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ughtWorks的Professional Service职业发展|MD脑洞

一年一度的Review又来了,咱们趁这个机会聊聊PS(研发人员)的职业发展。都说ThoughtWorks是一个相对扁平的组织,不过扁平组织给大家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职业成长路径很模糊,而且似乎升职的空间有限。

升值vs升职。这两者都很有价值,不过我们更看重前者。这里的升值指的是市场价值。我们希望ThoughtWorker在公司的经历不仅仅是一个为社会、客户和公司创造价值、产生影响的过程,同时是一个不断提升自身市场价值的旅程。升职有时候是对某种升值的验证,虽然并不总是如此。

不可否认,市场上仍然有不少规模巨大的组织,依靠数十级的层级结构来维系运营的执行效率,并为个人提供职业发展的方向和阶段性的认可。但是,越来越多的组织开始将决策点不断推向业务前沿,以面对正变化日趋快速的市场、更新愈加急速的知识。跟过去不同,一个合格的一线团队领导人,除了专业能力外,还被要求具备更加全面的业务能力。

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一线Lead承担独立面对客户的角色,他们需要引导专业背景和角色立场各异的客户高管在一起完成项目工作坊;需要在复杂的客户组织中捭阖纵横,达成推动变革的目的;需要带领团队完成对业务战略至关重要的项目,同时帮助团队成员提升能力,拓宽他们的发展空间。

这些经历都将助力他们形成独当一面的能力。当我们的同事从公司离开,公司的经历也让他们迈上新的台阶,他们的新角色有技术VP、技术总监、CTO,还有总经理。在海外,这样的例子更多。

如何升值?这就说到了ThoughtWorker的成长。一个人的成长主要在于两个方面:

前者容易理解,基本就是在专业领域提出问题、搞定问题的能力。后者大家可能比较陌生,社交能力比较复杂也难以评估,人们平时常用“情商”一词笼统概括,包括了认知、行为、情绪等各方面能力,甚至还有动机、价值观等因素。社交胜任力跟人的家庭、社会成长背景,以及经验和成熟度密切相关,通常不是一朝一夕能有所改变的。

除了自身持续强烈的学习和成长欲望外,这两个胜任力的成长都需要经验的滋养。经验来自于时间和机会。就我个人而言,ThoughtWorks对我个人成长最大的帮助来自两个方面。前四五年是不同类型的工作机会,让我在专业和社会胜任力上打下了一个还不错的基础,而后面几年则给我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我能够发挥自己的能力和伙伴们一起去推动和成就一些事情。加入ThoughtWorks之前我换工作还挺频繁的(可能跟现在的年轻人比还有差距),目的就是希望让自己能够尝试些更多不同的经历。加入公司之后,先是在办公室里做了两年的海外市场交付。然后在外面飘了两年,出入各地汉庭,在不同客户那里做咨询。后来因为原来的运营负责人转去英国任职,被公司从客户现场召回公司做人员项目安排和运营相关的工作。跟冲在一线时相比,这一年多蹲在办公室的经历,让我从另外的视角对公司业务产生了很多不同的了解。随着国内市场优先级的提高,我又领命去推动国内市场开拓的战略,直到郭晓去总部当全球CEO。

我的那本《精益软件度量》就是在那个时候写的,当时还指望成为中国的Jim Highsmith呢,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没戏了。最近两年全力投入在ThoughtWorks中国特别是国内市场的发展当中。坦白来讲,跟其它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相比,ThoughtWorks的区域领导者得到的授权之大是非常少见的。我们能够发挥自己的能力推动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也因此获得了更多的锻炼和成长。不同的路径,却有些类似的经历也可以从夏洁的《十年》一文中看到。

由此可见,ThoughtWorks在职业发展上关注的是平台和机会,而不像很多公司说的通道。当评估是否适合自己的职业发展时,平台是可以根据公司的业务和组织看到的,机会则有着很大的随机性。不过虽说有不确定,东方不亮西方亮,老话说得好,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留着的。在我们这样一个快速变化和发展的组织里,组织创新和业务创新将持续发生,总会有些机会浮现出来,落到准备好离开舒适区,愿意付出额外努力的人身上。为了提供一些组织的上下文,我在下图大致整理了一些已经可以看到的发展机会。

图中的BUx是承担业务目标的团队,现在我们的成熟业务单元包括海外和国内交付,以及咨询团队。我们还在孵化和培育正在成长的业务,比如应用和基础设施管理业务团队,数据和智能业务团队, 还有那些未来浮现出来的业务线。

