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败选,但仍教会姑娘们这几点

相信很多人都记得,在2016年年末有过一场牵动世界的选举,这场PK最终以希拉里的败选落幕。她的万千支持者们曾经为此唏嘘不已,泪流满面。

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也无关政治,一个女人在全世界的瞩目中与对手展开巅峰博弈,并成为全世界人民的话题,这个结局无法简单的用胜或者败来总结。

带着对这位女士的好奇,我近期读了《希拉里传》,尽管败选了,我们仍然能从她的经历和故事中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女性。

不怕失败,快速崛起

前段时间参加了公司组织的女性领导力培训,有一个环节是女性leader和准leader们一起讨论职场发展的障碍——害怕失败。

和我一组讨论的还有其她四位女性,无一例外的是,我们在职业发展过程中都有过害怕失败的心路历程。因为害怕失败,我们处理事情的方法也惊人的相似,比如放弃尝试,放弃机会,推迟行动。

害怕的同时,我们通常会有这样一些心理活动,比如怀疑自己能力不够,认为这件事情有更胜任的人;比如,夸大事情的难度,想到中间还可能出现变故;比如,害怕做的过程中得不到足够的支持,认为万一失败了没有退路,还可能遭受指责甚至担心别人会怀疑我们的能力。

因此,我们会拒绝一些尝试的可能,也失去了一些证明自己的机会。

其实,和我们有类似想法的女性不在少数,像希拉里,这样一位叱咤政界的女性,她也害怕失败,也不喜欢失败带来的失望和沮丧。但她又和我们不一样,她懂得如何在失败里寻找契机,在失望中寻找希望。

当她还在耶鲁就读的时候,曾经为一名领养孩子的黑人母亲争取孩子的收养权,但遭遇败诉。尽管输了官司,但那被她当做一个转折点,她为儿童争取权利的运动从此展开。她撰写学术著作,从事儿童研究,做了很多维护妇女和儿童权益的事情,还曾经想过“成为美国儿童的代言人。”这些都为她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和出色的政治家提供了很好的社会经验和视角。

她还曾经参加了华盛顿地区的律师资格考试,并且对自己有很高的期许,在817名报名者当中,551名通过考试,但她不是其中之一,大部分和她竞争的人来自名气远不如耶鲁的法学院(希拉里毕业于耶鲁法学院),这个结果对她的打击很大,她甚至为这次的失败感到羞耻。

但如果没有这次失败,她的生活、甚至整个国家的方向都可能会发生改变。她没有因失败而止步,反而是快速崛起,抓住了另外一个机会——进入尼克松弹劾委员会,开启了另外一段职业生涯。在这段经历里,她累积的经验和影响开始让她在律师界声名鹊起。

所以说,失败并不可怕,关键在于失败后我们能做什么。有人把失败当成坟墓,也有人把失败当成转机。面对失败,希拉里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力量,姑娘们,相信每一次的尝试甚至失败都是为了让我们更加有勇气,更加有准备的去迎接下一段挑战。

(图片来自:fusion.net)

忘掉性别,展现自信

前几天和一个女性 leader 聊天,她带领团队加班加点完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交付,客户因此写信表扬她的团队,尤其表扬了她,我向她祝贺,她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主要是客户非常nice (好说话)”。

有一位来自英国的同事分享了她妹妹的故事,有一天她赞美妹妹的衣服特别漂亮,妹妹用很长的一段话来解释“其实这件衣服很便宜”。

有女性 leader 和我谈起,她不敢给团队里面资深的同事提建议,因为她们更多想的是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较之以前,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更支持女性寻求独立、展现自我,也开始重视女性的社会价值和责任,这是社会的一大进步。但尽管如此,全球女性仍然存在一些性格共性,比如不能坦然面对认可和赞美,比如不敢彰显自己的个性,比如,女性较之男性更容易退后,而不是向前一步发出声音。

(图片来自:http://cargocollective.com/)

