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Comments

  1. 赵喜鸿

    XR你在混淆问题和手段,需要解的问题是:如何让一个大型组织变得更敏捷(你知道我说的敏捷啥意思),而规模化框架只是某种手段而已。某种手段不工作,不能就说问题是伪命题。问题还没解,怎么能说是伪命题呢?

    • XR

      每个框架背后都有自己的理念支撑,SAFe这种大杂烩相对理念上也很难说是啥。所以如果@喜鸿 你是说把SAFe里的各个实践拿来用我觉得没问题,但问题是哪个实践不是其它地方装进去的呢?(这点来说LeSS会好点。)

      为什么我反对这种“规模化框架”,核心实质上是因为这种方式在传递两个错误思维观念:

      1、敏捷毫无疑问是我们软件人自己推崇的一种思维观念,我们也坚信这种理念是数字化时代的正确思考。于是对于组织其它部门来说我们引入了“敏捷适配问题”,即要求组织结构到职责发生重新定位,爱因斯坦有名的观点是“不要用问题产生的思考来尝试找到解决方案”,那么如果我们真的想整个组织都敏捷,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跳出现有的敏捷实践框架,去寻找更适合于组织其它部门和功能的方法呢?而SAFe和LeSS的方法就是我们软件开发是正确的,所以组织其它部门都给我来一打Scrum,或者XP。

      2、规模化就是组织转型,就必然是成效导向的,对一个组织来说最重要的商业模式(如何挣钱)和人才系统(如何培养)居然规模化都不谈,那我认为只能是内部的又一个官僚工程,实施过程中可能还是会谈点”火车开的快“这样无关痛痒的进步。最后我看到的几个号称SAFe运作不错的组织负责人都拿着这样的成绩跳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