除了业务单元以外,社区(Community)是一些专业能力团队,比如UX。这些团队是以Community of practice的方式组织,在特定领域共同提升技能,创造知识,发挥影响力。

我们可以看到。由于业务类型和复杂度的增加,公司内部出现了不同类型的职业发展机会,而不同的服务模式对胜任力也提出了各种不同的要求。跟以往相比,这种要求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是专业化能力向纵深发展。扁平组织倾向于产生通才而不是专才,因此在ThoughtWorks我们特别强调个人和团队应该发展多面手的能力。但是我们如果希望能在专业上征服客户,赢得社区和行业的尊重,就需要在多个领域拥有定义问题,解决方案,实施执行三个层面的能力。这需要精深的知识,长期的积累和刻苦的专研。

于是我们根据业务模式和所需能力模型的差异,建立了不同的业务线,建立相应的专注、专业的团队,同时也是希望给同事们在成长方向上有不同的选择。这样ThoughtWorker们不仅可以在自己的优势领域和团队持续发展,还可以在BU(业务部门)之间轮转,获取不同类型的能力和阅历,拓展视野和发展空间。

其二是带领一个团队开拓新局面的能力。工程师文化似乎给人的一个暗示——不鼓励大家当领导。然而从公司角度却面临一个两难的境地:一方面缺乏团队和运营管理方面的资深人才,另一方面似乎不少人却又看不到自身发展的机会。

事实上,工程师文化并不与鼓励leadership相矛盾。如果看过《Show Stopper》里的 David Cutler,这位缔造了DEC VMS和Windows NT的传奇程序员,推动Windows NT成为那个时代最具竞争力的操作系统,这个过程中展现了惊人的领导力。他在2012年以70岁高龄仍在Azure云和Xbox一线贡献代码。

我们很多同事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已经有了领导力的要求,因而缺乏意愿和能力通过发挥他人的能力和努力创造更大的价值,也还没有意识到培养别人,特别是培养自己的第二梯队。发挥团队的力量,丰富对公司发展至关重要的人才池,其实对于自己在发展路径上走到下一步至关重要,不管你是打算进入下一个关键角色,还是摆脱当前其实不是自己兴趣所在的角色。我们希望有更多的Leader出现,为自己、业务和公司打开一个新局面。https://insights.thoughtworks.cn/wp-content/uploads/2018/10/ps职业发展-2.jpg 最后,我们也都知道,当我们的组织成长,规模扩大的时候,我们的结构也在扩大。那么我们的组织形式将向何方演进呢?我们可以往更多层级的树状方向发展,也可以建立网状的内部市场,朝着小单元、小部落的方向发展。什么是合理优化的组织结构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我个人的判断是,我们最后采取的发展方向将很可能是一个混合的结构。这意味我们将会产生一系列有一定自主能力的小型组织,而且这些组织也会随着业务的发展可能会合并或拆分。但从运作机制来讲,全局优化胜过局部优化,公司使命胜过经济驱动,这两条基本的考虑使得这些组织之间的关系跟完全靠经济和市场机制协调的组织不同,比如现在沸沸扬扬的海尔新组织策略(参见:海尔式大跃进:组织创新的陷阱)。

公司会在能力建设和发展方面进一步探索有效的方式,为大家提供支持,也会继续发展多个差异化的业务模式和业务线团队,让大家能够有机会选择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希望大家在这个演进过程中抓住机会,找到自己的空间。同时,也想问问大家,在追求个人发展和公司平台/机会对接时,大家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和挑战是什么?

最后,我在不少问题上也希望听听大家的意见。

MD心声

  • 在我们的组织里有时候缺乏直接、稳定的boss,谁对我负责,谁来支持每个TWer的成长?
  • 缺乏明确的管理和责任链条,服务质量经常因人而异缺乏一致性,怎么破?
  • 我们对每个人角色定义很模糊,这带来对个人期望的模糊性。那么做到什么是好的,什么情况是不够好的,这之间的差别有很多争论的空间?怎么办?
Share

后退的智慧

前几年有一本名为《向前一步》的书很畅销,来自Facebook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书中分享了很多自己的故事,她鼓励广大女性在职场中向前一步,和男性一样勇敢发声,勇于争取属于自己的机会。

