了武功的除名弟子,被扔进谷底。以前玩的是飚代码,现在拼的是服务客户,套路上隔着十八班武艺。

(图片来自:http://t.cn/R6CnqME)

“我当时没什么自信”,回忆起来那段经历,他这样说。

既然改变已经发生了,那就尽力做好。没有自信,可以建立自信,没有武功,可以从零学起。

他在“绝情谷底”总结了三条生存法则:

  1. 不要多想,直接去做,反正也没有时间想别的;
  2. 不敢演讲,那就多练 ,反正客户等着,不讲也不行;
  3. 不断提高,那就多学,反正总有建(tiao)议(ti)和反(tu)馈(cao)。

他为自己设立了一个目标,一周演讲两次,这样一年下来就讲了三四十次。时间长了,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在人前讲话不紧张了。

那时感觉自己是被逼的,不过现在挺感谢逼我的人,当时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我只想一件事情,那就是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做着做着就发现,原来我真的可以做的很好。

自信就这么来了。这个人叫格茸扎西。

成长,从单一领域技术员到全领域多面手

“你觉得角色转换对你成长有帮助吗”?我问我的sponsee安辉。(试用期过后,每个人会有一个帮助他成长的sponsor)

“肯定有,在很多提升能力、拓宽眼界方面,不同的角色会带来不一样的体验和视角。”安辉的回答。

(图片来自:http://t.cn/R6CnMJw)

做QA的时候需要培养硬技能,研究自动化测试、性能测试的理论和技术;做BA的时候要和客户打交道、管理客户期望,会用到一些综合能力;做PM时需要对全局有好的认识,做风险的识别和管控,这些会给予人不同的锻炼和收获。

“真正换了角色之后,再从另一个视角看以前做的事情,会有不同的收获,也会有新的认识。所以如果有一天我继续回去做QA,应该会做的更好”。安辉总结着自己的经验,也分享自己的心得。

“我现在挺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也很喜欢这种工作状态,因为这份工作我还不能完全胜任,所以会觉得每天学到新东西,有挑战也有激励。”

角色的多样化成就了他的快速成长,反正做什么练什么,练什么就学什么,如果你面临角色转换而犹豫不决,安辉会告诉你:

机会这么多,多尝试一下。有了不同的视角之后,认识会更全面,也会有新的见解出来,这对以后的职业发展很有帮助,这些经历会让你从一个纯粹的技术人员,成长为一个比较全面的真正独当一面的专业人士。

发展,是带领别人一起突破一起坚持

发展别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真的非常困难。

她叫林冰玉,是ThoughtWorks中国区QA社区的负责人,同时也在北京的一个团队上面做QA。

QA的社区活动做了好多年,越来越有影响力;冰玉也在持续写文章、做演讲,多渠道的输出自己在QA领域的经验和洞见。在身体力行做这些事情的同时,她影响了更多的人,越来越多的追随者加入进来,为向外输出经验、培养人才提供了力量来源。难能宝贵的是,在参与社区活动的同时,每个参与者都在项目工作中表现的十分出色。

一家专业服务公司要保持持续的竞争力,必须有不断成长出来的人和持续发展的人的能力。

“其实,有得必有失。比如花在社区发展的时间多了,在QA专业这条道路的时间就少了,这是必然的结果,也是需要权衡的问题。做社区活动,很多地方需要操心,绝对锻炼人的思考能力以及其它一些综合能力,这也是一种收获。”冰玉总结自己的心得经验。

(图片来自:http://t.cn/R6CnT3o)

有的时候,工作的转变可能来自一个外部因素,但做着做着,外因就变成了内在的动因,支持这些事情持续进行下去。因为既然做了,就要做好,是内心的那股劲让很多事情落地生根,从而凝聚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

……

现在流行“跨界”这个词,跨界人才指的是具备两个专业以上的知识或经验的复合型人才。在ThoughtWorks,这已经是一种常态。

  • 你看到的社区lead可能是资深的测试工程师;
  • 你身边的架构师可能还承担着某个关键岗位的管理职责;
  • 和你pair(结对编程)的某个程序员或许还是一本畅销书的作者;
  • 你们团队的需求分析师的本职工作有可能是测试;
  • ……

总之,这里有无数种可能,这里有数不清的多面手。

在这里,跨角色是一种常态,只要你有那个勇气展现出你的兴趣,只要你有热情尽快习得那个岗位需要的能力,你就会受到鼓励,就可以在另一个领域打造出一片天地。所以在ThoughtWorks,能够高效且专业的去做事,能够用不同的方式去把事情做得更好,你就具有竞争力。

再回到最初那几个问题,你现在有答案了吗?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希拉里败选,但仍教会姑娘们这几点