有一个名词叫“冒名顶替综合征(impostor sydrome)”,大部分的姑娘都会表现出这种行为,具体来说,她们会感觉自己的成功不是理所当然,而且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别人“发现”自己不能胜任这个职位、自己的能力有限。归根结底,这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来看看希拉里是怎么做的。

在整本书中,我都没有找到这样一位把政界当做职场的女性对于性别的评价,自始至终,她都是把自己当做一个职业人来经营的,不提性别,忘记性别,也或许是完全忽视性别差异在她职业中产生的影响。对她来说,能取得那样的成就,或许早已突破了性别带来的枷锁。

希拉里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价值观,可能部分归因于她的母亲。希拉里的母亲是位普通的家庭主妇,她没有给希拉里灌输嫁入豪门、钓个金龟婿等“与时俱进”的人生理想,相反,她一直教导希拉里:你可以做任何事、渴求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要求一个女孩子设定比弟弟们低的人生目标。

她后来去了韦尔斯利学院读书,顺便提一下韦尔斯利学院,这所学院致力于培养改变世界的优秀女性,宋美龄、冰心都是从这所学校走出来的。

在韦尔斯利学院读书期间,不管在政治上,还是在性别角色上,希拉里都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行为举止是否符合以往的规范。她能活出自己的个性,敢于表达且坚持自己的想法,她从不掩饰自己对认可和赞赏的渴望。事实上,在认可和赞赏面前,她表示出了绝对的自信,所以她的同学们,甚至包括那些不赞赏她政治观点的人,都被她深深吸引住了。

这个世界之所以还有女权主义者,是因为还真有性别歧视存在,我们或许活不成希拉里的样子,但可以拥有希拉里的自信,忘掉性别,活出让自己欣赏的人生。

姑娘们可以从自己做起,用行动感染身边的人,让越来越多的人一起改变,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女性会凭借自信拥有更广阔的视野和空间。

有野心,活出自己

这是听身边的同事分享的故事:有一个挑战的机会,一男一女两位候选人,她先是找到这位女性,我们的女士尽管内心渴望,但还是犹豫,迟迟拿不定主意;相反,我们的男士立即表态愿意尝试一下,至于能不能胜任,那是后话。

这种现象也不是个例。野心,用在男性身上容易让人敬佩;而女性拥有野心,往往会引来争议,被冠以“强势”、“汉子”之类的修饰词。其实,“野心”是一个中性词,只是在传统里它被从女性身上剥离。有野心的女人不被待见,所以慢慢地,女性便收起了自己的锋芒,隐藏起了自己的渴望。

也因此,面对机会,女性更容易抱持保守和悲观的态度,她们的思考中装了太多东西,别人的看法、对家庭的影响、孩子的依赖、周边人的期望,却唯独没有位置留给自己。也因此她们只会羡慕别人的梦想,自己却在梦想的道路上止步不前,甚至对很多人来说,梦想只是个奢侈的存在。而男性面对机会,通常会更激进和乐观,起码他们愿意搏一搏。

希拉里,这样一位可以忘记性别的女性,她教会我们要活出自我就要好好抓住机会,即使没有机会,也要努力去寻找机会。有野心可以让自己光芒四射,可以给人生带来开挂的可能。

希拉里曾经加入尼克松弹劾委员会,对尼克松进行弹劾调查。这段经历让希拉里在律师界声名远播,为后来迈入政界铺平了道路,无论从人脉还是影响力上面。

这个机会本来是克林顿的,但希拉里积极争取,就是这样一次非常规出牌,让她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

大选结束了,8 年后她再一次败选,有媒体评论这是一个强势女人的悲剧,也有媒体称“她不是一个人”,这是自上世纪 60 年代起美国妇女解放运动发展形成的不可逆的潮流。对我来讲,谈不上喜欢希拉里这个人,但我仍然很肯定她的能力以及对女性带来的震撼和影响,平心而论,这是美国选举史上最闪耀的一抹粉色。

抛却胜负,抛却竞技,抛却褒贬,也不带任何政治倾向的,姑娘们可以向希拉里学习如何面对失败,如何保持自信,如何追求梦想。做这样的女性,也挺好的,你说呢?