尽管这本书当时很轰动,身边也有无数人推荐,但那时的我读完之后,并没有在脑海留下深刻的印象。最近又重读了一次,感受完全不一样,时过境迁,不禁感叹,能不能读懂一本书,很多时候在于我们有没有与之相配的阅历。

几年的时间里,我的工作内容变换过许多次,也多了一个母亲的身份,真正开始过起了需要平衡工作和家庭的日子,期间有过焦虑、迷茫和不确定,带着这些阅历重读桑德伯格的《向前一步》,突然觉得尽管名字是“向前一步”,但字里行间表达的更多是后退的智慧。

结合自己的经历,分享一些我的收获和反思。

01 有时候后退是为了毫无遗憾的向前行

产假,对很多女性来讲可能是个既爱又恨的词,它既代表着你可以暂时性的远离职场,名正言顺的休息(尽管现实大多是更抓狂),也意味着回归后你面对的可能是天翻地覆,有的人甚至还因此失去了回归的机会。

休产假前,我收到同事写的一封信,同事在前公司已经做到高层,管理几百人的团队,但在休产假期间,她的部门被解散,尽管只休了一个月,却因此失去了自己的位置,不得不到处出差,哪里需要就支持哪里,最终因无法持续那种飘飘荡荡的日子,最终选择了离开职场,回归家庭,这一中断就是几年的时间,期间做过自由职业者,白天照顾娃,晚上忙自己的工作,辛苦可想而知。

同事以过来人的身份给我建议,休产假意味着很大的不确定,所以一定要为产假归来做好准备,或者找好机会,或者休假之前先为自己挖好一个适合的坑,字里行间满是谆谆劝诫,那是一位母亲同时也是一位知心同事的良苦用心。

我生孩子前夕,一直坚持在工作岗位直到即将临盆,有同事开玩笑说我可能会把孩子生在公司的地板上,清楚的记得生之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那是个周五,在晚上八点多关灯的那一刻,我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办公区,手指碰到开关的一刹那,突然有种预感——我下周来不了了。

果然,第二天我就发动了。

生完后第四天我就开始查阅邮件,也时刻关注微信工作群里的动态,现在想来,那是一种不安和顾虑,担心自己被职场疏离,担心回归后再也没有了安全感。

我努力和工作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但也终于在第二个月的时候因为各种忙乱而只能选择母亲这一个角色。

尽管作出了这个选择,我的内心依然非常不安,在休产假前,我把工作彻底交接了出去,一是因为发展的需要,回来后我很想尝试一下新的挑战,再者,我所负责的事情不能中断,必须有人承担,至于回来后我能做什么,还是个未知。

所以,产假的很多时间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产假期间有两次回公司,各种面谈之后,等把回归后要做的事情定了下来,才开始心安。

现在想来,当初沟通过的大多数人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庆幸自己遇到了能真诚给出建议的同事,也恰好待在了一家支持女性发展的组织。

产假对大部分女性来讲,其实就是一种职业上的后退,《向前一步》这本书中,作者也提到了自己的顾虑,担心休完产假会被替代,回不到自己热爱的职位,所以在整个产假里过的兵荒马乱,有查不完的邮件,也有没完没了的电话会议,还有放不下的小孩子,整个产假她过的很崩溃,回想起来也后悔在产假里没有全心全意陪伴孩子。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和体会,她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放松了很多,也真正开始享受和两个孩子在一起的时光,因为这时候她已经不再像生完第一个孩子那般焦虑了,对于自己的组织也有了更大的信任和信心,那其实是一种底气,一种即使暂时后退或者远离,也相信自己会追赶上来的自信和底气。

再回到我自己的经历,产假回来之后,我到了新的岗位,因为产假前的工作已完全交接,产假期间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专心陪伴孩子,所以即使回来上班了,对孩子也没有遗憾,在新的岗位上,也能做到全力以赴,有时想想,暂时的后退,稍作休息,才有可能毫无遗憾往前行。

02 知道自己的容量,设定自己的边界

生完孩子之后,我开始做公司内部IT项目管理,因为对接人大都来自全球各个地区,很多的工作都发生在晚上,所以白天的时间相对从容一些。

这时候另外一件事情找到了我——组织公司内部的PM(项目经理) 社区,公司在规模扩大的同时,各业务单元的诉求也越来越多样化,在不同业务单元服务的PM,也有着不一样的挑战和发展意愿,更为重要的是,在一家学习型组织,能把相同角色的人组织起来产生知识和经验的交流和碰撞,也能够促进文化发展。

