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生活的敏捷教练

ThoughtWorker们天天生活在敏捷的工作环境中,拥抱着敏捷的价值观,做着敏捷的项目,执行着敏捷的方法论,敏捷的拆卡写卡,敏捷的编码测试,敏捷的迭代,每天在公司、在客户现场都不亦乐乎。如同每一个新人入职一样,从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学习敏捷,到慢慢应用到项目中去,再到一定阶段就开始有创造性的自制敏捷实践,这正好是日本剑道学习的步骤——“守破离”啊!

科普下守破离:

  1. “守”:最初阶段须遵从老师教诲,认真练习基础,达到熟练的境界。
  2. “破”:基础熟练后,试着突破原有规范让自己得到更高层次的进化。
  3. “离”:在更高层次得到新的认识并总结,自创新招数另辟出新境界。

为应对客户不同的要求和不同的领导风格,大家一定创造出了很多独特的敏捷实践,有的跟瀑布完美结合,有的半敏捷半反敏捷,反正我们听过各种项目的吐槽和经验分享,很是有趣。今天想分享的是在工作之外如何应用敏捷实践,正如《敏捷团队的办公室设计》中所言,希望人人都可以做生活的敏捷教练。

家里的物理墙

去过很多同事家玩耍,发现都有物理墙,以我家为例,有了娃以后事物繁多,比如打疫苗、体检之类时间节点特别明确的事件,还有比如预约了装空调、修暖气、预定了机票要出去旅行等,生活如此纷繁复杂,要安排的事情太多了,又不想错过美好,那么物理墙真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把墙建在客厅很醒目的地方,让全家人都能及时看到要做的事情、正在做的事情和已经搞定的事情,并且要有owner,这也是治理家里超级懒惰女士/先生和拖延症患者的绝好办法,“诶,你看你看,我的事都done了,你的咋都在to do里啊?”

图1: 我的2016物理墙

装修与结婚

我司最近好像到了一个适婚的时候,突然很多人买房子装修结婚,事情一多不免焦头烂额,其实把这装修啊结婚啊当做项目来做就会容易很多,比如管理装修就可以整一个看板,把每个步骤都当做一个故事卡,这个故事卡有一定的点数,比如装开关得2个点,室内门从测量到安装得30个点。有些故事卡之间还可能有依赖关系,比如瓷砖贴好了才能量橱柜,比如墙刷好了才能铺木地板。有些故事卡可以分stream并行,有的只能串行。这么看来,管理装修就是管理一个项目,

下图是我的好姐们自家装修的trello看板,两人很明显是两种风格,第一个姐们是过程控制型的,第二个姐们是epic管理型的。

图2:姐们的装修trello看板

图3:姐们的trello装修看板

生孩子

我司最近除了适婚人群激增外,也到了一个生娃高峰,办公室里不少准妈妈,这可能也是一家公司的人口结构慢慢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吧,怀孕生娃是每个家庭特别重要的时期,根据医院产检的要求、根据体重和胎儿的监测,可以以周为一个迭代,大概经过40个迭代就可以顺利release了,以同事宝宝的deliver为例,以周为一个迭代,写一张卡,卡上标注周数、需要做的检查,妈咪每天的体重,身体状况,宝宝的估重,需要补的维生素钙等信息,这样很容易一目了然的监测妈咪的身体状况和宝宝的情况,也能更好的安排去医院检查、预约B超抽血之类的事情。

图4:宝宝deliver全40迭代

养孩子

带小朋友也可以用到很多敏捷的办法,比如监测小婴儿的饮食量、尿不湿的重量、睡眠状况等,都可以很好的帮助家长去调整小朋友的作息和生活规律。

图5:家宝睡眠追踪

像项目中的开发velocity,这是baby的一周睡眠时间,因为周四带出去吃饭high的比较晚,过于兴奋,睡得少。

下面是同事邱俊涛为自家心心宝贝做的换尿布和睡眠时间记录(图表绘制方式可参考《一张漂亮的可视化图表背后》),不断迭代,和宝宝一起适应新世界,换尿布的时间越来越规律平均。

