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龄程序员

整理思路越多,越认识到这只是我自己的现实和经验,多数于他人并无借鉴意义,所以还是讲自己的故事吧,供需要的人来判断和取舍

窘境

我的眼神,会偶尔从面前的屏幕挪开,望向左边年轻的面孔,眼神即便不挪开,我也能感受到,他的目光随时流溢出来的对新知的渴望,以及志在必得的神态。我开始内心变得有点怯懦,不是因为两个人当下亟待解决的难题,而是我走了神,会止不住感叹自己的老去。

我羡慕年轻人看似无穷的精力,持久的体力,以及活络的脑经。屏幕上是不断游移的鼠标,还有眼花缭乱的窗口切换,我尽力跟紧,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陷入到对自我的怀疑情绪,有个声音仿佛在以无奈的语气从我上方传来:这到底是碗青春饭啊!

我开始是不信的。

但在我阔别一线项目四年后,以开发者的身份重返时,我发现,即便再充分的心理准备和暗示,在经历了开头几天短暂的兴奋后,旋即陷入深深的焦虑,然后是无尽的久违的疲惫,而疲惫又加剧了我的焦虑。我尝试劝告自己,这几年的离开,也许本质上是某种遁逃,而欠下的债终究要还,不管是以焦虑的方式,或者其他。

但我仍然会想,做出这样的选择的意义是什么。

很累,累到想要放弃,但是放弃之后将会是一无所有,又不能放弃。唯有坚持、唯有为自己打气,才能更勇敢的走下去。因为,已无路可退,只能勇敢前行。

建华经常在早上,给我递过来一碗“今日鸡汤”。TWI(ThoughtWorks Immersion,公司入职培训)同期,身处在同一个团队,面对相同的客户,这给了我们对彼此可能的境遇,有着感同身受的共识。

“大龄程序员”,一个从前只作为谈资的身份,如今切切实实地落在了自己身上。

开发者所面临的技术环境的跃迁,在这四五年间,即便不是翻天覆地,也可以算得上面目全非。不仅是我,团队中几乎不存在这样一个人,可以对项目技术栈,有全面的掌握哪怕是了解。虽然这是所有人在面临的,已成司空见惯的事实,但依靠团队的努力,不是没有办法解决。所以这并不会是成为这个行业中大龄人群的阻碍,至少不是最大的那个。

所以,当甲骨文的同行们,在软件园的树木间拉起鲜红的横幅,以“政治性裁员”、“孩子要上学”、“反对不要中国员工”这样的弱势姿态,去抗议公司时,我多少明白了作为同龄人在这个行业里,所面临的深深的危机:剧烈的行业竞争,职业白热化的优胜劣汰,以及居高不下的生活成本,可以毫无征兆地打破岁月静好,将人拖入到四面楚歌的境地。

即便不遭遇裁员这样的残酷,大龄程序员仍然要面对,在无法走上管理岗位的独木桥后,如何“证明自己”之于组织存在的价值?虽然可能是变形甚至变味的“质问”,却是确实不得不要思考的问题。

即便不是主动为之,这个行业里的企业,也都会受到时代的裹挟,大量引入“更聪明”又有活力的年轻人,通过他们不断更新的技能,来重塑企业的文化和竞争力。年轻人并不廉价,但更多的企业越来越不想为具有多年职业经验的资深人士埋单,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实。它们越来越难有耐心,接受大龄人员的可能正在面临的职业倦怠。

而生活的琐碎是另外一场无论如何都很难避免的战斗,与这琐碎相伴的,是迎面而来的衰老的迹象和退化的精力。

事到如今,任如何努力也无法跑得跟从前一样,我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很难说令人愉快,不过年龄的增长就是这样。我有自己的职责,时间也有它的职责,而且完成得远比我这样的人忠实和准确。自打时间这东西产生以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啊),它片刻也不曾休息过,一直在前行。躲过了夭折一劫的人,作为恩典,都被赋予了实实在在地老去这弥足珍贵的权利。肉体的衰减这种荣誉守候在前方,我们必须接受并习惯它。

说起来内外交困,真是让人失望啊。眼前一幅衰败的画面。

突围

和年轻的同事一起写代码时,我同样能看到的是,他们活络的精力下,有随时溢出来的轻浮和跳跃的思维,没有持久关注的意愿,以及在面对困难问题时,能有抽丝拨茧的耐心和细心。复制粘贴总是容易的,但还是缺少那么一些对既有系统中堆叠的代码,以及代码中掩藏的诸多心思和演化的敬畏,还有在敬畏的同时存有怀疑。

我似乎松了一口气,我的经验还有用武之地。我还隐约发现,在工程化的领域,这十几年来,虽然工具和技术变迁很快,但处于最底层的核心原则和方法,以及对程序员的思维的要求,却没有很大的变化。除去极少数的创新领域,普通如我,需要面对和解决的,仍然是一众工程化的应用问题。

我仍然极度认同,大龄程序员依然需要持续学习,不断更新自己的技能集。就像太阳依然会每天升起(即便是北京的雾霾天),这是我们必须接受并习惯它的。持续的学习,佐以多出来(当然不是凭空)的经验,是大龄程序员如我这样的人的宝贵财富,即便企业并不认同。

学习的魔法会是另一个值得欣慰的事情。现在每个人自然可以借助网络,触手可及丰富的学习资源,但人的认知模式在这短短几十年仍然没有跨越式的进步(这里可参考仝键孜孜以求的像机器一样思考系列)。阅读一本又一本书,逐渐建立起完整的认知体系,是具有经验的人所独有的耐心。与年龄相配的,丰富的经验需要某种出口,资深的从业者可以依靠写作、演讲和指导他人,来赢得属于自己的影响力。

看,我们远没有到一无是处的地步。我们只是需要互相认可,以及给予信心和耐心。时间依然会站在我们这边。

你不是一个人

一如既往的,一个热点消费了另外一个热点。但即便巴黎圣母院拯救了马云,996在我心目中依然意义重大。我看到的是,996对于这个行业里所有从业人员的一视同仁,以及胁迫。

或者说,这是作为不仅是大龄程序员的所有人所面临的共同窘境,也不为过。

我相信年轻的同事,也会迟早跟我一样,经历过更多人和事的变迁。我们也许会缺少充沛的动力和想象力,但显得更尊重客观的规律,企业需要成长,人也是一样。在多数人受这个时代的驱使,向着欲望发起一轮又一轮的冲锋的下面,一定有更值得在意的东西,以及更值得坚守的存在。它们可能是父母老去的背影,孩子殷切的目光,再或是我们内心深处那个真实的褪去伪装的自己。

这像是一场倒逼,从时代和行业乃至职业环境的逼仄,倒逼出我们的内心,来证实我们是否依然具有热情,以经验、学习和敬畏的热情,来应对生命的变化。以及是否依然忠诚,忠诚于我们的环境,当然更重要的是忠诚于自己。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ThoughtWorks洞见

Share

6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