(图片来自:gracehelmer.co.uk/

最后用希拉里败选演讲中送给女孩们的话来结束吧:致观看我此时演讲的女孩子们,永远不要质疑你是有价值的,有能力的,你应该得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每一次尝试和每一个机会。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思特沃克

Share

女性应聘,会不会有劣势?

问这个问题一定是女生,且程序写得不多。

同之前回答的一些问题一样,你是否能成为一个好程序员,与性别无关,与你的投入有关。在ThoughtWorks里,有许多优秀的女程序员,其中不少是毕业之后加入ThoughtWorks。许多人初入ThoughtWorks都是一脸茫然,现在已经是干将了。图灵社区里有一篇文章,采访我们公司的贾永娜。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她初入公司的状态,而如今,她已经挑起了大量。

许多女生问这个问题,往往是因为她们都是学校里的乖乖女,在学校里,以“好好学习”为主。而学校里的“好好学习”基本上以读书为主,对于软件开发而言,这种做法却缺少了最重要的一环:实践。只读书不实践,或少实践,这种做法在学校里很容易通关,却与实际工作需要脱节,所以,一般“好好学习”的女生在找工作时,优势一下子变成了劣势。这是教育的问题。

女生不像男生那么爱折腾,所以,动手能力显得不那么强,也就此形成了一种偏见,女生不适合编程。实践证明,只要投入了足够的时间,女生做得丝毫不比男生差,甚至做得比男生还要好。这方面极致的例子是,ThoughtWorks作为一个以软件开发闻名的公司,我们的CTO Rebecca Parsons就是一个女性。

社会上女性在应聘时的另一个劣势是,她们在未来要面临结婚生子。生孩子通常意味着,要面临着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暂停期。这是许多公司不愿意接受女性的重要原因。许多拼事业的女性往往也因此推迟了许多个人计划。

在ThoughtWorks里,虽然女性要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并不会对个人发展造成太大的影响。我的同事里有许多女性是在ThoughtWorks里完成人生这个重要阶段的。有些人返回工作岗位上反而比之前工作得更为优异,因为经过这个阶段之后,她们会变得比之前更为细腻,更好地理解其他人,也能更好与其他人协作。

我们在这方面也有很好的例子,我们在西安有个同事,她在ThoughtWorks完成了自己重要一步,回到工作岗位上取得了更大的成绩,最近成为了西安办公室的负责人。还有另外一个例子,我们中国区负责人力资源分配的RM(Resource Manager)是在自已还没回到工作岗位上就成功地内部应聘了这个职位。

在ThoughtWorks,我们往往愿意给女性更多机会。在毕业生招聘上,男女比例严格执行1:1,换句话说,如果招不来足够数量的女生,一些不错的男生也不得不放弃。

Share

我选择,我喜欢

你有男朋友吗?

你男朋友同意你做这个吗?

连续加班一个月你受得了吗?

2014年10月份初,我离开大连,踏入北京,开始毕业后继续找工作。

在北京的两个月时间,几乎是我独自经历过的最艰难的时光。刚到北京,手机被偷走,因为没有钱,联系了一个出租床位的房间,30多个女孩子住在一起。

那段时间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每天早上6点出门,奔波在北京的各大名校中赶校招,晚上12点回到住的地方,吃一点泡面,在室友已经熄灯睡觉的黑暗卧室里,开着台灯偷偷做笔试题。

1-night

而这些对我来说,都不能算什么。让我更觉无法接受的是,在我为数不多的过关斩将,到达最后一轮面试的时候,常常面临面试官抛给我本篇开头的那三个问题。

那一刻,他的表情似乎天经地义,而我无言以对,也心有不甘。我不明白它们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是的,我是一名女程序员。

我喜欢写代码

在大学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编程。我怀着一点疑惑和一点兴奋,报了一个叫做”计算机动画与游戏软件”的专业。那个时候很多人刚刚拿到智能手机,刚刚学会网上购物,我也期待着能搞出这些酷炫的新科技。