图6:邱俊涛家宝换尿布图谱

图7:邱俊涛家宝睡眠图谱

重构

作为一个非技术型BA,我对重构这事仅限于每天听到devs说太冗余了、要重构、要抽象、要组件化等这种浅薄的认知。第一次发现重构就在身边,是CTO徐昊手工制吉他,原来吉他有那么多细小的步骤,原来手工吉他不能够被量产是因为太多步骤和环节中人工干预的成分过重,导致了结果不能标准化,徐昊在很多步骤中像对待代码一样开启了重构模式,把很多环节组件化,这样加快了手工制作的速度和整个琴的质量。其实生活中很多小事都可以组件化,都可以重构,比如洗衣服的流程,脑补一下现在放荡不羁的年轻人可能是衣服乱丢,然后有一天发现没衣服穿了,统统丢进洗衣服洗完晾晒,要的时候在一件一件收下来穿。那么重构下洗衣服的流程,洗衣机旁边放一个脏衣篮,这样家里就相对整洁些,定期洗衣服,洗好晾晒后,把蒸汽熨斗也放在洗衣服旁边,顺手就熨烫好了,收起挂起,这样的暖男/暖妹,快来给我司妹子/汉子们来一打!

大家不妨回家观察下自己或父母的生活小事,处处都可以进行重构,进行优化,改动一点点,生活质量提高一大截!

家庭Retro

中国传统家庭很难开口讲出“你这样做不对”,“对不起”,“我爱你”之类的直白表达,尤其面对比较传统的家长或者很大男子主义的家庭成员,虽说家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但各位敏捷教练也可以试试用自己的facilitate技巧化解各种危机。家庭retro就是个不错的方法,定期在家庭成员之间进行retro,可以贴纸条,也可以大家吐槽倾诉,专人记录,但一定要可视化出来,让大家记得自己刚说过的事实,才能找到最终的解决方案。比如婆媳关系,婆婆觉得自己都是为了儿子好,媳妇觉得自己很委屈,让双方一起倾诉下,或者默默的写sticker上,贴起来,由男主来完成整个retro,帮助家庭解决问题,发现每个人的出发点和闪光点,最终找到大家各自的分工和职责,不可越界,不互相干涉等等。

新的一年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想必每个人在年初时都做过展望与总结,新年已经到来,想必每个人都会做一下自我的2017总结和2018展望,不妨试试敏捷的方法,也为整个家庭做一次总结和规划,把那些年不好意思说出的话讲出来,把那些不愿意面对的矛盾和神情都收拾出来。该迭代的迭代,该重构的重构,该retro的retro,敏捷一点点,做生活的敏捷教练。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浪潮不停,在蜂群中感受“去中心化”

两年前有幸加入了ThoughtWorks这个十分扁平化的组织,后来随着人越来越多,团队分散开来,大家开始觉得组织文化被冲淡,逐渐呈现出自组织文化去中心化的趋势。这一特点也随着创业公司的蓬勃发展、谷歌文化的传播、Work From Home等理念变得越来越常见。

“Decentralization 去中心化”是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形成的社会化关系形态和内容产生形态,是相对于“中心化”而言的新型网络内容生产过程。形象点讲,是社会化关系形态和内容产生形态从一对多变成多对多,复杂网络中节点与节点之间的影响不再是单一关系,而是会通过网络形成非线性因果关系。这种开放式、扁平化、平等性的系统现象或结构,我们称之为”去中心化”。

distributed

“去中心化”是从什么时候来到我们身边的呢?举个例子,十几年前我们的互联网仅限于各类门户网站,内容是由特定人群(比如网编)产生并传播的,显示器前的你只能默默看看新闻,路边撸串的时候顺便跟好基友骂骂咧咧两句,后来不仅有新闻还有八卦,还可以在底下留言评价了,再之后以芙蓉姐姐为首的中国新生代网红异军突起,从此自媒体一发不可收拾,每个人都可以成名15分钟,每个人都可以是世界的中心,再也没有谁去统治我们获得信息的来源,当每个人都是信息源时,去中心化正悄悄来到普通老百姓的身边。

从我们熟悉的企业级SAAS/PAAS/IAAS说起,早年的时候很多公司都有自己专属服务器和机房,随着网络拓扑结构的发展,分散在各个角落的机房服务器演变为城市数据中心。吵吵了10年的云计算让这些城市数据中心渐渐淡出视线,取而代之的是私有云、公有云、阿里云、亚马逊aws、微软azure等,每个创业公司都可以租用服务器,也可以在自家后院架设一台嗡嗡作响的服务器,这些并存的局面使得扁平的互联网去中心化,让存储和运算遍布全宇宙,过几年看Space X能不能在火星上整个云数据中心啥的。

centralized-or-decentralized

在企业管理领域,从古时候小作坊管理和奴役式管理到工业革命时期的资产阶级工厂管理,近百年的现代工业严格组织架构分工协作和现代企业科学管理,直到现在互联网转型时期的数字化数据化企业管理,企业管理的对象从60后、70后变成了80后、90后,甚至95后已经出来后浪推前浪了,这些年轻的互联网时代原住民自身携带开放式、扁平化的使命来督促着企业完成去中心化的变革。曾经企业面对70、80后的管理是基于上世纪流行的巴纳德.西蒙《现代管理理论》,而面向追求自我、追求自由的新生代,企业管理3.0真正把现代自组织团队和敏捷精益管理的去中心化等管理体系推上历史舞台。