相信很多人都记得,在2016年年末有过一场牵动世界的选举,这场PK最终以希拉里的败选落幕。她的万千支持者们曾经为此唏嘘不已,泪流满面。

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也无关政治,一个女人在全世界的瞩目中与对手展开巅峰博弈,并成为全世界人民的话题,这个结局无法简单的用胜或者败来总结。

带着对这位女士的好奇,我近期读了《希拉里传》,尽管败选了,我们仍然能从她的经历和故事中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女性。

不怕失败,快速崛起

前段时间参加了公司组织的女性领导力培训,有一个环节是女性leader和准leader们一起讨论职场发展的障碍——害怕失败。

和我一组讨论的还有其她四位女性,无一例外的是,我们在职业发展过程中都有过害怕失败的心路历程。因为害怕失败,我们处理事情的方法也惊人的相似,比如放弃尝试,放弃机会,推迟行动。

害怕的同时,我们通常会有这样一些心理活动,比如怀疑自己能力不够,认为这件事情有更胜任的人;比如,夸大事情的难度,想到中间还可能出现变故;比如,害怕做的过程中得不到足够的支持,认为万一失败了没有退路,还可能遭受指责甚至担心别人会怀疑我们的能力。

因此,我们会拒绝一些尝试的可能,也失去了一些证明自己的机会。

其实,和我们有类似想法的女性不在少数,像希拉里,这样一位叱咤政界的女性,她也害怕失败,也不喜欢失败带来的失望和沮丧。但她又和我们不一样,她懂得如何在失败里寻找契机,在失望中寻找希望。

当她还在耶鲁就读的时候,曾经为一名领养孩子的黑人母亲争取孩子的收养权,但遭遇败诉。尽管输了官司,但那被她当做一个转折点,她为儿童争取权利的运动从此展开。她撰写学术著作,从事儿童研究,做了很多维护妇女和儿童权益的事情,还曾经想过“成为美国儿童的代言人。”这些都为她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和出色的政治家提供了很好的社会经验和视角。

她还曾经参加了华盛顿地区的律师资格考试,并且对自己有很高的期许,在817名报名者当中,551名通过考试,但她不是其中之一,大部分和她竞争的人来自名气远不如耶鲁的法学院(希拉里毕业于耶鲁法学院),这个结果对她的打击很大,她甚至为这次的失败感到羞耻。

但如果没有这次失败,她的生活、甚至整个国家的方向都可能会发生改变。她没有因失败而止步,反而是快速崛起,抓住了另外一个机会——进入尼克松弹劾委员会,开启了另外一段职业生涯。在这段经历里,她累积的经验和影响开始让她在律师界声名鹊起。

所以说,失败并不可怕,关键在于失败后我们能做什么。有人把失败当成坟墓,也有人把失败当成转机。面对失败,希拉里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力量,姑娘们,相信每一次的尝试甚至失败都是为了让我们更加有勇气,更加有准备的去迎接下一段挑战。

(图片来自:fusion.net)

忘掉性别,展现自信

前几天和一个女性 leader 聊天,她带领团队加班加点完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交付,客户因此写信表扬她的团队,尤其表扬了她,我向她祝贺,她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主要是客户非常nice (好说话)”。

有一位来自英国的同事分享了她妹妹的故事,有一天她赞美妹妹的衣服特别漂亮,妹妹用很长的一段话来解释“其实这件衣服很便宜”。

有女性 leader 和我谈起,她不敢给团队里面资深的同事提建议,因为她们更多想的是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较之以前,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更支持女性寻求独立、展现自我,也开始重视女性的社会价值和责任,这是社会的一大进步。但尽管如此,全球女性仍然存在一些性格共性,比如不能坦然面对认可和赞美,比如不敢彰显自己的个性,比如,女性较之男性更容易退后,而不是向前一步发出声音。

(图片来自:http://cargocollective.com/)

有一个名词叫“冒名顶替综合征(impostor sydrome)”,大部分的姑娘都会表现出这种行为,具体来说,她们会感觉自己的成功不是理所当然,而且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别人“发现”自己不能胜任这个职位、自己的能力有限。归根结底,这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来看看希拉里是怎么做的。

在整本书中,我都没有找到这样一位把政界当做职场的女性对于性别的评价,自始至终,她都是把自己当做一个职业人来经营的,不提性别,忘记性别,也或许是完全忽视性别差异在她职业中产生的影响。对她来说,能取得那样的成就,或许早已突破了性别带来的枷锁。

希拉里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价值观,可能部分归因于她的母亲。希拉里的母亲是位普通的家庭主妇,她没有给希拉里灌输嫁入豪门、钓个金龟婿等“与时俱进”的人生理想,相反,她一直教导希拉里:你可以做任何事、渴求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要求一个女孩子设定比弟弟们低的人生目标。