作为公司的老人,也是在社区活动方面有过经验的人,这件事情很自然找到了我,我也因为以前做过类似的事情,并且热爱社区文化,所以欣然接受。

很多时候,人往往会低估事情的复杂度而高估自己处理事情的能力,尤其是当多件事情一起处理的时候。

我的确知道如何组织和运作一个社区,遇到困难时也知道解决的方法和思路是什么,但是,这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

我在全球团队的工作任务起初并不平衡,忽多忽少,所以两个事情完全能应付,随着中国在全球参与度的提高,我的工作量逐步上升,以致于完全做好两份工作,成了很困难的事情。

后来,我不得不放缓了社区的节奏,一年以后,尽管社区活动还在持续,但离我最初规划的目标还有着一段距离。

两年后,我的工作内容再一次发生变化,这个社区也终于在热闹之后归于平静。

这是我一直很遗憾的事情,没有能够把它很好的运作下去,也没能发展出合适的接班人。

前一段时间,当公司一个新的机会找到我的时候,我没有多想就拒绝了,如果退回到前几年,我可能会满口答应,或者慎重思考再做决定。

拒绝新的机会,看上去是一种后退,但是如果不拒绝,新的事情进来,必然会打破我现在做事情的节奏,最后得不偿失,也或者什么都想要,最终却一事无成。

这是我自己的经验和反思。

庄子在《养生主》一章中开篇讲了这样一句话:“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大意是,我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知识是无限的,以有限的生命追求无限的知识,是要失败的。已经知道这个事实还要为之,失败是确定无疑的了。

对待机会大抵也是如此。

我想,时刻了解自己的容量,设定好边界,知道有所得有所弃,谨慎的选择,做好选择的事情,这也是一种后退的智慧。

但是,有些事,是无论如何也要去做的,比如,留一块空间给自己,保留和自己对话的权利。在近期的一档综艺节目——《幻乐之城》中,有一部名为《独木桥》的短剧让我深有感触,讲的就是伴随着成长,人认识自己、寻找自己、宽容自己和接受自己的过程。

正如嘉宾王菲在点评时所说的:能跟自己对话的人,只能是自己。

因为只有和自己对话,才能找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向往和热爱,才能在面对诸多外在诱惑和干扰时,更好的选择和舍弃,才能更懂得后退的智慧。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如何快速读Paper

自从上次介绍了去哪里找paper之后,大家问我的问题就常常变成了:如何快速阅读一篇paper并准确的提取其中有用的信息。在本文中,我将试图为大家简要解答这个问题,争取告诉大家如何在短时间内通过阅读文献的方式了解一个新的领域。

阅读一篇paper通常见的目的有四种:

  1. 面对一个新的领域,我要快速把握这个领域的研究方向和state-of-the-art方法,来给自己或者团队设计一个大致的技术方案。
  2. 这个领域我很熟悉了,我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新idea。又或者我马上要写一篇类似的文章,先上来探探路看看别人都干了什么、怎么写的;
  3. 老师/编辑非要让我读,然后给大家讲 or 给审阅意见;
  4. 睡前/早起例行关注新闻,跟刷牙时候听新闻联播没啥区别,就是看看热闹。

(​引用自​http://phdcomics.com/comics/archive.php?comicid=963)​

在一一回答以上四个问题之前,先教大家如何避开一个大坑——关于出版机构。虽然正常的人类实在是没什么必要对各种会议组织和出版机构如数家珍,按照出版社级别给paper质量排序就好像根据学校名声给学生确定刻板印象一样在公序良俗上不靠谱,但是我们关起门来说,知道哪个出版方的论文质量比较低、不太值得看确实可以给我们节省不少时间。在这里只举一个大家(包括很多科研水平不错、只是不在英语世界混的学者)常常掉进去的坑:hindawi.com。 非常高产的一个Open Access出版社,主页看上去也很是像那么回事儿,但是很抱歉,其中大部分文章都只会浪费大家的时间。

回到问题1

不妨找一个专业人士,和他大概描述一下自己的问题领域,让他发一篇survey给你。或者自己去google Scholar上自己去找那种以survey/review为题目的文章。这里我以推荐系统为例,大家直接在搜索框里面输入survey recommendation system,点击搜索,就可以得到如下​结果。​