2-interesting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有很多费解的问题:为啥C语言的语法就要这样写啊?为啥C++写起来和C语言不一样啊?为啥编程要学习线性代数啊?但同时我也会沉浸在偶尔写出一个能运行的程序的喜悦中。这种疑惑和欣喜的复杂感受让我一直不断尝试着写程序。

时间过得很快, 就业来临。我希望我能专注于准备一份作品,希望能让面试官眼前一亮,二话不说就录取我。但我甚至做不出来一个让我自己满意的作品。

我的学校是大连的一所二类本科,而我的专业是我们大学唯一一个工科专业。现实的结果就是,那些比较知名的企业,根本不会到我们学校招聘学生。我能做的就是,打听消息,在大连的那些名校里面奔走,争取一个笔试面试的机会。

但因为不是本校的学生,主考官会直接把我们这些没有接到笔试邀请的学生们堵在门外,告知我们笔试卷只有这些,没有接到通知的请离开。

考场内外,冷暖自知。

这是我喜欢的地方

2014年12月末的时候,就在我考虑是否要到超市做兼职的时候,我接到了ThoughtWorks的面试通知。如果不是TW这种风格的面试,我求职的坎坷之路可能更漫长。

比如,我不用在笔试试卷上写程序,而是收到了一个作业,在两天的时间内完成;

再比如,笔试试卷是主要以计算机思想为主的逻辑题,而不是各种语言基础知识或者操作系统基础知识;

再比如,HR面试时更多的是跟你聊聊各种事情发生时你的感受,而不是跟你谈薪水;

再比如,技术面试的时候,面试官更关注我对问题的思考,而不是我现在的基础是怎样的。

这样轻松的面试经历,让我意识到,其实的确存在这样的公司,它不是在考验你目前的能力是多少,它不关注你加入公司之后是否能立即为公司带来利益,它更关注的是你有没有思考的能力,有没有学习的能力,有没有对于技术的热情。

更重要的是,它的面试会忽视掉你的性别,我感受到了尊重。

我想,是因为我对技术有热情,喜欢思考,才能最后如愿加入ThoughtWorks,得到属于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

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记得大二的时候,很喜欢听一首英文歌,里面有一句歌词,大意是”每一件令我挫败的事都让我感受到我还活着”。当时因为面临一些挫折和糟糕的心境,我删了这首歌。但现在回想起来,不得不说,我很感激我过去的这段经历。

至今,我已经转正半年多了。这半年的时间我所热爱的编程、技术以及我的能力有所提高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在现在的环境下,我可以学习到很多时下新鲜的技术,因为身边有很多人跟我有相同的志愿;我可以工作之余平衡学习读书和娱乐,因为我适应了新的学习方式,也拥有了一些让我能解决问题的能力。

3-luoxiaolin

刚加入公司的那段时间,我的神经每天都是紧绷的。我加入了一个非常庞大的项目,和客户合作至今7年整,项目上使用微服务架构,应用敏捷的开发方式。不要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微服务和敏捷,我那时连一个基础的Web项目都没有做过

那段时间我基本每天要和我的Buddy(公司安排帮助新人成长的老同事)一起在公司练习编程到深夜,学习各种各样的技术栈,给团队的其他成员分享我掌握的技术。当然敏捷的实践——结对编程也帮助了我很多,这种方式让我可以在工作中学习,不懂的问题通过提问的方式得到了及时反馈。

慢慢的,我开始独立完成交付任务,开始不止学习技术的表层,开始理解原理,开始深入学习,能参与技术决策和讨论。慢慢的,感觉自己的技术熟练起来。

让人怀念的TWU

还有一件对我影响非常深的事情,就是去印度TWU学习(公司提供的针对应届毕业生的培训计划)。现在我仍然能很清晰地记得,每天早上坐着公司的大巴在印度闷热的空气中思考今天的课程和工作,每天晚上回程的路上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同事讨论中国的美食。