她后来去了韦尔斯利学院读书,顺便提一下韦尔斯利学院,这所学院致力于培养改变世界的优秀女性,宋美龄、冰心都是从这所学校走出来的。

在韦尔斯利学院读书期间,不管在政治上,还是在性别角色上,希拉里都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行为举止是否符合以往的规范。她能活出自己的个性,敢于表达且坚持自己的想法,她从不掩饰自己对认可和赞赏的渴望。事实上,在认可和赞赏面前,她表示出了绝对的自信,所以她的同学们,甚至包括那些不赞赏她政治观点的人,都被她深深吸引住了。

这个世界之所以还有女权主义者,是因为还真有性别歧视存在,我们或许活不成希拉里的样子,但可以拥有希拉里的自信,忘掉性别,活出让自己欣赏的人生。

姑娘们可以从自己做起,用行动感染身边的人,让越来越多的人一起改变,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女性会凭借自信拥有更广阔的视野和空间。

有野心,活出自己

这是听身边的同事分享的故事:有一个挑战的机会,一男一女两位候选人,她先是找到这位女性,我们的女士尽管内心渴望,但还是犹豫,迟迟拿不定主意;相反,我们的男士立即表态愿意尝试一下,至于能不能胜任,那是后话。

这种现象也不是个例。野心,用在男性身上容易让人敬佩;而女性拥有野心,往往会引来争议,被冠以“强势”、“汉子”之类的修饰词。其实,“野心”是一个中性词,只是在传统里它被从女性身上剥离。有野心的女人不被待见,所以慢慢地,女性便收起了自己的锋芒,隐藏起了自己的渴望。

也因此,面对机会,女性更容易抱持保守和悲观的态度,她们的思考中装了太多东西,别人的看法、对家庭的影响、孩子的依赖、周边人的期望,却唯独没有位置留给自己。也因此她们只会羡慕别人的梦想,自己却在梦想的道路上止步不前,甚至对很多人来说,梦想只是个奢侈的存在。而男性面对机会,通常会更激进和乐观,起码他们愿意搏一搏。

希拉里,这样一位可以忘记性别的女性,她教会我们要活出自我就要好好抓住机会,即使没有机会,也要努力去寻找机会。有野心可以让自己光芒四射,可以给人生带来开挂的可能。

希拉里曾经加入尼克松弹劾委员会,对尼克松进行弹劾调查。这段经历让希拉里在律师界声名远播,为后来迈入政界铺平了道路,无论从人脉还是影响力上面。

这个机会本来是克林顿的,但希拉里积极争取,就是这样一次非常规出牌,让她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

大选结束了,8 年后她再一次败选,有媒体评论这是一个强势女人的悲剧,也有媒体称“她不是一个人”,这是自上世纪 60 年代起美国妇女解放运动发展形成的不可逆的潮流。对我来讲,谈不上喜欢希拉里这个人,但我仍然很肯定她的能力以及对女性带来的震撼和影响,平心而论,这是美国选举史上最闪耀的一抹粉色。

抛却胜负,抛却竞技,抛却褒贬,也不带任何政治倾向的,姑娘们可以向希拉里学习如何面对失败,如何保持自信,如何追求梦想。做这样的女性,也挺好的,你说呢?

(图片来自:gracehelmer.co.uk/

最后用希拉里败选演讲中送给女孩们的话来结束吧:致观看我此时演讲的女孩子们,永远不要质疑你是有价值的,有能力的,你应该得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每一次尝试和每一个机会。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ThoughtWorks二三人

前几天和母校的老师谈推荐毕业生加入公司的事情。

“有几个女生,平时表现不错,你们单位欢迎吗?”老师问。

“太好了,非常欢迎。”我说。

“一般的科技公司在招收女技术人员时都很谨慎,你们不也是科技公司吗?”老师再一次确认可能性。

在得知我们十分欢迎女性技术人员时,老师给出了“够任性”的评价。

其实,我们的任性不仅仅体现在这方面……

1-girls

他叫陈计节

他是一枚程序员,一直对新技术充满好奇,尤其是跟.NET相关的技术。

他所在的项目使用持续集成的实践,集成一次需要很长时间,长的让提交代码的人忘记了去检查进程,这就悲催了等集成包去部署进行测试的人。他发现了这个问题,开始研究.NET平台中开源的工具,带领几个人做了一个内部产品,快速解决了这个问题。帮助提交代码的人时刻观测提交的进程,大大提高了团队交付的质量和合作效率。