然后挑选前面引用数目破千的来看,基本都不会有什么问题。比如说第一篇​就会给你介绍很重要的几个概念:Content-based recommendations;. Collaborative recommendations;Hybrid approaches。为你之后的论文阅读打下坚实的基础。大部分写过paper的人,包括我在内,总是默认读者知道领域内的一些基础概念的——这也是我总被人告知要说人话的原因。

找不到survey怎么办呢——要知道并不是每一个领域都有靠谱的、现成的survey可以读的。这个时候,请按照下一项的建议,通读个十几篇行业内引用数较高的文章,如果在这个阶段还读不懂也没关系,尝试着找出它们共同引用的文章,从那里开始。找到领域内高产的第一作者(排名第一的作者,常常是论文的主要贡献者)和通讯作者(排名最后但是名字上带个星号的作者,通常为业内大牛或者付钱的那个人)的主页,上去看下这个人最近在干什么,都在什么会议或期刊上,发表了什么主题的文章。

总体来说,是一个“文章-作者(以及reference的作者)-会议/期刊-文章-作者-……” 的一个大雪球,雪球越滚越大的同时,你的知识领域也会越来越丰富。

对于问题2和3

基本建议采用Waterloo大学S. Keshav的“三遍法”(以下为避免翻译不够信达雅,关键字均用英文)。笔者对三遍法基于工程师的阅读习惯做了一些修改——其实这个时候读者已经很熟悉问题背景和常用算法了,Introduction的细读相对来说就不那么重要,需要的是最快速度的十分钟了解文章大概,不过通读Introduction永远是是面对新领域或者没见过上下文的新paper时候的最优选择。

第一遍读Title、Abstract和Conclusion部分,略读Introduction,其他部分只要看章节标题和小标题就可以了。最后快速刷一遍Reference看看有没有自己看过的。这一遍大概只要十分钟,就可以对作者要解决的问题和解决方案有一个大概的把握,进而决定要不要读下去。

对于你觉得值得读的文章,第二遍读文章中的图表和方法,把看不懂的方法和参考文献都标记出来。这一遍大概要花一两个小时,你会详细的知道作者达到的效果,并且对自己的领域(比如说换个数据集或者损失函数什么的)能不能用类似的方案达到类似的效果,做出一个初步的评估。在这一遍成功结束之后,当有其他人问起,你可以大概复述出主要实现方式。

对于实在非常重要的文章,又或者是不得不认真读的文章(比如审稿),我们读第三轮。在这一轮中,往往会亲手根据作者的假设和思路进行一轮推演,发现那些作者不曾写在文章里的思路(常常也是坑),有源码的文章可以把源码搂下来试试看。没有源码的文章可以尝试着把核心部分做个小小的poc。这一遍(我个人)通常也需要带着些批判性思维去做,尽量找出可以提升或者没说清楚的地方——如果让你来做,你会怎么做?有没有看上去更好的解决方案?有哪些细节可以提升一下?

对于问题4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可以关注几个顺眼的会议列表或者各个企业的公众号。睡前一读娱乐身心,尽量不要搞到一群Reference的Reference的Reference递归看下去睡不着就好。

在最后,再给大家两个小的tips:

  1. 如果对这个领域不够熟悉,真的不要嫌弃排名靠前、引用数多的那几篇“老古董”,相信我,他们比那些2017年之后发布的好懂很多很多很多。越晚发布的,对于高新技术的依赖就越强,引用的参考文献就越是繁杂,对入门者也就越不友好。
  2. 隔行如隔山,很多时候其实你并不清楚你想要寻找的(英语)关键字是什么,比如在预测明天A区域房价的时候,如果你知道的是今天以前的房价,那么你或者应该从“time series survey”开始;而如果你知道的是房子的面积地段楼层户型,那么传统基于特征的预测有可能是你的首选。所以,一个活生生的“人工智能”专家在某些时候能帮你省好多劲儿,不要羞耻的去发问吧!看到哪篇文章实在很感兴趣,直接发信就行!

​P.S.

