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今天你“债”了吗?

730-刘彩红-技术债务       打开百度百科,债务指债户还债的义务,有时也指所欠的债及为了清偿所有的债务而工作。

       1992年一个叫Ward Cunningham的大牛提出了“技术债务”的概念,可以理解为程序YUAN为了赶工期快速构建一些可以工作的代码出来,而不考虑代码本身的可读性,可重用性,复杂度和整洁度;或者测试人员为了尽快完工而不进行仔细完整的软件验证。

       与技术债务类似,被《哈佛商业评论》誉为当代“创新大师”的Steve Blank提出了“组织债务”的概念,指的是一个组织在发展初期曾经为了快速使业务走上正轨不得不采用许多折衷的方法,比如公司仍然沿用管理小规模团队的模式来管理规模已经扩张后的组织架构。

       Ben Horowitz在《创业维艰》的书中对“组织债务”细化到了管理层面,于是产生了另外一个名词叫“管理债务”,说的是当牺牲掉代价高昂的长期利益,做出权益的短期管理决定之时发生的管理债务,比如一事二主,工作没有真正的责任人,想想看会有什么后果。
       上面的各种债务只是用词不同,本质都是各种角色在行使各自的职能时更关注眼前的利益,而忽视未来可能要付出的代价。这些债务绝不仅仅针对程序YUAN, 技术人员,管理者,对所有工种所有角色都适用,更加不幸的是,不管是什么债务都和房贷一样是有利息的,还的越晚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我家买了4辆自行车,并不是有4个人需要用,而是第一辆自行车我们不愿意花力气抬上楼梯,被贼偷了;于是买了第二辆,加了2把锁,还是不愿意花力气抬上楼梯,又被贼偷了;接着买了第三辆,是个电瓶车,加了一把10斤重的铁链锁,还是不愿意花力气搬上电梯,结果锁没事,电瓶被偷了,后来新买了电瓶,无论如何都要把车往楼上搬了,没完没了的代价已经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这两天看了《中国农村住校生调查报告》,心情沉重。20016月国家开始实行“撤点并校”政策,本意是整合教育资源,提高办学效益,促进基础教育均衡发展,提高教育质量,实现教育公平。结果2012年的数据中,有1100万农村小学生,2200万初中生住校,其中60%是留守儿童,45%的寄宿学校利有12年级超低龄住校生。寄宿生生活学习环境,身心发育,负面情绪等问题极为严重。越来越远的学校使农村小学的辍学率上升,农民家庭的教育负担显著增加。这笔债被悄悄地被转嫁到了偏远村落的农民。

       佛教中有“因果报应”的信条,在当今社会中很难被广泛信服,原因是一个人种下的因(欠债)会被其他人来承担相应的果(还债),好比写坏代码的人,当bug被用户汇报上来以后,很可能是另外一个维护团队负责修bug, 写了坏代码的人只要把当时的测试通过就可以了;好比决定采用管理小规模团队的方法来管理大规模团队,当问题爆发的时候很可能责任已经落到另外一个领导身上了; 好比国家实行的“撤点并校”政策,最终是农民和千万个孩子来买单。

       但债终究是要还的。

       落实到我们每个人身上,每天你敲的每一行代码,做完的每一个测试,标明的每个一个“task done”, 你有没有花一点时间仔细想一想你有没有因此欠债,会不会有另外一个人或一群人在某个时候要替你还债;抑或你正在做的事是帮其他的人还债,在愤愤不平的同时,有没有想过能否做些什么来阻止债务的蔓延。

       所以,亲爱的,今天你“债”了吗?

Shar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