2-new-software

不仅如此,他还在不断打磨这个产品,在其中加入了更复杂的统计功能,让他的产品逐渐趋于完美。这本不是他的工作范围,但他把这变成了工作的一部分。

极客的核心特征便是在技术上追求极致,他们想用最好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他们首先对新技术比较敏感,具有热情和好奇心,有很强的动手实践能力,遇到问题都想要用新技术、新工具、新方法去解决。他们不甘于现状,看哪儿都不顺眼。正所谓“手拿锤子,看哪儿都是钉子。”正是这种劲,成就了极客,也创造了极致。这是一个人,也代表了一群人,他们一边动手实践新技术新工具,同时也用工匠之心对其进行精雕细磨。

一提到工匠,很多人就会想到日本纪录片《寿司之神》里面的小野二郎,他做寿司五十年,手艺出神入化。你可能会说,“把一件事情重复一百次,我也可以做到,我天天就在写代码呀,我就是这种模式,” 不断的重复而不思考,只能说你行动过、经历过;没有突破和演进的重复,要么被机器取代,要么被淘汰,真正的工匠精神是在不断的重复中积极思考、总结经验,推陈出新,并将心注入其中。

这是ThoughtWorkers的共性。

有人说在这个时代专注做事情很难,任何专注的投入都是种任性。而ThoughtWorks,为这群大牛提供了这样的环境。他们立足于客户的真正需求,把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真正解决问题;为客户着想,不断重构,不断改进,把一件事情反复雕琢,做到尽善尽美。

他叫仝健

加入公司6年。最初是位开发人员,后来移动开发领域发展迅速,公司又缺乏相关人才,他就一头扎进去从头学起。到后来准备做咨询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想培养团队的客户。

很偶然,但他去了。 所有的阴差阳错可能都是命运使然。

后来客户的项目完结,培训却持续了下来,他在培训领域深潜至今。他发现自己很擅长做培训,很多人不知道该如何教别人。而他却总是本能的想到,“这件事我该怎么教会别人”。思考是创新的开始,深入的思考是创新的延续。

4-siwo

他组建了自己的团队,选一样有热情、善于思考的人,慢慢的,思考变成了实践和方法。 他们开始像运作学校一样开展培训,开发了系统的理论和实践课程,一点一点积累,一步一步翻新。

“那你到底是什么头衔呢?程序员,咨询师,测试工程师,需求分析人员,还是校长?”有人问他。

他想了想,感觉这并不重要。

这世上有好多种成功,王健林要“先要订一个小目标,比如挣到一个亿”,这是金钱上的成功;阿里登顶中国企业市值100强榜首,这是经营上的成功;AlphaGo在人机对弈中获得完胜,这是科技的成功;有一种成功和这些都没有关系。比如,默默无闻的耕耘,虚怀若谷的淡定,比如用你的情怀撑起你的使命。

她叫张放

公司的使命由三根柱子支撑,其中一根柱子是P3,代表社会公正。她是北京P3委员会的负责人。

刚来公司的时候,她用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签名:不是所有人的名字反过来念都是“方丈”,霸气外漏,所以很多人都记住了她,很长一段时间里,同事见了她都问,“啊,你就是那个方丈?”

她在成都入职,不久便参加了大凉山支教的活动,以前在新闻上看到过当地的一些事情,那时觉得很遥远,但是一旦进入到真实环境就会立刻被感染。她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帮助一些老师使用Office等现代化的软件去教学,这看来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对于当地人而言却是如此重要,她看到了他们需要别人帮助的那种渴望。

5-teach

从此,她心甘情愿做起了志愿者,用毅力和坚持打造P3的活动。 其实,她真正的身份是程序员。所有P3的工作都是她用自己业余时间打理的。 是固执,也是坚持;是助人,也是任性。

“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事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你会感觉到自由和快乐,”她说。

她让人意识到,每个人都应该保有一些情怀。在工作之外,我们同样可以产生价值,尽管这份价值无法衡量,甚至不会被人意识到。但它对于个人而言却至关重要,它塑造了一个人的肌骨,开拓了她的眼界,在获得成长的同时,也让社会更加美好。

有自由、有快乐、有成就、也有任性,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记得有一次听同事做分享:

“如果你不做程序员了,你会干什么?”

他说,“我会开一个鱼塘。”

“开鱼塘干什么?”

“可以在鱼塘旁边写代码。”

这段对话引来掌声一片。 这是我听到的最有情怀的想法,也是最任性的选择了。 每每听到这样一些故事,我都会想到电影《疯狂动物城》里面的一句话:Anyone can do anything.

6-anyone-can-do-anything

就像现在的ThoughtWorks,你可以不追求完美,但你一定不能停止尝试。正是因为它是这样一个地方,所以吸引你,留住你,让我们的情怀成就你的任性。 为什么不试试呢?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