​分享​一个小插件。点击安装到Chrome里面可以方便随手搜索。

再分享我用的论文管理软件Mendeley​,跨平台,好管理,好标注。回头大家用的多了有疑问,我可以写个评测。​ ​

预祝大家读书愉快。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最好的样子 | 女性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帖子:女性最好的样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吸引了很多人来贡献答案,众多的答案中有一个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我不年轻了,但是仍然觉得自己在最好的样子。生活是一场马拉松,跑到后面还不泄气才是真赢家。

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答案,我自己也有深深的体会。

01 从运营管理到一线业务,开启最好的状态

18年初,我离开了中国区的管理团队,到业务的一线做了一名项目经理。

在管理团队的 6 年里,我做过人力资源管理,组建了资源协调团队,带领过内部IT项目团队,还做过全球能力变革项目的发起者和项目带头人,按照这个道路走下去,我的职业发展可能会和组织管理或者全球的某块业务相关。

但是我突然回到了一个很小的项目团队,这个决定让很多人不解,仿佛看到了一个长跑的人,已经跑出了很远,突然折返回来,回到了 6 年前的那个起点。

别人不解的背后其实是我思索很久的决定,在管理团队的最后两年里,尤其是休完产假回来后,有时候感觉自己迷茫找不到方向,有时候做起事来力不从心,尝试过一些调整后,仍然找不到持续的热情。

可能又到了做出重大改变的时候了。

如此重大的改变,最常规的做法是换个环境,换家公司,开启全新的职业发展阶段,但 6 年前的经验告诉我,既然能从一名测试工程师做人力资源总监,也可以从运营管理转做一线业务,这是一家支持变化的公司,所以我不需要换环境,所有的经验和技能都能在组织内部迁移。

和6年前不一样的是,这次我是主动出击,去找一些人聊我的想法,听取他们的建议,这也是我在这家公司待了10年多最深刻的一个收获,我们要对自己的需求负责,然后积极寻求别人的建议,和6 年前一样的是,我从别人那里得到了很多诚恳的建议和支持。

很多时候,想法有了,但离行动还会差一段距离,那距离便是决心和勇气。

年初的时候,中国区的管理团队决定做一次调整,根据新的业务形态重新规划团队结构,同时也吸纳一些新鲜血液,按照常规,有人加入,就要有人离开,听上去是一个带点伤感的决议,但在心里,我竟然有些期待。

因为这个决议能帮我鼓起勇气迈出这一步。

但我的内心是不安的,在管理团队待的 6 年多的时间里,业务领域的方法和技术迭代了好几次,业务和客户的复杂度也高了很多,我当时的担忧多于兴奋。

《少有人走的路》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勇气是,尽管你感觉害怕,但仍能迎难而上;尽管你感觉痛苦,但仍能直接面对。”

那个时候,除了往前走,我没有给自己留任何退路。

后来,在四个月的时间里,我服务过三个客户,每个客户的挑战都不一样,项目上遇到的难题,合作的同事,解决问题的方法也都不一样;四个多月的时间,我没有过一个完整的周末,瘦了很多,体重比生孩子之前还要轻(也很欣喜);四个多月的时间,我产出了38篇文章,相当于一个周两篇,大多来自于项目和工作的感悟。

有一次和同事聊天,那个时候第一个项目刚结束,我们有相同的感慨,想想项目不过持续了两个月,但回想项目开始的那天,仿佛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因为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我们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每个人也都不是项目开始时的自己了。

现在想来,自己也很庆幸当初做的那个决定,尽管一线的工作很辛苦,但我的状态很好,也充满兴奋。

02 面对现实,接受自己的力所不能及

一线的很多项目在客户现场,这也就注定了出差是常态。

有一次晚上加完班十点多,在回酒店的出租车上,有位同事分享自己的感慨:女性在职场,要想拼,一定要在生孩子之前完成,否则会有太多的牵挂和力不从心。

她是一位刚休完产假回归职场的母亲,和我们所有人一样加班、熬夜、出差。

对她的感慨,我深有体会。

第一个项目出差前,我做了一些安排,把家里的小朋友送回到了老家,项目中期赶上五一假期,所以回老家把他接回北京。

我一直记得分别一个多月后他见到我的样子,眼睛里带着点惊恐,也闪烁着兴奋,他奔向我,既想亲近又掩饰不住陌生。

把他带回北京后,我很快又出差了,因为晚上经常加班,所以几天才视频一次,先生告诉我,每次听见楼道里有响声,或者快递员敲门,他总是欢快地喊着“妈妈”去开门,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每当脑海中想起他失望的样子,心里就泛起一阵阵心酸。

人生到了这个阶段,我们有太多的责任和承诺,对工作,对家庭,甚至对社会,我们一边希望自己可以做尽可能多的事情,一边往往会为做不到事事尽善尽美而自责,愧疚,甚至灰心。

