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堂新村——新农村新面貌之星星之火

作为今年P3“economic justice”活动内容之一的Personal Journey,郝堂村之旅为我们更加深入理解农村经济状况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这次活动的主旨是为了帮助ThoughtWorkers对这些农村相对弱势的群体给予更多的关注,并且思考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在国家快速城市化过程中,通过郝堂村我们也可以对如何构建新农村以及当前面临的挑战有更加全面的认识。

5

放眼当今的世界,发展仍是当下的时代主题。无论是城市的发展,还是农村的发展,一切问题都是经济发展的问题,其很大程度上能够对本地区或者社区的教育水平、医疗环境、生态结构的健康状态产生重大影响。发展经济的一个主要核心问题是如何健康实现筹集资金、投资决策、资金回报的金融闭环。城市,包括国内的一线、二线城市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并且也享受到了其带动经济发展后的成果。但是国内的农村在这方面才刚刚迈起脚步,由于不能套用或者直接融入城市金融系统,农村的金融建设可谓困难重重。城市与农村不是两个孤立的人类社区,农村问题也是城市问题。

翻开我国农村的发展的近代历史,不难发现,农村问题可谓‘根深蒂固’。它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全力支撑工业发展的阶段,农村的主要任务就是为工业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食粮,二是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农民个体的农耕阶段,一方面农民的积极性提高了,但另一方面有些地区出现了牺牲生态环境扩大耕种的不良现象,三是当今新农村发展阶段,其目标是实现农村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和谐、可持续发展。农村的问题集中在土地上,土地制度经历了从合作社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那么现当今农村的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呢?我想大多数人可以不假思索就可以说出很多具体的实际问题,并且涵盖农村农民生活水平、农村教育、农村医疗、农村生态,以及农民外出打工状貌等等。 郝堂村作为国内试点发展的一个新农村, 它一方面可以让我们更加深切真实地认识到农村面临的问题,又另一方面能启发我们能为改善economic justice做些什么。

talk

郝堂村作为一个视角,可以让我们更加真实地了解国内的村情。在与禹书记的访谈中,相信每个参与的人都收获很多。农民面临的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进不去的城市,回不去的故乡”。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听起来让人心疼,但却形象地描绘出了外出务工的农民所面临的问题。城市纵有“广厦千万间”,但是却庇护不了他们,这些外出务工的农民大都上有老需要赡养、下有小需要抚养,他们的外出,不仅仅会造成老人和孩子情感上的一些缺失,还会带来一些其他的社会问题。俗话说养儿防老,如果身边既没有子女,又没有足够的生活费用,老人怎么能够安度晚年?子不教,父之过,如果没有父母的陪伴,这些孩子会不会从小就对这个社会、对家庭产生了误解 ?

年轻的农村劳动力如果大量涌入城市,不但生活质量得不到保障,无形之中也给城市增加了承受压力,从这个角度上讲,农村的问题确实也是城市的问题。然而如果家乡有机会、有资源可以拼搏,又有谁愿意背井离乡、抛老弃小去外面奔波闯荡呢?现在的很多农村是凋敝的,由于缺乏好的制度,无法提供良好的平台,难以吸引从农村走出去的青年才俊回乡建设,这样,久而久之就会陷入恶性循环的怪圈里。农村建设需要接地气,它必须是可实施的。农村问题表面上是脏乱差、年轻人外出,实际上是农村失去了造血机制,没有内生动力。

农民的唯一收入来源主要依靠农业收入,然而一亩地能够带来的净利润却相当微薄,细如牛毛。没有资金、没有人才、没有技术,缺乏基本的基础设施,导致农村生活的垃圾只能靠填埋,生活污水靠蒸发。缺乏资金,也将导致教育基础设施跟不上现代教育的步伐,同时也会影响农村教师队伍的建设。缺乏资金,农村的医疗基础设施无法完善,看病贵依然是问题。农村所有的问题可以归结收敛于两个基本问题,一缺乏资金,二缺乏产生资金的源动力,二者统一于缺乏“造血功能”。那么,既然城市已经拥有比较完善的筹集资金系统,比如银行,为什么农村不能利用呢?目前国内的金融系统或者金融制度只适合城市,有种种因素制约银行向农村借贷,比如信息的不对称(信用度、熟知度)、成本问题(比如交通)以及最重要的一点,由于农村土地与城市土地并非同地同权,农村没有有效的抵押。因而农村想要发展,想要聚拢资金,就必须建立因地制宜的农村金融制度。

farm

农村金融制度必须建立在农村土地制度的基础之上,这样的金融制度就能弥补城市金融制度的缺陷,由于农村社区家家户户都非常熟悉,农村金融制度落户农村,以及农民的土地具有抵押的功能,因而借贷信息对称、成本低、农民也有有效的抵押,资金流向也能受到有效的监督。这样的金融制度是可实施的,农民都有资格进行资金的借贷。郝堂村采用这样的金融制度,他们称之为“内置金融”,机构名称是“老人合作社”,积累的农村集体金融资金已经从当年的几万元升到了如今的几百万元,真可谓“茁壮成长”。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为什么叫“老人合作社”,好塘村怎么筹到的第一笔资金,又是怎么实现资金的健康回流?