70-80-90

management-3.0

在20多年前Kevin Kelly的《失控》里,通过生物学来解释未来网络时代的去中心化,其中的“蜂群思维”跟现代互联网类似,蜂群思维是能同时进行感知和记忆的分布式内存,是由许多独立的单元高度连接而成的一个活系统,具有典型的自适应性特征。蜂群思维超越了它们的个体小蜜蜂思维。没有一只蜜蜂老大控制它们,但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从大量看似愚钝的成员中涌现出来的手,控制着整个群体。它的神奇还在于,量变引起质变。要想从单只蜜蜂的机体过渡到集群机体,只要增加蜜蜂的数量,使大量蜜蜂聚集在一起,使它们能够相互交流。等到某一阶段,当复杂度达到某一程度时,“集群”的大手就会从蜜蜂中涌现出来。蜜蜂的固有属性就蕴含了集群,蕴含了这种神奇。

swarm-theory

蜂群思维的主要特征就是:没有强制的中心控制,次级单位高度自治,单位之间高度连接,并且点对点的影响通过网络形成并非线性关系。蜂群思维还表现在深海里的鱼群、分工缜密的地下白蚁群、鸟类和非洲动物的迁徙过程中。可以把它们看作人类社会的自己,我们每个个体都是独立且不受他人绝对控制的,没有一个地球终极大领导指挥我们干这干那,但是在道德法律等无形的约束下,人类历史的车轮总是在去中心化的动态平衡中不断向前翻滚着。

fish-and-goose

在去中心化的思想里,有一种解释说只要有中心化存在,就可能被去中心化。我们身边就有个简单粗暴的例子,前些天西安出租车司机因为uber和滴滴等打车软件罢工,貌似无知且不懂变革的人更容易愤怒,出租车公司和司机曾经是中心化的,城市的士市场他们说了算,然而共享经济的春风取缔了他们作为城市公共交通的哥的中心化,打破了垄断,让千家万户闲置的车子变成更廉价舒适的出租车。

《人类简史》的作者认为人类的发展是分久必合,我个人观点是人类历史的方向就一直处于中心化->去中心化的周而复始过程中,盗用尤瓦尔·赫拉利的部分观点,如果用一种间谍卫星的高度去观察人类宗教和文化,看看几个世纪,我们看到规模小而简单的各种文化逐渐融入较大、较复杂的文明中,于是世界上大型文化数量逐渐减少,当然规模和复杂程度日益激增。从微观层面看,每次几个小文化融合成大型文化的时候,也有大型文化的破碎解离。比如基督教,即便信徒数亿计,还是分裂成无数教派;拉丁语系最早只流通于中西欧,最后转化成各地方言,甚至各国语言。而对于几千年的跨度,金钱、帝国和宗教,让人类历史在近些年呈现了全球一体化的趋势。去中心化历史的趋势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中心化->去中心化->中心化->去中心化的不断循环。

脑洞略大,回到话题,去中心化后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呢?我们来到了“后工业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代表了去中心化、去标准化、低规模化、低成本化。去中心化,在未来,公司这种存在了几百年的人类经济协作形式可能就不存在了,也没有办公室了,我们的同事在天涯海角,我们彼此也许不认识,但只要有共同的使命去完成一项工作就OK。去中心化,银行这种及其中心化的金融形式说不定以后也不流行了,人们处处消费都不用现金也不刷银行卡,取而代之的是去中心化后的社交货币或者刷信誉了(感觉有点像以色列公社)。以上纯属yy,若不小心实现了,请后代子孙记得烧香哇~

pay

参考文献:

  1. 凯文.凯利 《失控》
  2. 尤瓦尔·赫拉利 《人类简史》
  3. Jurgen Appelo 《Management 3.0: Leading Agile Developers, Developing Agile Leader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