曾经和一位来自全球知名咨询公司的客户聊起女性在职场的发展,她说她所在的公司,非常重视也支持女性在职场的发展,但是一旦当了母亲,大部分女性仍然会选择离开,哪怕再喜欢那份工作,也不得不放弃,因为无法平衡的工作和家庭。

在这个男女平等还没有完全到来的社会,在职场,面对同样的工作,同样的职位,很多女性需要比男性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证明自己的能力,需要表现出更多比男性对工作的重视,来证明自己不会被家庭所拖累。

我很欣赏这样的女性,也深知她们在追求事业成功的背后必然做出了很多迫不得已的决定。

看过这样一句话:知道自己力量的界限,这本身就是一种能力,要用一生去探索。

对我来讲,错过了小朋友成长的一些瞬间,也没有办法时刻陪伴着他,但我选择做一个和他一起成长的母亲,他学习走路,学习说话,慢慢长大,我学会面对现实,尽力而为的同时,接受自己的力所不能及。

03 之所以努力,是不想让自己那么快的老去

9月份,我会再次回到学校,去读MBA学位,这意味在接下来的两年,平时忙工作,周末忙学业,那将会是很大的挑战。

我有这个想法其实已有很多年,但是一直没有去行动,有时觉得是太忙,抽不出时间准备,有时又在思考即使学业有成,会有什么价值,在日复一日的犹豫里,我错过了最好的年纪。

记得几年前和一位职场前辈聊天,具体聊什么已经记不清了,隐约还在脑海留下一些词,事业追求、人生梦想,财富自由,中年危机。

那个时候还完全不知道这些词是什么意思,也觉得离他描述的那种场景很遥远。

转眼间,似乎自己就到了那个尴尬的年纪,对家庭有承诺,对工作有责任,自我成长越来越奢侈也渐渐成为前行的瓶颈。

有时候会在夜里突然醒来,感觉自己还有好多东西不懂,好多事情未做,惊出一身冷汗。

真的有种感觉,年龄越长,自己越无知,经历的越多,想学的也就越多。

还记得MBA面试的时候,主面试官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对很多女性来说,有了孩子之后,兼顾工作与家庭已经非常困难,你已经不具备年龄优势,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选择来上学?

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他问出了很多女性在这个时期的无奈,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

我看着两鬓斑白的主面试官,他眼神凌厉,应该拿着这个问题问过很多和我经历相似的人,在他那云淡风轻的表情下已经有无数个答案了吧。

我说:以前我觉得一个人老去的标志是老成持重,沉稳避世,现在觉得是不敢让自己置身不熟悉的境地,放弃了学习,我只是不想让自己那么快的老去。

面试通过后,又顺利通过了笔试,等我真正接触到我的那批准同学,才发现,和我经历相似的女性不在少数。

我为能结识她们加入她们而欣喜。

前几天有同学在群里提问:我们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

很多同学出来分享自己的想法,有位同学说,人生一切努力的价值,就是为了成为美好的一部分。

颇有感触,我们之所以不停努力,或许就是为了发现美好,并且不遗余力的让自己成为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部分。


最近在看吴军的《见识》,里面提到牛津大学圣埃德蒙(13世纪的坎特伯雷大主教)的一句话:“ Study as if you were to live forever, live as if you were to die tomorrow”,翻译成中文也许是“终身学习,向死而生”。

作为女性,如何保持最好的样子,这算是另外一种诠释了。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学会拒绝

“我的不幸,在于我缺乏拒绝的能力,我害怕一旦拒绝别人,便会在彼此心里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痕。”

《人间失格》里的这句话,道出了许多人的无奈,尤其是不喜欢冲突、爱好和谐的女性。

拒绝是一种能力

2009年我在新加坡做项目,那是第一次在热带环境下工作生活,一边是眼花缭乱的异域特色让我很兴奋,另一边因为水土不服,我也吃尽苦头。

过敏,满脸红肿,长满了红斑,严重时嘴巴肿的像香肠,红斑流脓,时而疼时而痒。

项目一期持续了六个月,回到北京后看过很多医生,诊断结果都是过敏,但是一直查不到过敏原,医生的建议是先待在北京,远离可能导致我过敏的异域的一切,包括食物、空气和水,等待症状消失,慢慢康复。

但是,一个月不到,项目二期就启动了,项目负责人找到我希望我继续支持项目,当时的我职场经验不多,只想着我的角色或许非常关键,服从安排的话也能给别人减少麻烦,所以就答应了,尽管那个时候我的过敏才刚好转,是恢复的关键时期。

