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年

08年,我刚加入公司的时候,被告知在公司工作十年以上就有资格享受12周的年资假。当时并没有觉得这个福利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毕竟太过遥远。

可似乎转眼间,十年就这样悄无声息走到了面前。

十年中,我的角色发生过很多次变化,刚入职的时候是QA(质量保证分析师) ,后来做项目管理,之后因为意想不到的机会转职做People Lead(人力资源总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我在转型的路上越走越远。十年来,我尝试过的角色不少于五个,技术、人力、运营、软件交付、咨询,还不包括兼职做下来了社区创立者、全球创新项目负责人以及培训师。

回首过去的十年,每一次转型都有很大的跨度,也正是因为这些跨度让我这十年很丰富。

有一位前辈曾经和我说过:这家公司给不了你一个看得到的未来,但过程中的未知和不确定会让你终身难忘。

我用十年的时间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作为一个喜欢做梦,热爱思考,经常发呆也乐于自省的职场女性,有一些关于职场和成长的感悟,想掏心掏肺和大家分享。

1 从软件测试到人力资源总监,经历了什么

当初来ThoughtWorks是因为猎头的推荐,真正让我下定决心加入是因为ThoughtWorks践行的自动化测试,当时我预见自己会在测试领域摸爬滚打好多年,甚至想着测试将会是自己专注一生的领域,因为业内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新工具、新观点让我一直很兴奋,不断涌现的市场需求也给我带来安全感,当时身边也有一些牛人指路,让我看到了上升空间,所以那时候我的志向差不多就是做测试界的百科全书。

但是在我加入三年后,突然有一天,我的Sponsor(导师)过来找我,说有一个机会,问我愿不愿意尝试中国区 People Lead(人力资源总监)这个职位。

当时这个职位已经空缺几个月了,前任离职后,中国区花了很长时间去招聘,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

ThoughtWorks特殊的文化决定了对这个角色的要求和普通的人力资源总监不一样,这是一家专业技术公司,绝大多数的员工都是技术人员,作为人力资源总监,只有充分了解技术人员,了解他们的工作,能听懂并且理解他们讲的故事,才能真正发挥同理心,更好的关注到他们,给他们提供帮助并且支持他们的发展。

中国区决定在内部寻找,而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被识别出的候选人。

我当时很惊讶,完全没有做好准备,这个转型是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事情。

但是有很多同事过来找我,告诉我他们的想法。

有人和我说,机会不错,能学到很多东西;

有人和我说,在这个职位上能和更多视野高的人合作,成长快;

有人和我说,试一下吧,失败了可以重来,年轻有什么可怕的;

还有人和我说,这是ThoughtWorks的风格,鼓励每个人挑战意料之外的事情。

真正影响我做决定的是这句话:多年以后,你可能不会后悔自己做过什么,但是你可能会后悔自己没有做过什么。

总之,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放弃。

直到现在,我还是很喜欢ThoughtWorks保留下来的这种文化,有时看似是一个人的事情,但会有很多人过来提供建议,他们不会干预你的决定,但是他们会毫无保留的和你分享他们的想法。

他们所有的人都鼓励你勇敢,尝试新的事情,他们容忍失败,认可每个人突破自己。

很多年以后,我发现自己成长最快的时候都是从做大胆决定那一刻开始的。

在新的岗位上,我接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员工销假,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来是怀着为人民服务的理想踏上岗位的,但上岗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做“恶人”,赤裸裸“剥夺”员工的利益,“剥夺”以前和我紧密合作的同事的利益。

那时候公司的规模开始增长,但是各种制度还不健全,有的制度还成了公司发展的硬伤,比如休假制度,以前的规定是员工可以无限期延长自己的年假,有的老员工累积的年假已经超过50天,这在财务上是一种负债,对于一家专业服务公司来讲,这种负债越大,公司运营的风险就越高。

当时中国区还不盈利,一直是全球的投资在支持,所以即使销掉员工的一部分假期,也没有办法按照百分百的比例给予补偿。对于假期累计很多天的同事来讲,这是难以接受的事情,包括我自己。

在职场上,甚至在人生的某些个阶段,你可能都有机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理性告诉你这样去做,但是情感上你说服不了自己,或者站在一个立场上你是在做正确的事情,但换个角度你就罪大恶极,这种问题没有答案,考验你的是如何在获得他人理解的基础上解决问题。