4-twu_day

那个环境就是一个多样的、丰富的文化融合。每天要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交谈,理解他们的行事方式,理解他们的想法,分享自己的想法,沟通,交流,最后达成一致。

我曾因为自己的建议不被采纳感到沮丧,也曾因为意见不合感到烦躁。但是交流和接受反馈让我适应不同的声音,走向一个真正理解别人和勇于正视自己的状态。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做一些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变得自信起来。我开阔了自己的眼界,还有收获到更开放的心态。

写在最后

我现在是什么状态?现在我的心态轻松了,我可以停止学习了吗?我可以享受这种安稳的舒适感了吗?我还是想说,不是的。我发现我将要学习的东西更多了,我接触的新领域更多了,我想要参与的事情更多了。每个人对自己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目标,我还在思考,我还在求知,我还在探索,因为我害怕一无所知的状态,因为我相信热情和努力能成就一个人的梦想。

5-read

所以,我到底做成了什么?其实,我没有什么成就,充其量我现在是一个合格的女程序员。但是每当我想起因为那些因为对未来的恐惧而无法入眠的夜晚,现在的我都感到坚定无所畏惧。尽管我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尽管我还会犯错误。不被认可和失败是可怕而无助的,但不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更加令我恐惧。

现在别人问起我,“你为什么做程序员,多累啊”的时候,我可以回答,就因为我想做啊,想做就去做啊,还需要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你想看到的洞见,都在这里

wechat

Share

提升女性在技术会议中影响力的三个想法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谈及了在IT领域获得更多的女性领导者的挑战。另外一个经常被忽略的问题是,技术会议如何能保证更多的女性讲师和参会者。与男性相反,很少有人跟我讨论在这个男性为主导的技术行业中,女性的上升瓶颈是什么。而我经常参加各种座谈会和讨论,内容则是关于领域特定语言、技术架构的进化和数据的角色以及数据科学在社会部门的应用等。抛开所有的先入之见,我一直在和我的技术同行平等交流。但为什么在技术大会中还是缺少强大的女性讲师阵容呢?

这要从会议的计划流程说起。有些技术大会是邀请制的。一旦你作为女性讲师进入了这个会议的圈子,常常被各种会议组织者邀请就不足为奇了,因为他们都想获得性别平衡。

遗憾的是,我们经常发现只有很少的女性会去提交演讲题目。其实大会的策划者已经趋向于对参会者和讲师进行完全匿名的审核,这样理论上摒弃了所有对讲师的偏见。实质性的反馈也会帮助所有的提交者改进他们的内容。但是,这些只是积极的步骤,调整审核的流程并不能解决提交者短缺的问题。更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扩大提交演讲的女性的数量。以下是一些关于提高这个数量的实际建议。

跳出舒适区

一个解决方案是,确保对文章和报名的征集能够广泛的发布到整个技术社区。会议组织者可以寻找一些不同的影响圈(不要局限于常见的那些),这样就可以找到更多样化的目标群体,然后鼓励他们报名。研究表明,通常女性不愿意毛遂自荐,而这令人不安的趋势也影响了会议讨论的话题提交。

帮助和激励

会议方很难确保女性讲师的数量,因为资源池就是有限的。一种主动提升女性讲师数量的方式是,让她们第一次先和有经验的讲师结对,以获得支持和鼓励。这样的合作方式可以让女性分享这个舞台,减少压力并为其提供精神上的支持。公开演讲(特别是当听众大部分都是男性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提供一个有经验的肩膀去依靠,会极大地促进女性走向演讲台前的麦克风。我们的职责就是多去鼓励女性,促使她们迈出提交想法和专业知识的第一步。很多会议用的方法(开放对于议题的报名,然后等着大家报名)并不会产生一个多样化的候选人资源池。与其等待着报名,不如先去找到她们。

多样化的方法

例如,我即将参加的位于湾区的技术大会FlowCon,在他们的演讲者花名册里,女性演讲者达到了40%。组织者通过将特定邀请和公开提交两种方式有效的组合在一起实现了这份令人印象深刻的花名册。所以,最终的责任还是在会议组织者身上,要扩大搜索范围而不能只关注常见的地方。

解决方案就在我们面前,虽然需要更多的努力来实现。如果会议组织者关注且在乎多样性,那它就是可以实现的。如果我们共同激励和支持下一代女性讲师,将会拓展我们的领导力。新的解决方案、新的视角、新的思路以及新的思想者的声音等待着被我们听到。让我们一起伸出援助之手吧。

Share

职业女性确实处于劣势吗?