但我心存侥幸,以为出差后过敏反应不会恶化。

后来,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到达坡国的第三天,有人在隔着我好几米的距离切芒果,那个味道刺激到我的眼泪鼻涕一起流,止也止不住。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脸上过敏处流出的脓水变干,已经糊住了眼睛和嘴巴,赶紧打车去了医院,医生终于查出我的过敏原是芒果,如果前一天我吃了芒果,后果会更严重。

就这样,我在战战兢兢里做完了二期项目,而我的过敏也断断续续的,直到两年后才彻底痊愈。

现在想来,当时我的确高估了自己对项目的重要性,让身体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甚至危险,如果我和项目负责人讲明原因,尝试着拒绝那个机会,结果也不会太遭。

只是我当时不懂拒绝,也不知道拒绝也是一种能力。

诚实是拒绝的唯一退路

随着职业经验的增长,我后来知道有时候我们需要拒绝不喜欢的安排,拒绝不擅长的事情,甚至拒绝不合适的机会。但的确会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和理由去拒绝。

在结束为期两年的公司IT部门的工作后,我很想回到业务团队做一些靠近客户的事情,想再一次挑战变化,也挑战一下自己。

我试着把自己的诉求表达出来,但是团队负责人给我提供了新的可能,期望我仍然留下来。

我委婉的say no,他又换了一个机会。

我再拒绝,他还在努力。

我一边迫切地想离开,他一边真诚的在挽留。

这是个全球团队,他们信任我,认可我,也支持我,我们一直合作的很好,本来开口提出离开这件事情对我来讲已经非常为难,在我拒绝了几次之后,顿感压力倍增。

我在心里又找了一些理由,想做客户管理,想换个领域,想学习一样新技能,想换一种工作方式,这些都曾是我想拿来拒绝对方诚意的理由,但最终都被我一一放弃。

最后,我跟这个团队负责人说,我可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我为什么想离开团队,我只是觉得自己没有持续的热情了,与其说我是想去做其它具体的事情,不如说我就是想尝试一下改变而已。

说完话,我沉默了,对方也沉默,我以为我会因此伤害一个人,伤害一个真诚挽留我的团队。

但是,沉默之后,对方真诚的祝福我,他说,诚实就是最好的理由。

隔着屏幕,我有一种想拥抱自己战友的冲动。

其实,不仅仅是工作,我们在生活中也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时刻,面对朋友,亲人,爱人,一边是对方的诚意,一边是自己真实的内心,如果不能一致的话,拒绝有时候就成了伤害感情的事情。

没有理由拒绝的时候,那就选择听从内心的声音吧。

不仅是拒绝,还有共赢

随着拒绝别人次数的增多,竟然也不觉得拒绝是多么为难的事情。大多数时候虽然拒绝了别人,也并没有像以前担心的那样,破坏了关系,反而觉得自己自由度大了很多。

但我也非常清楚,拒绝存在风险,而且很可能要付出代价。

记得有一次,团队做了一次非常失败的showcase(项目成果展示),客户变得非常紧张,那个会议从下午开到晚上,团队所有人也都筋疲力尽,但是仍然有一堆遗留问题。

客户要求第二天清晨继续讨论。

我是想拒绝的,因为我的团队为了准备那个showcase,前一天晚上基本没有睡觉,所有人都需要好好休息,参加不了第二天清晨的会议。

这是个难题,我们刚刚经历了不成功的showcase,客户对团队是信任还是怀疑,我们还拿不准。拒绝客户的要求吧,可能会让客户失望,对团队产生意见,破坏客户关系。不拒绝客户吧,对团队没人性,疲惫不堪,反而影响士气和工作的热情。

我选择了前者。

但我给客户提供了另外一种方案,既然都到那么晚了,干脆再花点时间讨论完,因为讨论的那些事情都是高优先级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拖延到第二天,如果当天能讨论完,不但客户能放心一些,所有人也都能安心睡个好觉。

客户接受了,那天晚上,客户和我们战斗到很晚,我们完成了所有的讨论,所以每个人都睡的很香。

拒绝不是零和的游戏,拒绝前如果我们能试着站在对方立场上考虑,让拒绝变成对方收获、我们受益的事情,那拒绝就成了一种成熟的能力。

从不懂拒绝,不会拒绝,到双方共赢,这是我的经历,也可能是大部分女性成长的一个过程。

你尝试过拒绝别人吗?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