骨头非常硬,但还是要啃。

我和所有受影响的同事一对一沟通,解释上下文,解释为什么做这个决定,倾听他们的抱怨,接纳他们的情绪,有一位老外同事在我面前拍了桌子,指着我的鼻子发泄他的愤怒。

那段时间,每个晚上我都失眠,感觉自己站到了喜欢的那些人的对立面。

那时候,我想到了放弃或者离职,但我上岗不过才一个星期。

后来想想,那其实就是不舒适区,突然跳进去,没有半点过渡,我由一个关注事情的人突然变成要关注人,有太多的技能我需要学习,沟通能力,影响力,自我管理等都需要提升。

没有办法的话,死扛着也会有转机。

我完成了所有的谈话,也完成了设定的目标,这中间有些人让我很感动,他们理解这个决定也非常配合我推进这件事情,我知道他们是基于对我的信任。

后来,那个老外过来和我道歉,在他理解了之后,还帮我推动了一些事情。

那件事情结束之后,我就开启了疯狂补课的模式,学习人力资源的系统知识,做各种主题阅读,参加研讨会学习行业经验,考取了人力资源从业资格证,我还给在校大学生做了一百个小时以上的职业咨询,在几个人力资源平台做签约作者。

真正到了一年以后,我才敢和别人说,我是人力资源从业者,尽管那个时候我仍然在不舒适区,因为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我也还有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

但时间是不等人的,新的机会总是会在你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出现了。

2 再一次归零,失败了会怎样

2013 年,公司在全球的领导团队发生结构调整,时任中国区MD(中国区总经理)的郭晓调任全球CEO,中国区的其他运营角色也随之发生变动,我由People Lead 岗位转为PSM(专业服务资源管理)。

这是一个为所有项目匹配资源的角色,前提是要对中国区所有的专业人员和客户项目有充分的了解。

项目匹配的复杂度之高是难以想象的,因为项目的需求各不一样,客户领域不一样,工作地点不一样,周期和起始时间不仅不一样还不断动态调整,相应的,在人员的分配上,不但要考虑每个人的技能,还要考虑机会是否符合个人发展意愿,是否需要出差协调家庭。

归根结底,这份工作协调的是供求关系,困难的是供和求都在动态调整。

不仅如此,这个工作的边界也很难定义,从密切关注商机预测,到把供求关系转化为培训计划,招聘优先级和启动全球支持,都需要参与。

那个时候中国区已经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通道,规模的扩大已经带来了一些问题,以前是一个人处理的事情,现在需要一个团队协作来完成。

在新的岗位上,我第一件事情就是组建团队。

团队里面的第一位RM(资源协调经理),是我们从业务部门识别出来的,我们俩在没有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摸着石头过河,与人力资源比起来,这个角色不属于任何领域,市场上也找不到相关的行业经验,所以在这个岗位上,发展空间难以预测,职业安全感相对也较低。

三个月后,我唯一的团队成员提出了辞职,我像一个创业失败的人重新回到起点,那段时间,我自己也曾想着放弃,觉得自己不擅长从零做到一,那是在那个职位上最迷茫的一个阶段。

后来在中国区总经理胡凯的帮助下,我去了印度,当时印度是唯一一个有RM团队的国家。

我加入了印度的RM团队,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和他们一起处理印度的资源调配,和每个RM以及业务部门密切合作,和他们的专业人员沟通项目详情。

他们也没有成熟的经验,但是我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团队是如何协作的,有什么流程,在规模扩大的时候可能会面临一些什么样的坑。

现在想想,我之所以坚持了下来,是看到了这家组织对失败的宽容,要想改变,就不可能一帆风顺。

而且当时整个中国区的管理团队也都比较年轻,在没有人指路的情况下,大家是在一起战胜困境,探讨可能的。

我从印度回来后,立即开始组建团队,半年后,每个大的办公室都有了专职的RM,小的办公室也有兼职协调资源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有了一些思考,因为工作内容复杂多变,所以很难给从事这份工作的人做严格的职责定义,但这份工作实践起来却非常锻炼人的抗压能力,应变能力,适应性和敏感性。

更为重要的是,这份工作能让人看清专业服务公司是如何运作的。

若干年后,我再次进入业务部门,和一家战略咨询公司合作,在一次吃饭的闲谈中,我理清了他们团队背后的配置逻辑,也帮他们解答了专业服务公司如何配置资源的问题。

那时候想到的是《法华经》里的一个词“功不唐捐”。我们学到的知识,做过的事情,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以经验的方式回馈给我们。