源起

前两天,在一个武汉本地程序员聚集的技术社区微信群里某位群友发了两张图片:

8b1ece2agw1eqsw4fbiytj20fe0a6q8i

8b1ece2agw1eqsw4dzf8ej20fe09v0z9

这是某个IT公司的招聘宣传,为程序员提供的鼓励师。

(由于图片出现在愚人节期间,不确定该公司是真的有这样的人员配备,还是恶作剧的,此处暂且存疑)

马上群里就有一位X君跳出来说这种事情就是混蛋啊,怎么女人就得给男人端茶倒水擦汗啊。

另外一位Y君就说没有啊,这就是开个玩笑啊,不要这么较真啊。

X君继续说:!@#¥%……&*啊

Y君回应:*&……%¥#@!啊

于是,你也可以猜到的,这中间X君就说了IT行业对于女性从业者存在歧视,收入不平等之类的话。

这让我颇为感慨:武汉也无非是这样。武大的樱花烂熳的时节,群中却有这样标致极了的讨论。其实,又何止武汉呢?

正当X君与Y君酣战之时,有另外一位群友问声称存在收入歧视的X君是否有数据支持其观点。

恰巧我这周正在看《胡适文选》。胡适之先生反复提醒读者要有怀疑精神,凡事要讲求证据,要用科学的手段得出科学的结论。

胡适之先生之言于我心有戚戚焉,于是我便想要搜罗数据,深入了解一下这个话题,算作是对胡适之先生的遥远致敬。

以上,为源起。

定题

近来我正尝试着自我疏离本性中近似于周树人先生的那一部分。

便不太愿用“歧视”这个颇为尖刻的词汇,因而本文的标题中用了“劣势”这一稍为中性的说法。

既然要考据,就不妨把话题放大些,不独观察IT行业的女性,莫若把视角扩宽到整个职业女性上去。

再加上我不是专业的考据家,并没有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去搜索资料,交叉引证也不够详备,那就不能怕会过谦,也在标题上加上“不甚严谨”这几个字。

于是便有了这个颇显啰嗦的标题:《职业女性确实处于劣势吗?记一次不甚严谨的考据 – 向胡适之先生的遥远致敬》。

是为题目由来。

开篇

我是一个颇为庸俗的人,也时常会被称为理性的人。

于是,别人看待职业女性的眼光、上司是否会给小鞋穿、同事是否会区别对待等等这些无法量化,难以考量的因素均不采用。

我就只认准了:

在一个行业中具有某种特征的人群占多数就可以被称作是有优势的

在一个行业中具有某种特征的人群挣钱多就可以被称作是有优势的

这两条考校标准。

所以接下来通篇都围绕着人数多寡和挣钱多少展开。

什么行业收入高?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4)中有一个条目:按行业分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以Excel格式提供:

(这一行Excel实在是太长了,我把它分开截了两张图)

8b1ece2agw1eqsy6hday7j21wc090q76

8b1ece2agw1eqsy4ojncwj21dq09a0wn

 

其中收入最高的三个行业标记为了红色,分别为金融,IT和科研。

原数据可以在这里找到:
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2014/indexch.htm

点击左侧的“四、就业和工资”然后点击第“4-15”项,里面可以下载Excel。

或者也可以直接通过这个链接下载Excel:
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2014/zk/html/Z0415C.xls

那接下来就按图索骥,考量这三个行业中女性的状况。

(为什么只有三个?笔者精力有限,只求管窥,不求完全覆盖)

