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融入到长成

对很多人来说,加入一家新的公司后,都会面临融入的问题。如果适应不了这家公司的文化,就很难生存,我当年就遭遇到了这样的挑战。

08年刚入职的时候,进入到这个新的环境,眼花缭乱的事情太多,所以即使参加了培训,我对于文化也没有太多记忆,只记得一句话,在当时觉得不可思议,那就是“这家公司是一种扁平式的文化,在这里没有老板,你可以直呼任何人的名字,给任何人提反馈。 ”

反馈,通俗讲就是提意见,也有人把它理解成挑毛病,反馈,就是这个公司一种典型的文化。

在我还不知道如何做的时候,我就收到了一个反馈。

01 在抗拒中适应,改变悄然发生

那是我入职的两周后,我的sponsor(导师)来找我,他不和我一个项目组,但特意找我传达一个反馈。我所在项目组上周末有个活动,但我没有参加,他得知后郑重地建议我多参加集体活动。

我不以为然。

刚入职的那段时间,我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项目当时也面临很大的交付压力,整个团队进入到了一种封闭开发的模式,我们占据了北京办公室最边缘的一个会议室,只有极少的休息时间出来和外面互动,加上那时候北京地铁线路还不多,我每天倒几趟车跨越大半个北京城来上班,3个小时花在路上,每天晚上到家就是半夜了,天天心力交瘁,一到周末就盼望着可以安静的休息。

为什么要参加团队活动呢?Sponsor和我解释了很多原因,但我当时没怎么听进去,一是觉得收到反馈挺难堪的,再就是这里面有个关键点是“在周末”。

所以,作为新人,我一边为收到这个反馈而慌乱,一边却在内心抵触他的建议。

我曾一度觉得我可能接受不了这家公司的要求,不喜欢对无足轻重的事情也要提意见的方式,既然有可能过不了试用期,倒不如在那之前体面地提出辞职。

结果还没有来得及行动,就有人来拉我加入各种社区,有测试社区,演讲社区,各种分享和讨论,每天的午饭时间大都被这些活动占据了,边吃饭边分享,是所有人午间的“消闲”方式。

起初我是被动加入的,后来也被邀请来分享,分享之后是例行的反馈环节,我的分享也不例外,很奇怪的是,我发现有的建议相当好,无论是肯定的,还是需要提升的,大都很有用。

我也开始学着给别人提建议。

…………

就这样,我在蹒跚学步中过了试用期,尽管那是一段跌跌撞撞的经历。

后来才明白,进入一家新的组织,从慌乱到抗拒,到适应,是一个必须经历的痛苦过程,但这个过程会悄无声息改变一个人。

02 大胆说出来,看看会发生什么

试用期过后,我加入了另外一个项目,在新加坡的客户现场,团队一共7个人,我是唯一的女生。

团队组建之前,我和他们所有人都不熟悉,团队组建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没有融入他们,尽管我努力在做,但是却很难。

作为团队唯一的女生,一起活动的时候,即使早有约定,也经常会被放鸽子;一起讨论项目问题的时候,我的声音是最容易被淹没和忽略的;团队做了决定,我也是最后一个知道或者被通知的人。

有一次,我测试的环境出了问题,迫不及待寻求这些技术人员的帮助,但是当我一个一个问他们是否有时间的时候,所有人都拒绝了我,直截了当,没有商量也没有解释的余地。

被拒绝之后,我内心的无助已经很难让我维持表面的平静,所以我离开了现场办公的房间,走到两层楼梯之间的转角处,对着狭小的窗户,哭起了鼻子。

本来我觉得那是个安全的地方,因为大多数人都选择乘电梯,但是偏偏客户就出现了,是项目客户方的负责人。

他看见了失态的我,有点吃惊,然后匆忙走过。

连个哭的地方都没有了,那就直接面对吧。

当天晚上我找到了项目的技术负责人,提出了我的反馈,有积累了多天的事实,也有很多情绪的宣泄,现在想来甚是滑稽,我那么用力的去做一件事情,在他那里却是云淡风轻。

他说技术人员就是那个样子,面对他们,不能太玻璃心;

他还说,我如果不说,他们是觉察不到的,因为他们很难站在女性角度考虑;

他说,大家是一个团队,向技术人员求助,直接发指令就行,但更为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尽可能摆脱依赖,具备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

犹如一把刺扎入我内心,我默默的记下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明显觉察出了自己的变化,但相比之下,团队变化更大。

后来,曾经困扰我的所有问题都成了团队拿来开玩笑的谈资,更多的时候,我也非常愿意和他们分享女性看待一些事情的想法和态度。

有时想想,我们没有办法马上让整个社会设身处地的为女性考虑,但却可以通过勇敢和一步一步的坚持,让更多的人了解女性这个群体,尤其在技术领域。

女性的存在感,是可以靠自己来获取的。

03 后来,我长成了他们的样子

又过了几年,我已经对反馈驾轻就熟,我可以对任何人任何事提出我的反馈,我还设计了新人入职培训里面的反馈课程,但这并不代表我做反馈的时候就不会失败。

我所说的失败是有时候会打击到别人,或者让自己很沮丧。

有一次我给一位资深的同事提反馈,那是一次很艰难的谈话,为了那次谈话,我们还一起吃饭作为预热,但是事后,他告诉我他听了我的话很不舒服,也很难过,其实我也是。

也有很多次,给新人提反馈,看上去对方默默接受了,但也因此拉远了距离。

有时候我也在想,反馈的价值到底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冒着打破和谐伤害别人甚至破坏关系的风险去提出反馈,我们这样做收获到的又是什么呢?

后来,自己独立带团队,处理项目各种事情,处理客户关系,应对许多意外,也帮助团队成员成长和提升。

每当这个时候,就特别怀念一些前辈,怀念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他们像一棵棵树,遮风挡雨,又像船的锚,让人不会迷失,也是每当这个时候,才深深体会到他们在带领项目帮助他人成长上所付出的努力和承受的艰辛。

最让我怀念的是曾经特意走过来,给我提供意见和建议的那些同事,是他们让我突破自己的认知,快速成长,最终长成了他们的样子,也是我喜欢的样子。

而那些曾经让人沮丧或者难过的时刻,时过境迁之后,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这样的文化,我们更相信他人的善意和真诚,也更相信每个人的自愈能力。

看过这样一句话,“让你难过的事情,有一天,你一定会笑着说出来”。

有时想想,成长是一个奇妙的过程,当我们真的可以笑着讲述曾经让自己难过的事情,说明我们已经长成。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陈庆敏

陈庆敏

陈庆敏,ThoughtWorks 资深咨询师,做过测试,项目管理和运营,对公司文化有很深的了解,目前专注于项目管理和培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