郝堂村本身之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老人问题,表现在几个方面:一是老人的医疗问题,有些老人不及时就诊,疼惜花钱或者疼惜麻烦儿女,可能会出现极端状况,二是老人手里没钱,生活无法得到应有的保障。归根到底,老人问题也是资金问题。郝堂村筹集的首笔基础资金一部分来源于当地研究农村问题的一些专家或者村主任,另外一部分则来自老人。老人加入老人合作社的唯一条件就是需要缴纳2000元作为集体资金。这些入社的老人们现如今每年都能享受到“发红包”。

那么老人互助社怎么实现资金的回流问题呢?这必然与郝堂村本身的造血能力有关,由于郝堂具有得天独厚的天然优势,以及政府投资4000万用于改善交通基础设施,郝堂村的旅游业得以发展得如火如荼。这给村里的农民带来了巨大的获得收入的平台,他们通过向互助社借贷,在获得资金以及乡建院的帮助下建立了遍地的农家乐、客栈,赢得收入,使得互助社的资金得以回流。这些农家乐与客栈的建设都是在乡建院规划之下进行的,它使得经济与生态得以和谐、健康、可持续发展。

郝堂村内置金融获得巨大成功还有一个因素特别重要,那就是这位禹书记。他是一个有想法的人,是一个绞尽脑汁真正想为农村建设出力的一位干部。他也一直强调“自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农民如果是原子的,就不会有力量。政府强大的地区往往是社区生态比较脆弱的地区。如何构建一个开源、包容的社区是现代新农村建设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郝堂村内部造血机制建立起来了,大量的外出务工人员大都回乡发展,农村的教育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医疗基础设施、生态发展都处于一个非常健康的状态。

hourse

doctor

从上面的调查中我们可以看出郝堂村成功的案例是天时地利人和综合作用下的产物,既有郝堂村相对比较好的地理位置(修路之后距离高铁站仅半小时车程),又有李昌平老师及乡建院工作人员的持续支持,还有各级政府的支持和资金投入。这些条件的达成有很多偶然性和不可复制性,但是郝堂村的案例是不是能给我国广大乡村在新农村建设方面有一些启发呢?

  通过调研,我们发现了以下三点:

  1. 保持与当地生产方式的村落空间历史形态,避免简单粗暴照搬城市的环境景观建设。任何有历史的村庄形态都带有其特殊的功能密码,经过历史的磨合,村落选址、布局、空间走向与山川地形相附会,村落建筑与自然生态相和谐,农民生产生活与山水环境互交融,构成了乡村特有的空间布局,也促成了乡村区别于城市的生产生活方式。郝堂村在建设时尊重这一规律,村庄原有道路、农田、沟渠一律不变。新农村采取不集中居住,在原有住房基础上,不破坏原有生态环境,分别建设,分散居住,这样就确保农民居住环境生态优美、原汁原味。
  2. 盘活农村自有资源,培养农村集体经济。农村集体经济对于优化配置农村资源、转变农村生产方式、提升农村经济地位起着关键作用,同时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公共事业投入等很大程度上也需要依靠农村集体经济提供资金支持和保障。郝堂村村委拥有集体茶场、林场等,通过承包、租赁等形式交给农民开发利用,取得了稳定的村集体经济收入。郝堂村的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合作社,通过熟人社会监管机制有效地盘活了农村资金,进一步壮大了集体经济。除此之外,郝堂村村委还保留了集体建设用地指标,这样村委就拥有了集体建设用地土地开发权,在郝堂村的建设过程中,成立了绿园生态旅游开发公司。村集体有效地将村土地增值的收益以集体经济的形式保留在村庄内部,避免了有些村庄开发过程中土地增值收益被外部开发商攫取的情况。
  3. 重视农民组织建设。新农村建设的主体是农民和农民集体,但是任何小农都不可能成为强势的市场主体,只有将千千万万的小农组织起来,才能变成一个有组织的社会主体和市场的主体。在分散的家庭经营基础上,引导农民自愿联合起来,发展社区性和专业性的合作经济组织,并引导这些合作经济组织把农产品产销、甚至村庄旅游服务联结起来,这将成为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新的重要形式。郝堂村在进行旅游开发建设过程中,农户自由自愿的组织了农家乐合作社、采摘园合作社等不同的农民组织,通过各个合作社,一方面形成市场标准,规范各个农民的市场行为,防止恶性竞争和不正当竞争;另一方面形成规模效应和品牌效应,提高外部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develop

郝堂村的案例显然不是新农村建设的标准答案,但是它带给我们很多的启发。当我们P3在讨论城乡经济发展不公的时候,当我们想要为中国的乡村,或者是我们家乡的农村做点事情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从农村组织、农村经济、农村空间形态这几个方面去思考和推进?

flower

  作为一家软件技术公司,我们 ThoughtWorks 有没有可能从技术的角度,让这种新农村建设和变革变得更容易?

Shar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