金融

搜寻良久,实在是找不到国内的资料,只好拿些英文的资料作为旁证了。

以下是来自美国的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缩写为EEOC)200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关于女性金融从业者比例的图表:

8b1ece2agw1eqtfg16y00j210q0gg7ez

从最后一行的汇总信息可以看出,经理级别的职位,女性占18%左右。

专业从业者中,女性约为26%。

技术与销售类的职位则只有个位数的百分点。

但到了书记员,抄写员(Clerical,表中最后一列)这一类的职位,却有43%是女性。

由此不难观察到,在美国,金融这个高薪行业中女性在做着勤务工作,升到经理职位的甚少。

这份报告的出处:
http://www.eeoc.gov/eeoc/statistics/reports/finance/finance.pdf

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的wiki页面:http://zh.wikipedia.org/wiki/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

而另外一份来自于英国平等与人权委员会(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Commission,EHRC)2009年春季发布的报告则有些不同:

8b1ece2agw1eqtfj8tpjsj214010ahcb

从这张男女性别比例的图表可以看出,英国的金融行业男女从业人数基本一比一,差距不大。
从最后一行的汇总数据来看,女性还比男性多一个百分点。

而下面这张出自同一报告的关于收入差距的图表,则显露了另外的信息:

8b1ece2agw1eqtfg31dloj218c14qe6v

英国金融行业中,全职工作的男性年收入比全职工作的女性多55%。

而在全社会所有行业中,这个数字也有28%。

可见在英国女性虽然以同等的人数参与进了金融行业,但是却没有拿到哪怕是接近同等的薪水。

这份报告的出处:
http://www.equalityhumanrights.com/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download__finance_gender_analyis_research.pdf

平等与人权委员会的wiki页面:http://en.wikipedia.org/wiki/Equality_and_Human_Rights_Commission

IT

接下来开始看三大高收入行业中的第二名:IT行业中女性的状况。

我找到了一份来自美国的非营利机构:National Center for Women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NCWIT)在2009年发布的报告。

(没找到这个机构确切的中文翻译,就保留原文吧)

报告中有一张女性IT从业人员比例随年份变化的趋势图

8b1ece2agw1eqszx7ctf5j20vc0jujte

容易看出,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初期,女性IT从业者比例在攀升,从30%增长到37%左右。

在此之后则一路下降,到2008年已经减少到了25%左右。

出自同一报告的还有另外一张男女收入差距随工作经验变化的趋势图

8b1ece2agw1eqszx63er1j20vk0h8jto

可以看出,入行初期男女收入没太大区别,但从第三年开始,逐渐拉开差距,由3%增加到12%。

好了,又是一个高薪行业。女性只占其中的四分之一,而且收入还比男性少。

报告出处:http://www.ncwit.org/sites/default/files/legacy/pdf/NCWIT_TheFacts_rev2010.pdf

NCWIT的wiki页面:http://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Center_for_Women_%26_Information_Technology

科研

高薪行业之三,科研。

找到了两份来自欧盟的报告。

第一份报告中有一张科研行业中女性从业者比例的图表,数据采集自1999年:

8b1ece2agw1eqtgj4x3wdj20w80pcwhe

不难看出,其中希腊和葡萄牙的女性科研工作人员较多,占有41%和43%。

德国和匈牙利则很低,女性只有14%到19%。

其他八个国家大致是落在26%到33%这个区间。

第二份报告发布于2012年,其中有一张男女收入差距的图表:

8b1ece2agw1eqtgj4s92yj20ty0t6wl8

该图表数据统计于2002年和2006年,从中不难看出,女性在科研行业的各个分支中收入比男性低20%到40%。

由此可见,在欧洲,科研行业作为一个高薪行业,其中女性从业人员较少。
即便进入这个行业的女性,其收入也要较男性低。

第一份报告出处:https://ec.europa.eu/research/swafs/pdf/pub_gender_equality/wir_final.pdf

第二份报告出处:http://ec.europa.eu/research/science-society/document_library/pdf_06/meta-analysis-of-gender-and-science-research-synthesis-report.pdf

发布报告的欧盟网站:http://ec.europa.eu/index_en.htm

小结

以上观察了三个薪水最高的行业:金融,IT和科研,这三个行业中都呈现出了女性从业人员少于男性,且收入低于男性的态势。

如果这条结论和以上干巴巴的数据无法让您获得感性的认知的话,那我们再结合其他数据做个分析。

以下是来源于非营利组织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and Employers (NACE)的一份报告中关于平均年工资涨幅的数据:

8b1ece2agw1eqtzeznwmwj21020eqwgt

可以从最后一行看出,平均工资涨幅是每年7.5%。

这意味着什么呢?