现在,Staffing(资源协调)这个团队仍在公司担任着非常重要的运营职责,这个团队也走出来一些很出色的leader(带头人和管理者),想起来是件很欣慰的事情。

我在这个岗位做了三年,直到后来休产假。

3 做不到家庭和工作平衡的话,就做一个无所畏惧的女性

还在做People Lead的时候,有一天,有位女同事找我倾诉,她的孩子那时不满一周岁,她说:

我加班的时候觉得对不起娃,在家里陪娃又觉得对不起我的工作,做女性为什么这么难,做什么都feel guilty(带着负罪感)。

这就是我当时还理解不了的处境。在几年之后我理解了,因为我也成了母亲。

当了母亲之后,就特别关注工作生活平衡的话题,这可能也是绝大多数职场女性回避不了的话题。

《奇葩大会》有一期,女强人刘楠和 5 位男性CEO一起被采访,男性CEO被问到的问题,都是关于用户,关于利润的,到了刘楠,她被问到的问题是,你是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的?

这揭示了当下社会和职场的一个普遍认知,男性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女性则需要平衡事业和家庭。

产假回来,我再一次转型,调到内部IT 部门做项目管理,共有5 个团队,服务全球。

这个转型的决定其实也是考虑了我产后回归,更好的平稳过渡而做出的。这个工作在内容上我已经很熟悉,但实际中仍然需要克服一些问题。

最大的问题就是时差,在一个全球的团队里,很多的会议不是发生在清晨就是发生在晚上,这也就预示着在家里开会是一个常态,而我家的小朋友很小,还是听不进任何道理的年纪。

开会的时候我通常把自己关在屋里,任凭他在外面捶打着门撕心裂肺哭,我也不能分身,但这会极大的影响我的注意力和效率,我觉得私人时间里陪伴不了他,对不起小娃,开会的时候做不到全神贯注,又愧疚于信任我的同事。

生活就是个矛盾的综合体。

第二个问题就是个人发展,因为孩子小,在养育中必然会分心,所以我其实是做了一个放缓自己发展的决定。

这是一个取舍的过程。

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的畅销书《向前一步》里介绍了很多方法,鼓励女性冲破性别障碍,做好工作生活平衡。

有些女性觉得这本书确实给她们带来了改变,但也有一些女性做不到,在兼顾工作和家庭的同时,她们既忙碌又焦虑,因为大部分的女性之所以家庭和事业都美满,是因为自己的另一半或者家里的老人们在为她们负重前行。

也就是说,所谓的平衡,不是自己做出妥协,就是家人做出牺牲。

就连桑德伯自己也在书里提到,她能在职场打拼,没有后顾之忧,是因为她的丈夫分担了很多家庭责任。

这其实是一种方法,或许是最能支持到女性在职场发展的方法了。

前面提到我所在的团队的特殊性,晚上开会的时候如果不是特别晚,七八点钟的会议我大都选择在公司开,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在五六点钟的时候去健身房跑跑步练练器械,回到公司正好赶上开会,回家的路上我会觉得精神焕发、动力十足,这段时间是我的家里人在承担责任。

但周末的时候,我会全心全意陪伴孩子,陪伴家人。

所以,在家庭工作平衡这件事情上,我是比较幸运的,既放飞了自我,也没有远离家庭,因为我有非常支持我的家里人。

但对于一些女性来讲,可能并不会如此幸运,网络上有很多建议,我比较认可的做法是这样的:

如果真的无法平衡,那就选一个自己最想成为的角色,起码是现阶段最想成为的角色。但是不管你选了哪一个,都意味着你要放弃另一个,不要怕,也不要担心,做一个无所畏惧的女性。

有时想想,我们的人生就像坐标系,横轴已经订好了,区别在于纵轴上如何发挥,十年可以很短,转瞬即逝,十年也可以很长,因为成长永无止境。

最后,18年伊始,用送给自己的话来结束吧:千帆过尽,愿自己仍是那个明眸善睐的女子,永葆一颗少年心!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Share
陈庆敏

陈庆敏

陈庆敏,ThoughtWorks 资深咨询师,做过测试,项目管理和运营,对公司文化有很深的了解,目前专注于项目管理和培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