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ughtWorks的同侪压力

规模的增长是否一定意味着对追求卓越的妥协?是否一定意味着文化和能力的稀释?我认为不是这样。我们的敌人不是增长,我们的敌人是平庸。以前我在《ThoughtWorks的格调》里说过,“格调的诞生在于对平庸现实的抗争”。这种抗争的驱动力量既来自ThoughtWorker自我。同时,就像《格调》那篇文章强调的那样,这个驱动力还来自ThoughtWorks的这个环境,也就是同侪压力(Peer Pressure)。

浅谈敏捷离岸团队沟通

由于种种原因,我们不免会遇到跨文化、跨时区的离岸团队。当“坐在一起”的舒适圈被打破后,很多问题则接踵而来:“见都没见过的团队成员怎么建立信任?”、“人都找不到怎么高效沟通?”、“时区空间不一致怎么组织工作坊?”经历了一个离岸团队的从无到有,淌过了大大小小的坑,笔者将所见所得整理成本文,希望能对同样纠结于此的同行们有一点点裨益。

微服务下使用GraphQL构建BFF

微服务架构,这个在几年前还算比较前卫的技术在如今遍地开花。得益于开源社区的支持,我们可以轻松地利用 Spring Cloud 以及 Docker 容器化快速搭建一个微服务架构的原型。不管是成熟的互联网公司、创业公司还是个人开发者,对于微服务架构的接纳程度都相当高,微服务架构的广泛应用也自然促进了技术本身更好的发展以及更多的实践。本文将结合项目实践,剖析在微服务的背景下,如何通过前后端分离的方式开发移动应用。

ThoughtWorks的格调 | MD脑洞

最近有几个问题经常被问到。

我们的业务模式似乎跟很多外包公司很像,那咱们能做出什么不同?

进公司三五年,好像什么项目都做过了,还有啥事情值得做呢?

做服务的公司收入是跟人员规模相关,再努力又能挣多少钱?

我觉得这些问题最终归结到了一个问题——格调。就是作为一家公司,ThoughtWorks的格调在哪里?作为ThoughtWorker,我们的格调在哪里?我认为,格调的诞生在于对平庸现实的抗争,说白了就是老外常挂在嘴上的 – make dif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