[1] pry(main)> Math.log(1.55,1.075)
=> 6.059885534213904
[2] pry(main)> Math.log(1.12,1.075)
=> 1.5670305391527257
[3] pry(main)> Math.log(1.20,1.075)
=> 2.5210161634544224
[4] pry(main)> Math.log(1.40,1.075)
=> 4.652504958776575

如果您不是IT行业的看不懂上面的代码没关系,我来解释一下。

这意味着,如果您是一名金融行业的女性从业者,您旁边座位上是一名和您同时进公司的男同事。
你们的关系很好,他甚至都不介意让您看他的工资单。这给在公司属于珍稀物种的您带来了不少宽慰。
但是经过分析自己历年的工资涨幅,您会发现如果您想要和他赚到一样多的钱的话,您还要再工作六年才行。

而这个数字在IT行业是一年半

在科研行业是两年半四年半

以上引用报告出处:https://www.naceweb.org/uploadedFiles/Content/static-assets/downloads/executive-summary/2014-september-salary-survey-executive-summary.pdf

NACE的wiki页面:http://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Association_of_Colleges_and_Employers

然后呢?

以上仅仅是通过交叉引证来描述了职业女性的状况。是属于实证性的表述(positive statement)。

而关于职业女性应该处于何种状况,那是属于规范性的表述(normative statement),本文就不涉及了。

女性在这些高薪行业中人数少于男性,这是好事吗?这是坏事吗?

女性在这些高薪行业中收入低于男性,应该如何评价这件事呢?

金融,IT和科研,听起来都是理工宅男的专长啊,女的少不是属于正常现象吗?

女性的收入低于男性,那有可能是她们干活不给力啊,那收入低就是应该的吧?

所有这些问题,都属于价值判断。通过上面引用的数据,以及常识的积累,我对这些问题会有确定性的判断。
想来你也能猜到我的判断是什么。但是我不把它说出来,留待读者自己得出结论

最后

如果您觉得这篇博客写的还可以,请用手机支付宝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我会把收到的巨款用来置装,美容,健身。

然后穿的花枝招展,抹的五彩绚烂,露出两条人鱼线。

站在女程序员们旁边,给她们端茶倒水擦汗。

并且忘掉我也可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也可以通过某种其他的方式体现自我价值。

成为一名雄性鼓励师,从此人生走上巅峰。

最后的后面

最后的后面怎么还有呢?因为标题已经啰嗦了,索性结尾也啰嗦一下。

说是不严谨的考据,但是还是用了十几个番茄钟,五六次git commit,三四次审校。

8b1ece2agw1eqtkcps0zaj21g60zejya

8b1ece2agw1eqtkec0012j21fq0ku7a1

七易其稿也不过是如此的两倍嘛。

不过从此以后,我要与这样的辛劳说再见了。我要成为一个靠性别,靠脸,靠身材吃饭的男人。

所以,你懂的,趁我还能靠智识谋生,扫码吧。

别跑,说的就是你,别骗我,我知道你余额宝收益好几十块钱一天呢。

难道你就不想为一位志存高远的未来雄性鼓励师提供一些帮助吗?

(胆敢说我最终还是免不了被周树人附体的善款要x2)

现在,请回到页面的最上端,再看一遍那两张图片,请问您现在看到的东西和读本文之前还一样吗?

原文链接:http://cuipengfei.me/blog/2015/04/04/women-in-finance-it-and-r-and-d/

Share